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侯爷面色沉着,与老夫人面面相觑。

“唉——”

老夫人深深叹息,推开窗户,看向那死去的时清凌。

时清凌额头全是血,后脑勺的血流到地下,触目惊心!

她死后,眼睛还睁得老大,看起来极为阴郁。

悲剧啊!

老侯爷坐在她的身旁,一言不发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「咦,那不是老侯爷和老夫人,他们这是要走?」

不是告诉父皇,他们明天早上才会离开吗?

怎么天黑,悄眯眯地走了。

“收拾一下吧。”

老夫人最终还是于心不忍。

她是个善良的,这样的结局,她其实也不想看到。

车夫下车后,将时清凌的尸体,拖到了一旁,并用白布把她的脸盖住了。

「想不到,老侯爷老夫人,人还怪好的勒。不过,那老夫人脸色不对劲啊,看起来像是阳寿要尽的样子。」

原书中,关于候府描写得不太多,但老夫人的确死了。

皇上还派人去慰问了。

但是她的死,对老侯爷打击很大,毕竟亲人渐渐离去,连老伴也去世了,他难免接受不了。

加之后来,可能是遇到什么事情,导致他黑化了,所以造反了。

「想想也挺可怜的,两个儿子都死了,应该成为老两口一生的痛,如果老夫人这么快就走了,老侯爷肯定受不了打击。」

时佑之听着妹妹叹息,也感到心酸。

可生老病死,谁又阻止得了呢。

“走吧。”老侯爷吩咐着车夫道。

冯修的马车在后面,听到百姓们议论纷纷。

“清凌公主是受了刺激的,所以才想不开自杀了。”

“方才,我瞧着她,跑去找了翰林院的罗大人,还说喜欢人家,让人娶她呢,罗大人不同意,她便疯了似的跑出来。”

“原来,她喜欢的人是罗大人啊?难怪,她会被候府休了!”

人死了,议论却不止。

百姓们,仿佛吃到了什么世纪大瓜。

“时清凌,竟然喜欢罗加林……”冯修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白氏面色冷漠,对于时清凌的死,她一点也不觉得可惜。

“她既然喜欢罗加林,为何要嫁给我?当初,儿本就不愿意娶她,若非祖父和祖母……”

冯屿非但不同情她,反而觉得有些生气。

难怪,时清凌总是嫌弃他,处处贬低他,甚至气极了的时候,还拿他与罗加林作对比。

在她的心里,一直都藏着罗加林,那为何还要嫁到侯府。

让他们两个人如此痛苦,最后还以悲剧收场!

“我早就听说啊,清凌公主喜欢罗大人,但是她清高啊,嫌弃罗加林的出身,后来才嫁到侯府。”

“本以为,她成亲后,会在候府好好过日子,没有想到对罗大人还是不死心啊!”

这几个议论的人,是京中的官妇。

这些小道消息,她们也听到过一些,只是清凌公主的性格,大家都不惹她,也不敢乱说。

再说了,侯府深受百姓爱戴,大家也不愿意说什么闲话。

如今,又有人看到她去找罗加林,最后发疯似的摔下城墙,自然也证实了原来的传闻。

“一手好牌打得稀烂,唉,何苦啊!”

“就是啊,嫁给谁不是过啊,那候府岂是一般女子能嫁入的,也太不懂得珍惜了。”

“可怜那候府,可能半点消息都不知道,那世子恐怕也被蒙在鼓里!”

众人议论纷纷。

却没有百姓,说一句侯府的闲话。

反而,都是在谴责死去的时清凌。

“罢了,是是非非,也就此斩断。”冯修叹息。

百姓们的闲话,他们也听得清清楚楚。

冯屿想下去解释,对时清凌成亲前的事情,他们一无所知,却被白氏一把摁住了。

“你祖父祖母想悄悄离开,便不要再声张。”

冯屿点头:“恩,听母亲的。”

“死者为大,给她留点尊严吧。”冯修说完后,便吩咐着车夫启程。

这个时候下去解释,只会让百姓更加唾弃时清凌。

不管怎么样,她现在已经死了。

也不能与她论个对错,再去解释,又有何意义。

“驾——”

马车从百姓中穿梭而行,百姓们只顾着议论时清凌的死,以及生前种种传言。

甚至……有些百姓,越传越离谱。

反正,人都死了,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。

“夫人可是不舍?”老侯爷看着老夫人,总在叹气,眼眶还红着。

“当初,老爷带着我到京城来,京中贵妇都嘲笑我,是从乡下来的,可老爷总跟我说,会为我争光,让我在京中抬起头做人。”

“后来,老爷你去参军,拿身家性命给我争了脸面,我们也有了自己的孩子,人生也有了盼头。其实我心里,很不愿意你去征战,可我不能抹杀你的大义。”

说着,老夫人想到了自己的三个孩子,眼眶被泪水涨得通红。

“大子生在雪天,也死在雪天。”

“二子随了你的性子,一生敬重夫人,是个孝顺的孩子,为冯家留下一根命脉。”

“三子……当年死时,他才刚弱冠啊!”

说着说着,老夫人突然哭了起来。

这么些年,她从来不敢轻易提孩子,怕自己伤心,也怕老侯爷伤心。

孩子是老侯爷带上战场的,她怕一伤心,老侯爷会自责,觉得是他害了孩子。

“在这京城生活了几十年,看着他从弱小变得强大,看着儿子出生长大,再到失去……”

老夫人哭到哽咽。

如今,突然要离开京城,她心中实在难受。

这座城,她的两个孩子,曾经来过!

“是为夫对不住你啊!”老侯爷握着老夫人的手,老泪纵横。

颤抖着手,用帕子替老夫人擦拭着眼泪。

“当年,若不是我带孩子们上战场,他们也不会离开你啊……”老侯爷也哭了,心中充满愧疚。

老夫人知他易。

“不,你没有对不住我,我也从来没有怪过你,儿子们也没有离开我们,他是用另一种方式在陪着我们。”

老夫人泪水泛花,嘴角露出笑意。

“昨晚,我还梦见他们了呢,问我怎么这么久,不去看他们……”

一生紧绷的心,在这一刻,突然松懈了。

她从未感觉到如此轻松,仿佛身上的负担,全部卸下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