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走呀,去找倪的基友,窝的约搭子约饭呀。”时秒秒道。

时凌风头都不抬,拧着眉翻开书籍:“哪有空吃饭,我在研究医术,一边玩儿去。”

时秒秒静静地坐在那里,喝着奶,吃着小零食。

没有二哥哥作陪,这饭约不成。

她总不能为了一顿饭,直接去找慕雪川吧?

“小公主,礼部侍郎家的吴夫人来啦,正在花瑶宫等您呢。”千禾来报。

时秒秒叹息,看来今天的饭是约不成了。

说起来,好久没有见到傅姨姨了。

时秒秒提着水壶,大摇大摆地回了花瑶宫。

看到傅如芳后,高兴道:“傅姨姨,倪来啦!”

她走过去,看着她人,又看着她肚子,然后绕着她转了一圈。

像个好奇宝宝似的。

“小公主在找什么呢?”傅如芳被她看蒙了。

“咦,肚子里的宝宝呢?”时秒秒好奇问道。

她的预产期这么快吗?

“生了呀,宝宝足月就得生产啦,难不成一直在娘胎里吗。”傅如芳逗笑了。

“好快呀。”时秒秒高兴道。

以后就有人给她盘啦!

“这还快呀,你都一岁五个月了呢,等到两岁了,就送你去上学了。”皇后笑盈盈道。

一听到快两岁,时秒秒感觉天塌了。

「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,两岁好可怕啊,我真的能活过两岁吗?我不想长大,真的不想长大啊。」

皇后和傅如芳看着时秒秒的模样,其实挺害怕的。

她那个表情,似是受到惊吓了。

「秒秒别怕,娘亲会守着你的,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,无论如何,娘亲都不会让你出现任何闪失。」

皇后也极其心疼。

秒秒总是提到两岁会死,其实也是她的心病。

她虽然不知道,她到底会经历什么,但她也无法接受失去女儿。

所以,无论如何,她都会保护好她!

“小公主这是怎么了?”傅如芳也关切地问道。

一定是她刚刚说错什么话了。

赶紧让儿子过来给她磕头!

“周嬷嬷,把子轩抱过来,给小公主磕头!”

皇后和时秒秒睁大眼睛,孩子昨天才生的啊,今天就能跪下了?

都知道她这胎来得不容易,孩子不能这么折腾的。

周嬷嬷很为难,直接把孩子给傅如芳了。

傅如芳抱着儿子,一脸严肃道:“子轩,你知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的?没有小公主的恩赐,你都没有机会来当我为娘的儿子。”

傅如芳确实有母亲的姿态,教育儿子的心态也是好的,关键是他儿子还小,根本听不懂啊。

这波操作,把时秒秒都看傻了。

“傅姨姨,弟弟他会说话吗?”

“不会。”

“那弟弟他能听到我们说话吗?”

“应该能吧。”

虽然他没啥反应,但是从他出生后,她就一直念叨,要记住他的恩人。

“我从小就教育他,要懂得感恩,没有小公主就没有他!”

时秒秒都尴尬了。

说得这孩子,就跟她生的似的。

“我说了,等他出生,我就要让他跪着,给小公主磕三个响头,叫一声小祖宗!”

傅如芳起身,把孩子抱着,勉强给她磕头。

“他还小不会说话,我代他说!”

“感谢小祖宗!”

傅如芳这一波操作,把时秒秒看得目瞪口呆,站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还可以这样?

把她都整不会了。

“小公主,您不答应我们不敢起来啊。”傅如芳道。

时秒秒看着那娃,瞬间有些同情了。

给傅姨姨当儿子,可能会比较辛苦。

“傅姨姨起来吧。”时秒秒开口道。

傅如芳笑眯眯,起身把孩子给了周嬷嬷。

“哇哇哇……”孩子突然哭了。

周嬷嬷道:“夫人,小公子怕是饿了吧。”

“先让他饿着,这个时候吵什么,打扰我跟小公主说话。”

时秒秒惊呆了:“傅姨姨,倪确定,这是亲生的吗?”

“如假包换!”傅如芳看着时秒秒不理解,便解释道:“小公主您不知道,这姑娘家要富养,男孩儿要贱养。”

“这男人,不能对他太好,否则长大了,跟他爹一个死样!”

想想他爹那个不成器的货,现在也只是个挂名爹。

对她来说,作用不大。

“倪可真潮流。”时秒秒尴尬地笑了。

严重怀疑,她是从自己那个世界来的。

这思想,放在这个世界,实在太超前了。

“不说他了,我今日来啊,一来是感谢小公主,二是来给小公主分红来了。”

她掏出一沓银票,塞到时秒秒怀里:“这是绣坊赚的钱,您数数!”

“这么快就赚钱啦?”时秒秒拿着一大沓银票。

想着自己攒了好多钱钱呀。

不过,假如活不过两岁,这些钱钱该怎么办呢?

“那是当然,罗姑娘的绣品供不应求,货都没出来,钱都先交了。”

“那咱们是不是可以开分店啦!”

真想不到,这绣品店这么赚钱呀。

“那恐怕还不能……”傅如芳一脸为难的样子。

她这生意,都是熟人生意。

这几个月孩子在肚子闹腾的厉害,她在家养胎,生意的事情兼顾很少,差点把这事忘了。

前几日,罗婧来找她,说是店里堆积大量成品,她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个生意。

为了不让小公主失望,她在生产的前几天,还在张罗着拉生意。

七大姑八大姨都来照顾生意了。

那些不愿意买的亲戚,她就往她们家里送,东西扔了就跑。

再让父亲去收账。

为这事,忠武侯脸都气绿了,一把年纪,还要帮女儿去收账。

好话赖话都听了,一生顶着荣誉,到老了脸都被她丢尽了!

“是生意不好吗?”时秒秒似是看出来她的为难。

傅如芳道:“也不是,主要是我这不是坐着月子呢嘛,这阵子恐怕没时间打理。”

皇后被她一顿操作惊呆了。

还知道自己坐着月子啊?

一路颠簸到皇宫,就为了给秒秒磕头,叫一声小祖宗。

这也太把秒秒放在心上了。

“不过小公主您放心,这生意会做下去的!”傅如芳可不想让她失望。

这可是她的大恩人啊。

实在不行,再叫父亲去找找昔日同僚,帮她拉拉生意。

父亲应该不会拒绝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