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秒秒,不许胡闹。”时佑之轻声喊着时秒秒。

虽然是个孩子,但今日这种场合,不适合胡闹。

司家人不觉得她胡闹,反而觉得今日这种日子,就是要有这种氛围,否则太规矩,他们会感觉在做梦!

“好好好,给见面礼。”司雪儿捂着嘴巴笑,被她这小模样,萌得找不着北了。

司雪儿拿出一只盒子,递到时秒秒面前:“送给小公主的。”

时秒秒打开盒子,散发着金光。

“哇,好好康,好稀饭!”

这一盒子里面,装着各种金子打造的金玩具!

一对金娃娃,里面有各种款式的金线裙子,金梳子,金发夹等等。

时秒秒太喜欢了!

在她那个世界,小孩子都会买这种玩具。

但,她这个是金的!

“谢谢大嫂!”时秒秒高兴道。

司雪儿笑道:“不客气,小公主喜欢就好。”

这份礼物,她自己精心设计,然后让人打造的。

本想着,等成婚后送给小公主当谢礼,今日时机合适,便提前拿了出来。

「瞧我大哥的眼睛,都快长在大嫂身上了,都快成亲了,也不知道含蓄点。」

不过,她也能够理解大哥的心情。

毕竟,在这之前,他很久没有见到大嫂了。

若不是今日下聘礼,他们还见不上面。

为了能够解大哥的相思之苦,她决定再牺牲一下脸面,给大哥制造一点机会,解解他的相思之苦。

“大嫂,既然来都来了,那窝可以顺便蹭着饭吗?”时秒秒看着司雪儿,一脸认真地请求。

司雪儿捂嘴笑:“小公主来了,怎么能不给饭吃呢?”

“你可是大媒人,谁敢怠慢你!”司培安也被乐得笑了。

本来跟太子结亲,他们还很拘谨。

有小公主搞气氛,他们谁也不尴尬了。

“太子殿下,小公主,里边请!”司培安为她们带路。

时秒秒一手牵着时佑之,一手牵着司雪儿,边走边聊天。

“大嫂,窝跟你说哦,窝大哥好有爱心哒!”时秒秒拍着大哥的马屁,完全不带含糊的。

“倪想听吗?”时秒秒道。

司雪儿红着脸,含蓄道:“若是小公主愿意讲,我便洗耳恭听。”

时秒秒小声告诉她:“我快有四嫂啦。”

“啊?”司雪儿有些吃惊,抬起头,下意识看向时佑之。

二人本就互相惦念,如今目光相撞,心更是像小鹿乱撞!

司雪儿脸涨得通红。

时佑之慌乱地移开目光。

“那四皇子,不是还小吗?”司雪儿不解地问。

时秒秒叹息:“唉,找媳妇要从娃娃抓起,就窝四个哥哥的智商,连窝大哥一半都赶不上,不得早点给他找媳妇嘛!”

“噗——”时佑之被逗笑了。

司雪儿觉得跟她聊天,好有意思。

小小年纪,操起心来,却像个大人。

“说起来这四嫂,还是大哥做的媒呢!”时秒秒一脸骄傲。

时佑之皱眉:这不是你出的主意吗?

「我得在大嫂面前,多夸夸我大哥,这样大嫂会更喜欢大哥一点啦。」

时佑之听着时秒秒的心声,才知道妹妹的良苦用心!

“太子殿下都会做媒啦?”司雪儿心中更是对时佑之有好感。

成人之美是好事。

“恩啦!”时秒秒道:“这次的四嫂,是歪国人哦,不过她很单纯善良,跟窝四四很般配!”

“要不是我大哥做主,让四嫂留下来,我四哥哥现在还是光棍呢,啧啧啧,太惨了。”

司雪儿被她逗得直乐呵。

她偷偷打量着时佑之。

太子殿下是个好哥哥。

她相信,他也会是个好丈夫!

膳厅里,时佑之与司家人,第一次坐在一起用膳。

起初,大家都很拘谨。

时佑之虽是太子,但在未来媳妇家里,他自然是规规矩矩,不能摆出居高临下的姿态,迟迟未动筷。

司家向来礼节周到,太子殿下还未娶他家姑娘,加之身份尊贵,自然是对他很尊敬。

太子殿下不动筷子,他们也不动筷子。

就这样,半个时辰过去了,时秒秒肚子饿得直叫,打破这安静的氛围。

“唉,都不动筷子,窝肿么好意思吃呢?”时秒秒一脸无奈。

没想到,在司家用餐,比在宫里还拘谨!

“妹妹饿了?”时佑之见状,便立马拿起筷子,给时秒秒夹菜。

司雪儿同时起筷,也给时秒秒夹菜。

“小公主多吃点。”

“小公主别饿着了。”

“小公主这个好吃,您尝尝!”

“小公主这个也好吃,您都尝尝!”

司家人,都纷纷给时秒秒夹菜。

这桌膳食,也终于开始了。

饭后,时秒秒制造小机会,让时佑之和司雪儿单独说会儿话。

虽然,她知道古代规矩多,但她就是反骨,就是不想太规矩。

在她那个世界,成婚之前都是可以商量的,一起商量一下,想把婚礼办成什么样子,需要双方做出哪些努力!

“雪儿。”时佑之单独见到司雪儿,心里很是高兴。

司雪儿红着脸,匆匆上前,向时佑之行礼:“太子殿下。”

时佑之下意识扶着她道:“你我很快要成亲了,不必如此拘束,往后,应当是我敬着你。”

司雪儿受宠若惊。

“太子殿下尊贵,应当是雪儿敬着您。”

时佑之不希望她太拘着,便轻声道:“你嫁给我,便是我的妻子,应妇唱夫随,所以当我敬着你!”

司雪儿红着脸,这种被尊重的感觉,让她安心不少。

“雪儿,你高兴吗?”时佑之笑着问司雪儿。

司雪儿红着脸,不敢说话。

“反正我挺高兴的!”时佑之很期待成婚的日子。

他会好好爱她,敬她的。

「主人,咱们的狗,在司府外等你呢!」

狗神受女盆友之托,要让主人去见它们一面。

“要死啦,吓我一跳!”时秒秒本来是在偷听的,结果被狗神打断,气得吼着它。

司雪儿听到声音,回头看过去,正看到蹲在角落的时秒秒。

“小公主……”她很尴尬。

方才那些话,不会被她听去了吧!

“时秒秒……”时佑之朝着她使眼色,让她不要再闹了。

时秒秒若无其事,挥着手道:“窝就是路过!”

说完后,她拎着狗尾巴,拔腿就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