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上听着时秒秒的心声,感动了!

“这件事情,是你的主意吗?”皇上疑惑道。

他也留过忠贞候,可忠侦候执意要回去,就算他不情愿答应,可最后还是答应了。

却不承想,他竟被一个小奶娃留住了!

“快告诉朕,你是怎么说服他的!”皇上很感兴趣,这小奶娃到底用了什么法子。

比他的命令还好使。

“很简单啊,给当他孙女呀!”时秒秒道。

皇上只当玩笑话:“别闹,说正事儿。”

“就是给他当孙女呀。”时秒秒眨巴眼睛,完全没有说谎。

皇上看着时秒秒,觉得她不像在开玩笑。

那忠贞侯府,竟然这么缺孙女?

有那么一瞬间,他怎么觉得有些失落呢。

“父皇高兴吗?”时秒秒道。

皇上紧张地问:“闺女,你说朕平日对你好不好,爱不爱你?”

“好,爱。”时秒秒道。

皇上又问:“那在你的心里,朕是最重要的?”

“喜欢我的人,都很重要。”时秒秒道。

皇上心里莫名有点堵。

这忠贞侯府死活不肯留下,现在为他的女儿留下了。

日后,该不会要跟他抢女儿吧?

秒秒的爱,又要分一点出去了,那他得到的那一份,不就又少了吗?

“父皇,倪的脸,好像苦瓜哦。”时秒秒看着他,认真地告诉他。

毕竟,他也没有镜子,自己也看不到。

“父皇的心里,比苦瓜还苦。”皇上郁闷道。

时秒秒完全不知道,她爹已经在担心,怕自己失宠的问题。

「咦,父皇怎么不高兴了?」

皇上:朕快要失宠了,怎么高兴得起来?

于是,他越想越想不通。

“闺女,你告诉父皇,那忠贞候有什么好的,你怎么能随随便便人当孙女呢,你经过父皇的同意了吗?”

“多个祖父,就多个人疼窝,这样不好吗?”时秒秒道。

皇上道:“你爹疼你,还不够吗?”

“那能一样吗?”时秒秒道。

「窝有一个爹,就只有一份快乐,假如窝有十个爹,那窝就有十份不同的快乐,父皇怎么这么笨呀!」

皇上听到后,更伤心了。

今天可以在外面,随便认人当祖父。

明日,就要在外面找爹了,而且还要找十个!

让他静静!

陆公公吩咐完后,看着皇上神态难受,忍不住叹息。

“清凌公主死了,皇上难过成这样,太后要是知道了,还会怪他吗?”

清宁宫。

太后正在为时清凌被废的事情,跟皇上怄气,她也派人去通传皇上。

可皇上说有政务处理,没有过来。

她便知道,皇上是在逃避她。

“太后……”林嬷嬷脸色慌张,进来看着太后一脸哀愁,真的不忍心,再告诉她这个坏消息。

直到,太后看着白露和如意,红肿着眼睛进来。

“你们怎么回来了?”太后看着两名婢女道:“清凌刚受到打击,这种时候,你们应当陪在她身边,怎么还跑到宫里来了。”

“太后……”白露和如意,重重跪在她面前,当即哭出声音。

太后看着这模样,觉得情况不妙。

“清凌怎么了?”

她情绪有些波动:“清凌怎么了,你们说话!”

“清凌公主受了刺激,跑出皇宫,不知怎么跑到城墙上去了,最后掉下来摔死了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太后浑身颤抖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她嘴角抽搐,冷声质问:“你们胡说八道什么,清凌怎么可能摔死!”

“清凌公主精神恍惚,在候府的时候,奴婢们就发觉了,可奴婢们不敢跟她说……没想到……”

太后本想起身,身子却软到起不来。

林嬷嬷红着眼眶,上前扶住太后道:“太后,当心您的身子啊!”

“哀家的清凌……她真的死了吗?”太后不敢相信,望着林嬷嬷道。

林嬷嬷点头,低声道:“皇上已经派人去收尸了,说要厚葬她。”

太后怒了!

“若非他不近人情,看中朝臣,不顾自己的妹妹,清凌怎会落得如此下场!”

太后落泪了。

“如今,哀家的清凌死了,他才说要厚葬,这一切又有何意义!”

太后心痛万分。

她的身边,本就只剩下清凌一个体已的。

才出嫁多久啊,就惨死在京中!

为了一个候府,把自己的妹妹的逼到绝境,他真的有当清凌是自己的妹妹吗?

“哀家的清凌,可怜啊!”

太后声泪俱下。

心中,对皇上满是怨恨!

“太后……”白露和如意哭着,也担忧太后的身子。

太后看着她们,心中埋怨满满。

“哀家当初让你们陪嫁,便是要照顾好公主,她在侯府挨打,如今还丧命,你们还有脸活着吗?”太后怒视着她们。

但凡,她们能够好好看着她,清凌也不至于会摔死!

“太后饶命……”白露和如意,颤抖着求情。

她们是有好好看着公主,可公主那个性格,根本听不进劝。

嫁入候府后,她便天天动怒,一言不合就打骂仆人,连候府的狗都要挨打。

虽然,公主没有责罚她们,可她们也不敢乱说话啊。

即便是察觉到她不对,可公主也不会认为,自己精神出了问题啊!

“拖下去,处死!”

太后冷漠地下着命令。

仿佛,这不是两个人,而是两只鸡!

“太后饶命啊,奴婢们冤枉啊……”白露哭着道。

如意也哭着求道:“公主她就心理出问题了,奴婢们也拿她没有办法啊,求太后饶命啊!”

可……无论她们怎么求,最终还是逃脱不了,被处死的命运。

太后坐在那里,浑身颤抖着,到这一刻,她才慢慢接受,时清凌已经死了的事实。

听着院外,白露和如意的惨叫,她便想到了时清凌,心中痛苦万分。

她过得那样痛苦,临死前,恐怕也是这样绝望的惨叫吧?

死之前,可有想到过她,可会觉得无助、绝望……

“哀家的清凌,怎么能就这样死了……”

她怎么能就这样死了啊!

才不过二十八岁,就这样离开了她啊!

“太后,您节哀。”林嬷嬷在身旁,低声地劝说道。

太后悠悠起身:“既然皇帝不见哀家,那哀家便去见他!”

清凌的死,他难辞其咎。

她倒要看看,自己的妹妹死了,他的心中到底会不会愧疚!

活着的时候,就已经伤了她的心,若她不去讨要说法,那清凌在九泉之下,该有多寒心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