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云殿内,皇上静静坐在那里,迟迟没有回过神来。

心中,总觉得空落落。

一代忠臣,就此落幕。

“父皇,是难过了吗?”时秒秒眨巴眼睛,关心地问着。

皇上摸着她的小脑袋,嘴角带着笑意道:“你又知道。”

“你说,忠贞候会怪父皇吗?”皇上问。

时秒秒道:“怪什么?”

“倘若朕不赐婚,他们便不会离开京城了。”皇上显然还是不能习惯,这京中再也没忠贞候府。

“或许吧!”时秒秒道。

人做的每一个决定,都是有推力的。

倘若候府风平浪静,他们便安稳度过一生。

但谁又能保证,人生永远没有意外呢?

「比如我,我也没有想到,会成为父皇的女儿呀!」

皇上被她的心声,给暖到了。

言归正传。

“陆公公,去召太子前来!”

时佑之接到通知后,便匆匆前来朝云殿。

“儿臣见过父皇!”

皇上挥手:“起来吧。”

时佑之看着御案上,并列放着四块虎符,其中有一块,已经磨得发亮了,应该有些年头了。

这虎符会是谁的呢?

“这是忠贞候留下的。”皇上猜到时佑之的心思。

时佑之道:“忠贞侯已经许久不参与政事,为何会突然将虎符归还?”

“不仅归还,他还要告老还乡呢。”皇上有些失落道。

时佑之并不知道,其中发生什么事情。

皇上朝着陆公公看一眼。

这刚刚发生的事情,他不知道很正常。

“清凌公主竟如此跋扈,那忠贞候,是花瑶国一代功臣,他们的战绩,在花瑶国应位列第一,她岂能!”

时佑之听后,都觉得愤怒。

“她已经不是公主啦。”小奶娃强调一遍。

夺去她公主的身份,会让她生不如死的。

她那敏感又自私的性格,这回被狠狠地打压,她肯定承受不住。

「糟了,正因为她这样的性格,才会让她心理扭曲,如果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她肯定又要去找罗加林了!」

原书里,她就是因爱生恨而黑化。

这一次,她输得这么惨,肯定也会唯一的希望,寄托在罗加林身上。

「怎么办啊,罗加林可能还不知道这件事情,万一清凌公主找他,做出伤害他,或者他家人的事情,怎么办啊?」

「不行,我得去看看!」

时秒秒从皇上怀里滑下来,迈着小腿儿,一个劲儿往外面跑。

“妹妹这是去哪儿?”时佑之不放心地问。

皇上也不放心。

这家伙,他找太子商议,这虎符应该交给谁保管的事,还没有商量呢!

“你跟着她吧。”皇上不放心,吩咐着时佑之。

虎符的事情可以再商量,女儿得盯紧。

“妹妹,你要去哪儿?”时佑之上前,抱起她道。

时秒秒道:“去找罗加林!”

“时清凌被贬为庶民,她肯定受不了这个刺激,她那个性格,最爱从别人身上找原因了。”

而且,狗子们说了,她想和离后,嫁给罗加林。

说明她对罗加林,还是不是死心。

时清凌出宫后,白露和如意一路跟着她,发现她整个人都不对劲了,她精神有些恍惚。

“公主!”如意和白露上前,扶着她,想先带她回候府。

就是要离开,也得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,再离开不是?

“放开我!”时清凌红着眼睛,甩开白露和如意,一路跑着。

她朝着大街上走去,看着百姓们,眼神里全是鄙视。

尔等,都是贱民!

只有她,才是尊贵的公主!

“冯屿!”时清凌在街上,看到返回来的冯屿,她一把揪住冯屿道:“都是你,都是你害的!”

“你一个贱民,你怎么配得上我!”

“我要与你和离,你配不上我!”时清凌红着眼睛,仍旧那副张牙舞爪的模样。

百姓们见状,纷纷围观。

“这不是清凌公主吗?她与忠贞侯府的世子,怎会在大街上吵闹?”

“你看她那个样子,像个泼妇,哪个男人会喜欢啊?”

“难怪,那世子成日总在外面,原来是家中有只母老虎啊!”

百姓们议论纷纷,更是刺激着时清凌。

这一切,她都怪到冯屿的头上!

“都是你,都是你害得我如此,你们冯家没有一个好东西,只知道欺我辱我,那老侯爷也是个卑鄙之人,跑到皇兄面前告御状,他怎么不去死?”

“只要他死了,候府就垮了,而你冯屿,又算个什么东西!”

时清凌看到了冯平亮,怒视着她冷笑:“冯平亮,你怎么还不去死啊!”

要不是他写血书,皇兄怎会怪她啊!

她肯定跟冯屿和离了!

这候府的人,都害她,都不得好死!

“啪——”

冯屿一巴掌,重重打在时清凌面前。

“时清凌,你醒醒吧,你已经不是公主了!”冯屿冷漠地看着她道:“你辱我,我可以忍受,但我绝不能忍受,你辱骂我祖父!”

“我祖父一生征战,在我们心中如此伟大,他这一生,无愧于皇家,无愧于百姓,我不允许,你侮辱他半分!”

时清凌被冯屿这一巴掌,打得清醒了。

同时,她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侮辱!

这冯屿,怎么敢当众打她啊!

“就这样的人,怎配当花瑶的公主啊,毫无品德。”

“在花瑶国,谁不敬重老侯爷,这清凌公主仗着自己是公主,怎么能如此口无遮拦!”

“就是,该打!”

冯修不想闹得难堪,喊着冯屿道:“屿儿,回去!”

冯屿漠视着时清凌,从她身边踏过去。

与其说漠视,倒不如说不屑!

冯平亮回去后,便亲自写了一张公告,贴在侯府的门口。

“即日起,冯屿与时清凌解除婚约,候府闭门谢客!”

简短的几句话,表示着侯府的态度。

“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啊?”

“这清凌公主到底对候府做了什么,听闻出嫁时就惹怒了皇上,如今这又是惹怒了候府吗?”

“那清凌公主也太高傲了,眼睛都长头顶了,嫁到侯府也不安分过日子,如今还在街头发疯。”

候府的消息,一传十,十传百。

成为京城热门话题。

而街上,人群散去,时清凌四处寻找,终于找到了罗加林的新宅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