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啦,今天的故事讲完啦,娘亲,窝棒不棒?”

她把时宇之在马车里,吓哭几遍的事情都讲了,就连不舍的眼神,都描述得画面还原了。

最后,竟然还不忘邀功。

青岁看着时宇之埋头痛哭:小公主,您确定您做得很棒吗?

“棒!”皇后表扬着时秒秒。

本还担心,这傻小子将来娶妻难,毕竟这智商跟老二有得一拼。

出门不是被人骗,就是被人骗。

现在好了,秒秒亲自帮他挑选,她放心了!

“张太医,倪说窝四哥哥这病,要怎么治呀?”时秒秒背着手,小脸凑过去,虚心请教。

张太医额头冒汗,这病他治不好。

小公主说咋治就咋治吧。

张太医连忙道:“皇后娘娘,四皇子的身体无碍,只是这心病还需心药医。下官还有事,先走了!”

不管皇后同不同意,他先开跑。

他已经看到四皇子那张愤怒的脸,还有那握起的小拳头。

四皇子他不敢惹妹妹,但是四皇子敢打他啊!

三十六计走为上!

“时秒秒,我再也不跟你玩儿了!”时宇之羞愧又生气。

以后,他都不好意思来花瑶宫了!

“那倪媳妇,也不要啦?”时秒秒奶声奶气道。

时宇之为了保留最后的倔强,叉着腰,仰着头,一脸傲娇道:“不要!”

这媳妇他要不起,脸都丢尽了。

他都没脸做人了,没脸的人还要什么媳妇!

“那好,窝现在就是去找她,说倪不要她了,让她重新去找个好人家。”时秒秒立直腰板,准备出去。

时宇之一把拉住她,又哇哇大哭。

“妹妹,妹妹,我要媳妇,我要媳妇啊!”

鼻涕和眼泪,都滴到妹妹袖子上面了。

他想跟钟灵玩,将来还要让她做自己的媳妇。

这要一去,媳妇都没有了。

仔细想想,媳妇比脸面重要!

时秒秒瞪他,一脸嫌弃:“真是个哭包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时佑之笑得最大声。

皇后捂着嘴笑。

青岁和千禾,也笑得肚子痛。

四皇子那倔强,又委屈的小表情,谁看了都得笑得在地上打滚。

“那倪,以后还跟窝横不?”时秒秒凑过去,眨巴眨巴眼睛,问他。

时宇之憋着眼泪,委屈摇头。

“那倪,还跟不跟我玩啦?”时秒秒又问。

四哥哥要不跟她玩,乐趣岂不是少了很多。

“恩!”时宇之重重点头。

这一份委屈,是用来换回媳妇的!

“那倪去把脸洗干净,再来跟窝说话。”时秒秒嫌弃道。

这脸哭得,都快成猫人了。

时佑之看着时宇之出去后,捂着肚子大笑。

四哥哥太好玩啦!

“你太调皮了。”时佑之摸着她的小脑袋。

好在,他是幸运的,妹妹从来不捉弄他!

“四哥哥太玻璃心了,窝这是在锻炼他。”时秒秒一脸骄傲。

她又看向皇后:“娘亲,倪说对不对?”

“对!”皇后重重点头。

此刻,她就是个工具人!

“那西月的五公主,当真看上你四哥哥了?”皇后半信半疑。

这傻小子,当真有人喜欢?

她不太相信。

时秒秒朝着时佑之,意思让他来解释。

“倒也不是说看上,那钟灵性格单纯,品性不错,与四弟倒是相匹配。约莫是西月皇宫处境不好,她想为自己寻求一处庇护所。”

“这才接触一次,很难断定好坏,毕竟人都是有多种性格的。”皇后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。

时佑之道:“妹妹说好,那肯定好!”

他无条件支持妹妹!

时秒秒笑弯了眼睛:“娘亲,倪就信窝叭。”

当媒婆的感觉,其实还挺好的!

“母后若是不放心,明日便可以把她召进宫,仔细斟酌斟酌。”时佑之道。

他也悟出来了,感情这个东西,当快就得快。

“会不会太急了些?”皇后道。

毕竟,老四才十二岁呢?

离弱冠还有四年呢。

“娘亲,四哥哥不是爱学习吗?钟灵是个学霸,可以监督他!”

多好,两个人一起学习,一起成长。

美好的校园故事,即将开启!

“好。”皇后自然是信得过女儿,她说什么便是什么了。

时秒秒用手挡住嘴,小声道:“最主要的是,四嫂会做菜。”

皇后汗颜:你是在给你四哥哥找媳妇,还是给自己找厨子?

那御膳房会做饭的宫女,她还少吗?

“青岁姐姐,那就麻烦倪,去邀请四嫂啦!”

她已经迫不及待,想尝尝西月的美食了。

原书中,虽然没有细细描写,但西月的小吃特别多,尤其是各种野生植物,都能变废为宝。

大约是她们国家穷,百姓们经常食不果腹,所以研究各种能吃的东西。

但,原书中描写的那些小吃,真的是很有食欲啊!

毕竟,女生都钟爱小吃,对不对?

“娘亲,窝去找二哥哥玩啦!”时秒秒自己灌了杯水,挂在脖子上,大摇大摆出门了。

时佑之摇头叹息:看来老二又要遭殃了。

每到这个时候,他就觉得当大哥特别幸福,还特别光荣。

毕竟,妹妹从来不欺负他吖!

“这孩子,除了睡觉吃饭,真是一刻也不闲着。”

皇后看着她,路都走不稳,天天比她爹还忙。

“小公主这般好动,也是好事,瞧瞧京中那些孩子,好些都娇生惯养,这个年纪还天天要母亲抱呢。”青岁道。

“好是好,就怕那几个哥哥,天天跑来向本宫告状。”皇后叹息。

谁家的闺女是这个样子。

天天把哥哥盘的哭?

“所以,该考虑给小公主换个圈子啦。”千禾道。

这么一说,皇后倒是有想法了。

等入秋了,她便两岁了,可以考虑送去上学了。

国子监里小孩子多,在夫子的教导下,她应该会懂事点吧。

“二锅锅。”时秒秒骑着狗神,到流云殿,见到时凌风正在钻研医术。

时秒秒把头凑过去,眨巴眼睛望着他。

“康康窝,窝萌吗?”

时凌风一巴掌搭在她脸上,成功地把她的脸挪开了。

“二锅锅,倪在看什么?”时秒秒看着他,一副焦头烂额的模样。

难不成,他在医术上,又有搞不懂的地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