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那忠贞侯府的世子妃,也就是清凌公主,她有身孕啦,但是经过前两天的一顿操作,孩子又没啦!」

小白狗讲到这个,兴奋得很。

那清凌公主见到它就踢它,这就是她的报应!

“怎么会没有呢?”时秒秒还没有懂这个意思。

「上肥,那世子打了清凌公主,昨晚清凌公主肚子疼,流了好多血,医师才发现她流产啦!」

「哦哇,真是报应哇,她那么坏,以前总是打你,结果把自己孩子打没啦!」

小白狗继续说。

「清凌公主在那里哭,说要去找皇上,要跟世子和离,要嫁给那个叫罗什么的!」

时秒秒道:“罗加林?”

「对!」小白狗重重点头。

时秒秒没有想到,时清凌对罗加林还不死心。

当初,她看不上罗加林的家世,还险些害死他们一家。

如今在忠贞侯府过得不好,竟然还妄想着要嫁给罗加林。

她怎么好意思?

「你不是离开忠贞侯府了吗?怎么能还吃到候府的瓜的呢?」

小黑狗有点嫉妒的问它。

这怕不是为了讨好主人,胡编乱造的吧?

「我太饿了,就偷偷溜进去,想找些吃的!」

这个时候,一只小花狗高兴地闯了进来!

「主人,你大哥来啦,说要把你揪回去打屁屁,快跑吖!」

时佑之从司府出来,发现时秒秒狗不见了。

问着门外的小厮,才发现她来到这里。

“快跑吖!”机灵的小狗王,从椅子上滑下来,准备开跑,却被赶来的时佑之一把拎起来。

“往哪儿跑?”时佑之问她。

时秒秒可怜巴巴道:“大锅……”

“你一个人带着一群狗,不打招呼就跑出来,万一出什么事情,你让大哥怎么办?”

她不仅是父皇母后的命根子,也是他的命根子。

怎么能自己到处乱跑!

“大哥……窝错了。”时秒秒勇于承认错误。

时佑之故意硬着语气道:“错哪儿了?”

“吃饭不该不叫大哥。”时秒秒道。

虽然时佑之说的重点不是这个,但这反而提醒时佑之了。

他看着一桌子菜,好些已经吃了一半。

不是才在司府吃完午膳的!

“你怎么吃得下?”时佑之问她。

这小的奶娃,肚皮才多大,连着吃两顿,往哪儿放!

“窝吃之前,上了大厕所啦!”她一脸高兴,觉得自己很机智。

吃饭之前,她还知道把肚子清空。

时佑之无奈了。

“走,回去。”时佑之带着她,准备离开。

时秒秒瞬间觉得拔凉拔凉。

“雪花飘飘,寒风潇潇……”

时佑之不解:“好好地你唱什么歌?”

“难受,香菇……”时秒秒瘪着嘴。

今日,她掏腰包请狗子们吃饭,是为了吃瓜。

这瓜吃得正在兴头,被大哥捉走了。

这钱,不就打水漂了吗?

时佑之抱着时秒秒从包间出来,正好遇上容慎景,也从包间里出来。

“介不是容妃的弟弟吗?”时秒秒道。

容慎景看向时佑之,向他行礼:“见过太子殿下,见过小公主!”

今日,他兜里有钱,便来到醉仙楼。

但他没有想到,会在这里遇到时佑之。

时佑之面色冷漠,并不打算搭理他,却被容慎景喊住。

“听闻太子殿下又要娶太子妃,我应当祝贺太子殿下!”

他特意将又要娶三个字,抬高语调。

回想当初,若不是因为他,不肯给他一个机会,要把他跟郑悦悦的事情,告诉给皇上。

他的父亲,现在还是一国之相!

而他,也不会被同伴嘲笑,欺压!

「这货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情,现在竟然还敢挑衅我大哥!」

时佑之哪里听不出来,容慎景这是在讽刺他。

当初,他与前太子妃苟且,给他蒙羞。

今日,明知他有喜事,却故意旧事重提!

“不知太子殿下,可还记得前太子妃?”容慎景故意刺激他。

曾经,他与时佑之是好友,如今时佑之对他如此态度,他只觉得时佑之是故意装逼。

在他的眼里,他认为时佑之跟他是同一类人。

“你说的是你父亲那私生女?”时佑之反问。

他知道容慎景想借机刺激他,可这件事情,到底谁受得刺激更大?

一个跟自己妹妹乱搞的人,若是传出去,恐怕整个家族都要被人诟病吧!

容慎景被刺激动到神经,脸色一变。

“郑悦悦被太子殿下抛弃,最后因为受不了屈辱,死在容家,太子殿下难道一点旧情不念吗?”

“如今,这么快就娶妻,倘若郑悦悦泉下有知,我想她定不会安心的。”容慎景道。

他们都知道,当初时佑之很喜欢郑悦悦。

郑悦悦的死,对他打击很大吧!

“不安心的应当是你,郑悦悦的死,是谁造成的?若非不是你不顾人伦道德,她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?”

容慎景被时佑之刺激得说不出话,他紧紧攥着衣摆,愤怒到不知如何反击。

“窝听说,孕妇怨气很重,她死之前,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成形了,倪就不怕她们来找你吗?”

小小的奶娃,一本正经道。

容慎景听闻后,脸色大变。

自打郑悦悦死后,他的精神便不似从前,因为时常做梦,总是睡不好。

他总以为,是父亲被降职后,心中不快所导致。

如今时秒秒这么一说,他觉得头皮发麻,每当夜里他在府中,便总觉得后背发凉,阴风阵阵。

“怕了?”时秒秒看着容慎景,脸色很难看。

便知道,她这话戳他心窝了。

虽然,她没有见过幽魂,但她是相信的。

六道之中,善恶都是存在的。

“胡说八道,我怎么会怕?”容慎景故作镇定,看着时秒秒反驳。

再说了,一个小屁孩说的话,怎么能信!

“呵呵呵呵,拿命来……”一道恐怖的声音,在容慎景耳边响起。

容慎景浑身一震,吓得面色苍白,额头直冒冷汗。

扭头,看着小奶娃那张天真无邪的脸,正瞅着他咧嘴笑。

“听说,做了亏心事,半夜会被鬼敲门的。”时秒秒在他耳边丢下一句话。

他看着时佑之离后,眼神变得凶狠愤怒。

方才,他真的是被时秒秒吓到了!

此刻,他的心还在狂跳不止,显然是把时秒秒的话听进去了。

“公子,您怎么样了?”侍从看着他的脸,上面写满了惊恐。

容慎景气愤道:“昔日,那时佑之与我们不过是同一类人,如今却鄙视我们了!”

满城,都在议论太子的婚事。

百姓们,在夸赞太子的同时,看到他,还不忘指指点点,拿他跟太子对比。

这一行为,无疑是戳中容慎景,那敏感的自尊心。

凭什么时佑之洗白后,大家都在赞扬他,还要拿他做对照组?

他不会让太子活得如此痛快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