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傅姨姨真棒,带我飞!”时秒秒一脸信任。

连周嬷嬷看了都摇头:果然,小孩子最好骗。

她家夫人是做生意的料,但如今带着小奶娃,不似从前那般心无杂念,自是兼顾不过来。

近日为了那批绣品,愣是把孩子累到早产。

这事儿,夫人还让她,不要告诉任何人,一定要说这孩子是足月才生下来的!

“好好好,一起飞,一起飞。”傅如芳笑眯眯道。

一点也看不出来,心里是难过的。

“那臣妇就先回去了哈,这还坐着月子呢。”傅如芳起身,活像个正常人似的。

时秒秒都惊呆了。

虽然,娘亲生她的时候,也没有怎么坐月子,但娘亲血液特殊,不会有什么月子病。

但这普通人,月子不坐好,恐怕会落下月子病吧?

“好。”时秒秒起身,从绣花袋里掏出一张符纸,递给傅如芳道:“傅姨姨,给。”

傅如芳看着平安符道:“这也太客气了吧?”

小公主的符好用,但她的东西应该很金贵呢。

“给弟弟。”时秒秒同情地看着吴子轩。

跟着他娘也是遭罪了。

既然孩子是她送来的,那就给张平安符,自求多福吧!

“哦,好,臣妇替他谢谢小公主!”傅如芳收下符,直接塞到他怀里。

母女俩站在那里,身后两个丫鬟,目送着傅如芳离开。

“这像是坐月子的人吗?”皇后都震惊了。

这傅如芳还真是真性情。

“不像。”青岁摇头。

千禾也道:“吴夫人也太不拿自己当回事了。”

“何止啊,这好不容易求来的孩子,她也不当回事啊。”千禾啧啧摇头。

傅如芳出了皇宫门,脸都扭成一团了,连忙捂着腹部道:“快,快扶着我,可疼死我了。”

丫鬟春夏赶紧扶住她,一脸担忧道:“夫人,您不能这样腾,眼下您还坐着月子,可别落下月子病。”

“这点痛算什么,这小兔崽子才让我受了痛!”傅如芳看着周嬷嬷怀里的孩子。

虽然,她不会让孩子娇生惯养,但心里还是挺高兴。

她终于有自己的孩子了。

“来,让我来抱抱轩儿。”她从周嬷嬷手里接过来,一脸笑意地看着他,还不停地跟他说话。

“轩儿,今日我们入宫了,是来拜见我们的小祖宗,也就是你的大恩人,将来你长大了,可要记着小公主的好,听到没有?”

春夏都觉得夫人魔怔了。

小公子的耳朵,估摸着已经起了茧子了。

“回去吧。”春夏吩咐着车夫。

傅如芳道:“还不能回去,我得去找父亲,让他支持一下我的生意,不能让小公主失望!”

周嬷嬷劝道:“夫人,您坐着月子呢,暂时是不能回娘家的。”

古代是有这样的说法,坐月子不能在娘家,得出了月子才能回去。

否则,娘家人会倒霉。

“哦,倒是有这个说法。”傅如芳点头。

虽然她没经历过,但她也是听说过的。

“那春夏,你代我去跑一趟,让父亲利用他的人脉,帮我销点货,记得要现结啊!”傅如芳道。

春夏无奈摇头。

那老侯爷上回,被她气得饭都吃不下,这回还要去找他。

“去吧,早去早回。”傅如芳吩咐着春夏。

忠武候府。

“老爷,小姐的贴身丫鬟来了,说是找您有事!”管家听到消息后,连走带跑地向他汇报。

傅诚实听到后,眉心紧皱,连忙问:“小姐也来了吗?”

“小姐没来,就是她的丫鬟来了。”管家道。

傅诚实松一口气,问:“有说什么事情吗?”

管家道:“说是为了绣坊的事情。”

傅诚实老脸一黑,当即就严肃起来。

前几日,帮她销绣品,还跑到亲戚家要银子,真是把他的老脸丢尽了。

可他就这么一个女儿,女儿说是为了报恩,他才拉着老脸,厚着脸皮到处去强买强卖。

本想着,就这么一次,硬着头皮帮帮她吧!

现在,她肯定是尝到甜头了,又要来找他去拉着老脸,求人家买绣品。

一个大男人,去求着人家买女儿家的东西,简直了!

想到这里,傅诚实内心慌得一批:“快,快去把门锁好,千万别让她闯进来了!”

“这,小姐知道了,可是要怪我的啊!”管家很为难。

傅诚实道:“怪你又不是怪我!”

反正不能放她们进来!

门外的春夏,见到管家来了,便高兴地想要进去。

管家伸出手,大喊一声道:“春夏姑娘,请留步!”

“老侯爷这是怎么了?我家夫人找他有事情呢。”春夏不解。

这一次,为何让她在门外等这么久。

隐隐感觉,这跟上回绣品的事情有关系,但她觉得,老侯爷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?

他不向来最疼女儿的吗?

“春夏姑娘,是这样的,老侯爷他有事儿,一会儿再通传您,要不您先等会儿?”管家道。

春夏点头:“好。”

管家紧张极了,生怕她硬闯,伸手拦住她。

“要不,你就门外等?你把背转过去,老侯爷一会儿就出来了!”

春夏不懂他这是什么操作,但管家向来憨厚,那便依他吧。

管家看着春夏把背转过去,然后朝着守门小厮使眼色,三个人轻手轻脚地走进候府。

“砰!”

候府门重重关上。

春夏觉得不对劲,转过身,竟看到候府大门关了!

“你这个老东西,没想到你也不老实!”春夏生气了。

竟然骗她,还把她堵在门外!

等着,她要回去找夫人告状,让夫人把这笔账,记在小本本上!

没完成任务,春夏丧着脸回去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周嬷嬷看着她这模样,不用想就是吃瘪了。

春夏道:“夫人,奴婢方才去候府,竟被挡在了门外,那候府本来门还是开的,后来还关了,把奴婢给挡在了门外。”

傅如芳道:“父亲这是不喜欢我了吗?”

周嬷嬷:还能喜欢吗?

“肯定是这样!”傅如芳有些伤心道。

父亲向来疼她,怎么能这样呢?

“你去店铺拿些绣品回来,往候府里一扔,明日再去上门收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