时秒秒看着皇上,他的表情是难过的。

她也知道,自古孝最难做。

父皇现在心中,一定很纠结吧。

“皇上,清凌公主的遗体,带回宫中了……”陆公公接到通知,便回来向皇上汇报。

太后听到后,面色一冷。

“把清凌抬进来!”

她要看看,皇上看到惨死的妹妹,当真无半分波动吗?

“这……”陆公公无奈。

皇上面色无奈,挥手默许。

太后这场闹剧,一时半会儿,她是闹不完的。

很快,几名宫人将时清凌抬进来。

太后看着大好的活人,如今躺在这里一动不动,心不由得抽搐,从而痛哭了起来。

“哀家的清凌……”太后走过去,掀开白布,看着时清凌哭着。

时清凌已然是一副死人模样,面色发白,血迹结痂,双手双脚也变得僵硬。

此刻,已是夜里。

一具遗体摆放在这里,显然是有些阴森。

林嬷嬷扶着太后,不想让她靠得太近,可太后伤心欲绝,哪里会想那么多?

“太后您保重身体。”林嬷嬷劝说。

太后看着皇上,大声质问她。

“你看到了吗?你的妹妹死了!”

皇上自然有些痛心。

可反观清凌所作所为,就是普通百姓,也难逃一死啊!

“她来找哀家的时候,就跟哀家哭诉,说她在候府过得不好,要让哀家帮她求情准她和离。可没想到………”

夜里,她就变成死人了!

“皇帝,你难道不应该跪下来,给你妹妹磕个头吗!”太后怒视着他。

此刻,她的心里没有帝王,而是儿子对不起女儿这件事情!

皇上脸色一变:“母后的心情儿臣能理解,可清凌犯了错,便是罪人,朕身为一国之君,竟然要向死人下跪,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!”

这要是传出去,天下人都要笑话他。

不分是非。

愚孝!

“若不是你赐婚,你妹妹会嫁到侯府吗?她若不嫁到候府,就不会被冯屿打,她来求和离,你一心只装着候府,不同意她和离。”

“你答应她和离,又怎么如此,哀家的清凌又怎会死!”

皇上对太后也彻底失望了。

他讲究孝,可太后却始终认为,这件事情是他的错。

他若同意和离,清凌便会去祸害罗加林。

他要眼睁睁看着,两个家庭破裂吗?

“把时清凌的遗体抬下去!”皇上冷声下着命令。

太后怔住,皇上当真如此狠心!

“哀家对你太失望了,你一心只想当个好帝王,可你却不是好哥哥,不是好儿子!”太后无情地指责皇上。

母后如此指责他,皇上当然痛心。

他颤抖着双手,撑在御案上,抬头看着太后。

“母后在指责儿臣的时候,可有想过,您又是如何当母亲的?”

太后浑身一颤,看着皇上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他这是在怪她,不配当他的母亲吗?

如今,当了皇帝,便是连母亲都不要了!

“你们都退下!”皇上一声令下。

时秒秒第一次见到父皇发怒,也是有些被惊到。

“秒秒别怕,父皇不会迁怒你。”皇上看出时秒秒害怕,便将她护在自己的怀里。

他这副慈父的模样,瞬间让时秒秒安心了。

养心殿内,只剩下三个人。

祖孙三代,齐聚在殿内,氛围却十分怪异。

“母后做得桩桩件件,儿臣不提,当真便以为可以一笑了之?”皇上冷视着太后道。

太后看着他这样,心中一惊。

她一直以为,皇上会敬她这个母亲,无论她犯什么错,他都不会责怪她。

可今日,这是打算秋后算账?

“前有药商自焚,所有牵涉的朝臣,都被朕查到了,可母后却相安无事。”

至于她与吴本德的事情,皇上都觉得难以启齿。

“至于其中,牵涉到一些事情,朕也就不细说了!”

太后脸色涨得通红。

那吴本德的事情,他也知道了?

可她哪里会知道,不仅皇上知道,皇后也知道,就连那傅如芳,对此事都清清楚楚!

此刻,太后想到的不是羞愧,而是认为,那吴本德不理会她,定是皇上从中作梗,不让他与她来往。

她为此事,还心忧许久,至今都是心病!

“人都说当帝王的心狠,你果真狠啊!”太后冷笑着,看向皇上。

只觉得他陌生,不像她的儿子了。

“在你的心里,朝臣永远比亲人重要!”太后大肆斥责着皇上。

时秒秒看着太后,显然不能接受,皇上已经不再顺从她这件事情。

「即便是亲人,可也要分明非,父皇是好样的!」

皇上心中宽慰几分。

母亲不理解他,可女儿理解她。

这番年纪,竟不如一个小奶娃明事理!

“你轻信候府的一面之词,将你的妹妹推入绝境,害得她惨死,她在九泉之下不会原谅你的!”

皇上心寒到冷笑。

“侯府的一面之词?”皇上也指责道:“这件事情,是谁造成的,母后不会到现在,都不反思自己吧?”

“若非你不明事理,私自将白氏召入宫中,逼着侯府和离,还让人打了那白氏,老侯爷断不会,无端生事!”

这一切,不都是她挑起来的。

如今,她倒还怪起别人来。

这所有的事情,她哪怕有一刻,想起来反思自己,他都不会不念及母子之情!

“所以,一切都是哀家的错,哀家从生你便是错!”太后冷冷地道。

自从他登基后,就守着皇后一人,不纳妃,不为时家延绵子嗣。

那几个手足,都被他送到边境外,说是镇守边关,实则是怕他们留在京城,阻碍他吧?

如今,为了笼络朝臣,连自己的亲妹妹也害死了!

这……还是她的儿子吗?

“把太后带回去,即日起,便让太后在清宁宫静修,没有朕的传召,不得踏出清宁宫!”

皇上红着眼睛,看着太后。

做出如此决策,他当真不心疼?

可太后,这番执迷不悟,他必须大义灭亲!

“你太狠了……”太后冷笑着,看着皇上彻底心寒。

这儿子,与她彻底离了心!

也不再对她抱有任何希望,那也别怪她,不念及母子之情了!

“带下去!”皇上冷声下着命令。

此刻,他不想再看到太后,那张面目狰狞的脸。

他不想毁掉,从前那个他敬她爱她的母亲形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