醉仙楼。

时秒秒格外开心。

毕竟,下馆子这种事情,真的很开心呀!

“小二,把倪们店里,最贵的端上来!”时秒秒喊着小二。

小二高兴道:“好勒客官!”

他们店里的招牌菜,都很贵的,小二最喜欢这种豪爽的客人。

“两桌哦。”时秒秒翘着手指,摆出一个二的姿势。

「今天敞开肚皮吃,反正我二哥哥给钱!」

时秒秒靠在椅子上,悠闲地摆着腿,坐等开饭。

时凌风: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,买单的也总是我!

「狗子,去吧,隔壁包间是倪的地盘,用餐愉快哟。」

时秒秒招呼着狗神。

狗神蹦蹦跳跳出去了。

他还把两个女盆友招呼过来了,女盆友又把她小伙伴招呼来了。

于是,在时秒秒隔壁包间里,围满了一桌狗。

「这是我男盆友,狗界的大佬,以后有什么事情,你们找我,我罩着你们!」一只花狗,娇羞介绍着狗神。

「狗哥真的很好,讲义气,还大气。这醉仙楼,好多人都吃不起,没想到狗哥能带我们开开眼界!」这是狗神的另一只女盆友。

狗神一脸傲娇,当狗界的大佬真的很爽啊。

被其他的狗追捧,崇拜的感觉真的太好了!

「狗哥,听说您在皇宫里当差呀?这吃皇粮的狗就是不一样,看着就高贵,不像我们,天天吃屎!」

「宫里还缺狗不,要不咱们跟您混吧?」

「就是就是,我们跟着狗哥混吧,这皇宫里的伙食好啊,而且帮皇家做事,多有面子啊!」

「呜呜呜,我再也不吃屎了,屎好难吃,我想跟狗哥一样,每天吃这种山珍海味,享受人类的待遇!」

被众狗追捧着,狗神的两位女盆友,看它的眼神更加崇拜了。

这一刻,简直就是狗神的高兴时刻!

这场面,把店小二惊呆了。

“这样也行?”

只见过人聚餐,没见过狗聚餐啊!

不过,只要给钱,管它是人是狗,照样伺候!

时秒秒埋头吃饭,被时凌风打断了。

“妹妹,吃糖葫芦吗?”

“不吃。”这么多好吃的,吃什么糖葫芦。

时凌风道:“喝果汁不,现榨的那种?”

“不喝。”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想逃单。

时凌风还不死心:“吃现烤的板栗不,老香了。”

“你走了,谁来买单?”时秒秒看着他,无情地戳穿他的想法。

时凌风尴尬地收回脑袋: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?

好一会儿,时秒秒放下碗筷,拍着小肚皮。

「要是能天天这么吃就好了,明天还拉着我二哥哥来吃,反正他买单!」

时凌风无奈。

就不能看看旁边那位吗?

为什么非要坑他一个人!

「明天,我找个机会,叫我二哥哥带我出来,然后假装走到这里,说我肚子饿了,二哥哥肯定不忍心饿着我。」

「嘻嘻,我可真聪明!」

她洋洋得意,殊不知,她的心声被左右都听去了。

慕雪川扬起眉,嘴角露笑:其实,你可以考虑骗骗我。

时凌风:别想,明天我坚决不出来!

就在这时,屋外传来一道声音。

“有刺客!”

慕雪川听到后,不为所动。

时凌风听到后,慌得一批:“屋外有刺客,咱们怎么办?

他吓得抱紧时秒秒:“妹妹,你别怕,哥哥会保护你的。”

时秒秒翻白眼,再一次见识到他的怂。

“到底是谁害怕?”明明就是你害怕,抱着我啊?

慕雪川起身,透过窗户缝隙,朝着外面看过去。

只见慕修炎在长廊里,被一群人追杀,黑夜正拼命保护他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黑夜冷声质问。

寻常,来这里吃饭从未遇到这种事情,所以他们也放松警惕了,出门没有带其他侍卫。

一群黑衣人直直攻向他们,一人拿着剑,朝着慕修炎刺过来。

慕修炎也与他对抗,紧接着,几个侍卫朝着他冲过来。

“殿下!”黑夜护着他。

赶紧从怀里掏出一根竹筒,对着长廊外射去。

信号发射成功后,使馆附近的暗卫,便迅速赶了过来。

“太子殿下!”

黑夜被刺伤后,也发现慕修炎被刺伤。

一群黑衣人,看着楼下暗卫赶到,便匆匆飞上屋檐,逃走了。

“太子殿下受伤了!”黑夜护着慕修炎,跟着赶来的暗卫,直接护着慕修炎离开了。

慕雪川看着外面恢复如初,准备返回,却看到身旁站着的小奶娃,都快贴到门缝里了。

嘴里还嘟囔着:“肿么打一会儿就打了,不好玩儿。”

慕雪川挑眉:“你不怕?”

“窝不怕,又不是打窝。”小奶娃一副事不关己,专心致志看热闹的模样。

时凌风悬着的心放下来了:“都走了吗?”

“走了。”慕雪川道。

时凌风长舒一口气:“幸好没打到这里来,不然,我怕妹妹会吓哭!”

“是倪会吓哭吧?”时秒秒鄙视道:“别以为窝没看到,倪刚才手抖。”

时凌风再一次被无情戳穿,但死不承认!

“你看错了!”

时秒秒道:“我没有。”

“你就是看错了!”

时凌风知道争不过,找借口道:“我是学医的,又不是习武的,这打打杀杀的,我害怕不是正常吗?”

“正常啊。”时秒秒道。

时凌风道:“正常你还鄙视我?”

“我只会鄙视不诚实的人。”

慕雪川把时秒秒抱起来,看着她温柔安抚:“别害怕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时凌风:为什么不保护我?害怕的人是我啊!

“恩!”时秒秒重重点头。

看着慕雪川那张好看的脸,还这么温柔,有那么一瞬间,被他的温柔暖到了。

这大概,就是男主特有的魅力吧。

其实,原书里慕雪川很冷漠,不喜与人往来,也很少说话。

当然,那都是留给外人的,他的温柔,只会给了时芸芸。

「为什么,他跟我想象不一样呢,他应该对我很冷漠,甚至也想过会对付我,只是我命太短,逃一劫而已。」

慕雪川将她往怀里收了收,抱着她往外走。

恩,那是以前,以后所有的一切都会不一样,包括我!

慕修炎遭遇刺杀后,胳膊受了伤,快速躲回了天启使馆。

“有看清楚,是什么人动手的吗?”慕修炎道。

黑夜道:“没有,最近花瑶国人太杂,不知道是哪国人。

“是属下太大意了,求殿下恕罪!”黑夜请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