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狗神,上!」

时秒秒和时佑之赶到时,正看着时清凌拿着发簪,要去刺杀罗加林!

狗神飞奔而去,跑到时清凌身上,将她撞倒在地!

「干得漂亮!」

时佑之上前,看向时清凌道:“时清凌,你是疯了吗?竟然伤害朝廷命官!”

罗加林看着时清凌,那双带着杀气的眸子,只觉是后怕!

他本以为……竟然二次想杀他!

是他大意了!

“罗加林,你负了我,你负了我!”时清凌看着罗加林冷笑。

时秒秒看着时清凌,她已经精神不正常了。

“公主!”白露和如意跟过来,才发现时清凌。

在候府的时候,她过于臆想罗加林,神经本就有些不正常。

两名丫鬟都发觉她不对劲,但不敢直说。

此刻,看着时清凌,这显然不像正常人了。

「一生骄傲自大,却受不了半点刺激,直接把自己整疯了,唉,可怕的精神内耗啊!」

「看她的印堂发黑,被煞气附体,命不久矣。」

时佑之本要将她带回宫,让父皇治她的罪。

如此这般,若再出来袭击人,定会被她伤害。

可听到时秒秒的心声后,时佑之便就此作罢。

这,或许就是她的命吧!

“他们都负了我,都负了我……”时清凌爬起来,跌跌撞撞走了几步,便朝着前方不停奔跑。

“公主!”白露和如意追着她。

可不知怎么的,时清凌的速度快到不正常,她们怎么都跟不上。

“由她吧。”时秒秒淡淡道。

天要收她,拦也拦不住。

留着她,反而祸害别人。

“罗姐姐,倪有无事?”时秒秒上前,看着罗婧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。

罗婧这才放松神情,向时秒秒行礼:“见过小公主,见过太子殿下!”

“多谢太子殿下与小公主,今日又救了卑职一命!”

罗加林感激不尽。

今后,定当忠心报国,绝不生二心!

“时清凌已经被废,受了刺激,才做出这种糊涂事情,日后也要多加防范。”时佑之叮嘱。

罗加林有些震惊。

今日,时清凌的所作所为,皆与她的身份不符。

竟没想到,她是受了刺激所为。

她嫁到忠贞侯府,理应过得很好,对她来说,也是最好的归宿。

可她……为何要走歪路!

“太子殿下和小公主,是专程过来救卑职的吗?”罗加林问道。

时佑之不抢妹妹功劳。

“恩,是小公主神机妙算。”

罗加林与罗婧,心中更加感激。

他们早就知道,小公主非普通人,也从未向外透露。

今日一看,她这不是普通人,此乃神仙也!

“多谢小公主!”

罗加林兄妹二人,面面相觑,双双跪下,向时秒秒重重磕头!

罗婧更是对她感激不尽。

小公主救过她的命,也救过哥哥的命,还帮助她开绣坊,如今绣坊生意极好,生活也不比从前那般奔波。

她时常想着,这都是托小公主的福!

“此生,我愿给小公主当牛做马,来报答小公主的恩情!”罗婧感激的同时秒秒道谢。

时秒秒笑着道:“窝不要罗姐姐当牛作马,那个没用,窝喜欢钱钱,倪帮窝赚钱钱就行。”

“好!”罗婧点头答应。

她一定会努力把生意做好,不辜负小公主的期望!

“回去吧,此事不要惊动家中老母,以免担心。”时佑之叮嘱道。

「我大哥真善良!」

时佑之摸着她的头,嘴角扬起笑。

是妹妹教会他,看重亲情的。

这世间,唯有亲情最暖人心!

时清凌这边。

一路奔跑,在京中横冲直撞,众人看着她发疯的模样,便纷纷退让。

“这清凌公主该不是疯了吧?”

“她已经被冯屿休妻了,该不会是受不了打击,才这样吧?”

“也不知道到底犯了什么错,才会被侯府赶出府,你们都没有内幕吗?”

众人议论纷纷。

“清凌公主……”

一道柔和的声音,传到时清凌的耳朵。

她抬起头,似是看到罗加林站在她面前。

这情形,便是她第一次见到他,一眼便入心了。

“清凌公主,随我去吧……”

她嘴角露出笑意,觉得她美梦成真了,她就知道,罗加林是喜欢她的!

“随我去吧……”

这道轻柔的声音,一直在引导着她。

时清凌一路发笑,跟随着这个声音,一步步挪动着脚步。

她踏着脚步,朝着前方走去,朝着阶梯踏去,慢慢上到了城墙!

“随我去吧……”

声音从未间断,而时清凌的脚步,也在不断地往上走。

“危险啊,公主快下来啊!”

白露和如意赶到时,看到时清凌,已经站在高高的城墙之上!

“公主,您快下来啊!”

无论两名婢女怎么喊,时清凌都听不见。

此刻,她只沉浸在自己的美梦里。

那个声音,一直在召唤她。

即将带她进入美丽的世界,那个世界有罗加林,他很爱她。

所有人都敬她,捧她,都臣服于她!

“这清凌公主怎么回事?该不是会想不开吧!”

“我看像疯了似的,一路像是追逐着什么,跑到城墙上面去的。”

城墙下的百姓,都站在下面围观,也惊动了路过的时佑之。

他抱着时秒秒走过去,才发现时清凌站在城墙上,正目视着前方,就像在跟面前的人说话。

“她这是怎么了?”时佑之拧着眉道。

时秒秒道:“执念太深,被煞气附体,操控了意念。”

她若醒来,便会恢复意识。

只可惜,她已经成魔了,醒不来了。

「天要来收她咯!」

天色渐渐暗去。

时清凌站在城墙边沿,嘴角露出阴森恐怖的笑,将手伸向前方,神神叨叨地说着什么。

“随我去吧!”

那道轻柔的声音,突然变得刺耳,狠狠召唤着她。

“驾!”

候府的马车,在天黑时出发了,此时正路过城墙下面。

“砰——”

一个身影,重重地摔在马车前。

“啊——”

众人亲眼看着,时清凌从高空落下,吓得尖叫起来。

众人都觉得毛骨悚然!

这时清凌生前,就像是被邪物附体,看起来极不正常。

“老侯爷,是世……是时清凌!”

赶车的马夫,吓得面色惊恐,颤抖着汇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