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初,他本不愿意娶时清凌,因为时清凌比他大了好几岁!

可祖父和父亲,不愿意驳皇上的面子,才让他答应这门婚事。

清凌处处欺压于人,难道整个候府,就要这样被拿捏吗?

“你祖父已经入宫,向皇上讨要说法了!”冯修道。

冯屿道:“皇上自是偏袒公主与太后,他怎么会为了一个臣子,而去责罚自己的妹妹,更不可能违背孝道,去责罚太后!”

“父亲,我们准备吧,我相信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冯修便冷声训斥道:“混账东西,不许说这种话!”

即便是有这种想法,现在也不能说出来!

“天家都如此欺压侯府了,难道我们就不能反抗吗?”冯屿看向冯修道:“如今,皇上已不是曾经那个皇上了,难道你们还信任他吗?”

“百姓皆知,花瑶未来的正主不是小公主,可你看看皇上,如今在做什么?他在反向而行,必定会影响国之气运,倘若真到那个时候,咱们就要任人宰割了!”

“你要知道,京城官家百姓,都敬重候府,可物极必反,那个时候,或许候府是第一个被推倒的!”

冯修看着冯屿,冷声质问:“这些话,是谁教你的?”

平日里,他性子比较花,他们是知道的。

但他也知道,他从来不参与政事,如今怎能说出这番话来?

“没有人教我!”冯屿眼神闪躲,却是挺直身板,认为他说得很有道理。

候府的实力,又不是不能与天家对抗。

只是……缺乏一个适当的时机罢了!

“你什么性子,什么脑子,我这当老子的还不知道吗?”冯修冷声质问:“你近日,都与什么人来往了?”

纳贡刚过,五国的许多使臣还未离开花瑶,莫不是被人带偏了!

他侯府的名声,不容许外人抹黑,更不允许他的儿子,结交外邦,沦为卖国贼!

“我没有!”冯屿僵着脖颈,不愿说实话。

冯修愈发觉得他,有什么事情瞒着他。

他绝不允许,旁人带偏他的儿子,更不允许他,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!

“说不说,不说我便打死你!”冯修挥着手,狠狠地训斥着冯屿。

老夫人和白氏,就在一旁看着。

她们从来不妇人之仁,不讲原则地偏袒孩子!

冯家子孙,必须行得正,坐得端,不容许他们搞那些歪门邪道!

“说!”冯修冷声呵斥。

冯屿抱着头,最终架不住逼问:“那三皇子,对皇上颇为不满,咱们可以与他联手,将来候府的地位,会比现在更牢固!”

“糊涂!”冯修气愤地吼着。

白氏也很震惊:“这么说,你近日频繁出府,是去找三皇子了?”

候府从不主张,乱攀权贵,他怎能做出如此糊涂之事!

“儿只是与他交好罢了!”冯屿道。

冯修道:“他为何与你交好?还不是因为候府的势力,如今他势孤力薄,正是需要辅助的时候,你怎么如此糊涂啊!”

难怪,成婚那日,三皇子送那重的厚礼。

原来,是为了给侯府埋坑呢!

“说说,你与三皇子都密谋些什么了?你若不交代清楚,我便打断你双腿!”冯修逼问着道。

冯屿道:“他……”

“说啊!”冯修道。

若是还未酿成大错,便可以及时止损!

“就是让我拿到父亲的虎符……”冯屿道。

老夫人和白氏,都为之一惊。

虎符,是多么重要的东西?

那是能随便被人拿走的吗!

“你答应了?”冯修气愤地质问。

冯屿道:“没有,我只是答应他,我劝动父亲和祖父……”

“混账东西,你没长脑子吗?”冯修一巴掌,重重打到冯屿的脸上!

冯屿被打得脸通红,委屈着也不敢说话。

“你知道虎符是什么吗?它不止只是个令牌,他事关千万士兵的性命,若是用到战场上,他们便还能留名,若是落到敌人手中,那便是害了他们的命!”

“一块虎符,背后是千千万万个士兵,而这千千万万个士兵,背后又有无数个家庭!”

“你若行差踏错,便是千古罪人,你让你祖父和为父,如何面对冯家的列祖列宗,以及你那两个战死的叔父!”

冯修气得双眼通红。

想到曾经在沙场上,吃过的苦受过的累,想到哥哥和弟弟死在他面前,他心中便难受至极!

当年,哥哥和弟弟战死在他们面前,他哭着与敌人厮杀。

父亲只是淡淡看了一眼,也没有表露任何情绪,仍旧在战场上厮杀!

可到的夜深人静时,他因为难受睡不着,才发现父亲,捂着嘴,哭到几近昏厥。

他不是不难受,而是不想让他和士兵们看见!

倘若被有心人利用,便是给冯家抹黑,让世人唾弃!

“屿儿,还不向你父亲道歉!”白氏看着冯屿道。

冯屿上前,跪在冯修面前,诚恳地向他道:“父亲,是儿考虑不周,儿辜负您的期望了!”

“儿再也不会做这种蠢事,不会让您和祖父蒙羞的!”

冯屿的诚恳认错,也让冯修心中宽慰几分。

好在,还能听劝!

老夫人深深叹一口气:“好了,有什么话说开就好,可别让外人看了笑话去。”

如今,这候府不似从前了。

该防了。

“老夫人,宫里来人了,说皇上要召见清凌公主!”仆人前来汇报。

冯修道:“去通传吧!”

只是,一家人不知这是什么操作,为何还要召进时清凌。

“父亲,此事因儿而起,儿不应当让祖父顶在前面,儿应当自己入宫,与皇上当面讲清楚!”

更重要的是,他担心祖父,会受到皇上的责备。

有什么事情,冲他来!

“让他去吧。”老夫人开口道。

老侯爷归府后,候府风平浪静,他也没经过什么大事。

是时候,该学会独当一面了!

时清凌得到皇上通传的时候,心中是高兴的。

“我就知道,母后出面定有效,不仅替我教训了那白氏,还能劝动皇兄,准我与冯屿和离!”

这次让她入宫,定是准他和离。

待她与冯屿和离后,她便要去找罗加林。

她真正喜欢的人是罗加林,她只想嫁给罗加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