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心殿外,太后被林嬷嬷搀扶着,面色铁青,前来兴师问罪!

“皇上,太后来了!”陆公公看她来者不善,便屁颠屁颠跑来汇报。

太后一进来,看着皇上抱着时秒秒,更是动怒。

让人去通传都不来,却在养心殿哄娃。

哪里还有当帝王的样子?

“你的妹妹在宫外惨死,此刻你却还有闲暇之心,在这里哄这小奶娃?”太后阴阳怪气地问道。

“倪的女儿死,倪不也有闲工夫,跑到养心殿扯皮。”时秒秒嘀咕一句。

她死了,又不怪父皇。

本来就犯了错,难道因为是妹妹,就不能受到惩罚了吗?

这样的话,都想当当父皇的弟弟妹妹了!

“你说什么?”太后隐约听见女儿死了,但她又听不太清楚。

她向来不待遇时秒秒,因为她不喜欢皇后。

在皇宫里,她风头占尽,还夺走皇帝的爱。

如何,他已是有了女儿忘了娘!

“没什么,皇祖母老啦,要注意身体呀。”小奶娃一副关切的模样。

太后最是听不得这种话。

她不过五十多岁,也很注重保养,她怎么就老了!

皇上放下时秒秒,上前向太皇行礼:“儿臣见过父皇!”

时秒秒也跟着皇上,走到太后面前。

“你小小年纪,便目无尊长,不就是仗着皇帝宠爱你吗?”太后冷视着时秒秒,言语里很不客气。

“秒秒,不得无礼。”皇上牵着时秒秒的手,软软地说了一句。

时秒秒叉着小腰,认真道:“窝没说错呀,皇祖母年纪大啦,长白发啦,脸上也有皱纹啦,要注意身体呀。”

她小脸委屈巴啦:“窝这是关心祖母。”

太后不觉得这是关心她,这分明就是戳她心窝子!

明知道她心中不快,还要给她添堵。

“小小年纪,便心机如此之深,这都是谁教你的?那皇后成日带着你,就教你这些吗?”

说完后,她看向皇上训斥他。

“哀家早就说过,你过度地偏爱皇后,将来会酿成大祸,你看看那几位皇子,成日不务正业,就连这小小的奶娃,都要被教坏了!”

皇上听到这话,心中很不悦,面色也极为严肃。

他知道,母后是为清凌的死而来,但也不能一来,就炮轰他全家!

“娘亲肿么了,窝几位哥哥肿么了?”时秒秒反问。

「娘亲有父皇疼,大哥快要娶妻了,二哥有好基友陪,四哥哥也快有童养媳了,我也有狗子陪伴,不像有些人,孤家寡人一个,看谁不顺眼。」

“小小年纪,便要如此顶嘴,哀家看你不知天高地厚!”太后怒了。

她也不想与一个无知小娃,在这里打嘴皮子仗。

今日,她是来找皇上算账的!

“母后息怒。”皇上上前,搀扶着太后,却被太后一把甩开。

她脸一横,对皇上的不满,全都写在脸上了!

“母后请坐吧!”皇上也不再迁就她,抱着女儿,转身坐到御案上了。

太后已然知道,皇上知她离了心,不似从前那样了。

心中自然是好不快活。

可即便如此,她是皇上的生母。

他身为君王,总不能违背孝道,拿她怎么样吧?

“清凌的死,难道你当真不愧疚吗?”太后红着眼睛,怒视着皇上。

一想到她的女儿死了,身边再也没有人分忧,她就难过到眼泪直流。

皇上到底是个有孝心的,看到太后如此,还是有几分动容,他想起身去扶太后,却被时秒秒拉住衣角。

小奶娃抬头望着她,似乎是在告诉他不要去。

「太后就是算准了父皇,会为了孝道而心软,从而道德绑架父皇,想让父皇答应她的无理要求。」

原书中,太后喜欢压迫皇上。

以前,她喜欢往他后宫塞嫔妃,现在也知道这招不好使了。

说不定,又在憋什么大招。

皇上听到时秒秒的心声后,便恢复神色,淡淡开口:“清凌犯下滔天大罪,倘若朕不惩罚她,朝臣心中会怎么想?”

“你当真就如此在乎朝臣吗?那忠贞候,早就不在早朝为官了,他在你心中的位置,当真不如你的妹妹吗?”

“母后您为何还不明白,儿臣看重并非某一位人,而是他们的丰功伟绩!旧臣虽然不在朝为官,可他的战功是不可磨灭的,百姓们记得,朕也要记得。”

“就连母后……您更要记得!”皇上提起这件事情,心中便有些激动。

倘若不是他的女儿,这样的好臣子便也要寒心离开。

那便是他这个做君王的不称职!

花瑶的功臣,只会一代代传下去,供后人去学习,这种大无畏的精神,应当歌颂传承,而非随意抹杀!

否则,花瑶的信仰在哪里?

国家精神在哪里?

又如何能够让民众团结一心,培育出更多的忠勇之士!

“所以,你是在责怪哀家?”太后一副寒了心的模样,质问着皇上。

皇上眼神闪出几分失落,淡淡开口:“母后今日不该来找朕。”

自古以来,帝王更应该重孝道。

他不仅是君王,也是儿子,他面对自己的母亲,他没有办法去指责她,去说他的不是。

可这不代表,他会一味地纵容!

“你妹妹的死,你难辞其咎,若非你讲究什么大义,她也不至于死得那样惨,哀家看你的眼里,只剩下皇和几个孩子,其他的亲人,对你来说,死了便是死了!”

皇后一家,他视如珍宝,连她这个当母后的都赶不上。

容妃母女,更是可怜,受到他的冷落。

如今,自己的妹妹因他而死,他却无半分伤心!

这样的君王,到底是有情还是无情啊!

“哀家错了吗?是哀家不该来找你吗?哀家活在后宫里,受尽冷落,儿子也离了心,哀家活在这个世上,还有意义吗?”

太后哭得泪流满面,句句诉苦,无不是在内涵皇上不孝。

皇上向来孝顺,从前也对太后言听计从。

但后来,他们的为人理念发生分歧,太后做种种事情让他失望,便不再与她过分亲近。

如今,她这是要道德绑架,逼他屈服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