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命运也不是他说改变,就能改变。”慕雪川脚步愈发快了。

对于天启国发生的事情,他已经经历过一次。

而他已经明白,只要留住时秒秒的命,这一切就会逆转。

“可以动手了。”慕雪川冷声吩咐。

墨影道:“属下马上去办!”

宫宴还在如期进行,太子等人也返回原地。

钟灵身旁丫鬟,在她身后提醒她道:“五公主,奴婢瞧着那天启的太子,似是与您最合适的。”

但钟灵知道,天启是看不上西月的。

而自己,也未必能入慕修炎的眼。

她那一双目光,一直盯着慕修炎,对她有着深深地期盼。

如果她能够留在天启,安稳的生活,母妃在九泉之下,也能安息了。

花瑶宫内。

时秒秒哇哇大哭,皇上听闻便赶来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皇上心疼的抱着时秒秒道。

时佑之有些愤怒道:“方才,芸公主不仅辱骂秒秒,竟然还出手伤她,若非儿臣及时赶到,秒秒定要被她重伤!”

皇上铁青着脸,有些生气道:“那芸公主,竟然还打伤秒秒!”

若非因白玉山那文书,他才待她们宽厚一些。

没想到,她却肆无忌惮,欺负秒秒!

“把芸公主找过来,朕亲自问问她!”皇上坐着,却是满眼心疼的哄着时秒秒。

容妃带着时芸芸过来,便看着皇上黑着脸,赶紧向他行礼。

“臣妾见过皇上!”她还拉了一把时芸芸,让她行礼。

时芸芸道:“芸儿见过父皇!”

但她看时秒秒的眼神,是极其不屑的。

不就是会装可怜装无辜,然后博取父皇的同情心吗?

她不屑!

作为现代人,她是有真实力的,在她那个世界,装可怜装柔弱的人,才是最无能的人!

“听闻,你与小公主发生争执了?”皇上问着时芸芸。

时芸芸道:“是她先挑衅我的!”

皇上问着时秒秒道:“你是如何挑衅她?”

“窝撞见她,私会外男。”时秒秒道。

时芸芸道:“我那是偶遇,怎么能算是见外男,分明是你嫉妒我,想让父皇讨厌我,故意挑拨我们的关系!”

容妃见状,下意识拉了拉她。

这种国际性的宫宴,的确不能单独与陌生男子接触。

往年,就有不少宫女被骗走,以获取皇宫内部的情况。

“芸儿,少说两句。”容妃劝着道。

时芸芸不服气道:“我为什么要少说两句,明明就是她错了,父皇不应该偏袒她,不是谁哭谁就有理!”

皇上见时芸芸如此骄傲,而且性格如此强势,自然是不喜欢。

“父皇,妹妹说的都是真的,儿臣赶到的时候,便见到她与天启太子交谈,还险些将妹妹推到地下!”

时佑之绝对不允许,有人随便欺负自己的妹妹。

“皇上,这只是两个小孩子打闹罢了,她们年纪小不懂事,难免会起冲突,臣妾回去会好好教育芸儿的。”容妃道。

皇上道:“你不是向来都说,芸儿懂事吗?虽然与秒秒年纪相仿,可她却像个大人。”

容妃黑着脸,被怼得哑口无言。

芸儿早慧,这件事情一直是她的骄傲。

“我就是比她懂事,时秒秒就是个草包!”时芸芸看着时秒秒很不服气。

她不过是时运不济,而时秒秒不过是运气好而已。

时秒秒就是个古代人,有什么资格跟她比,又凭什么比得过她?

她,迟早会成为这个世界的女帝!

“小小年纪,竟然如此伶牙俐齿。”皇上不喜欢她这目中无人,张牙舞爪的模样。

“应该关禁闭,关一个月!”时秒秒接话道。

时芸芸道:“你也有错,要关你也要关,凭什么关我一个人!”

皇上怒了:“把她带下去,关禁闭一个月,没有朕的允许,不许踏出心怡宫半步!”

容妃心中不服,可她却没有办法。

避免时芸芸再冲撞皇上,只能拉着她出了花瑶宫。

“母妃,我不能关禁闭,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完成!”时芸芸不服气道。

等她出来,那天启的太子都回去了!

容妃捂着她的嘴,把她带回去了。

皇后被女眷们绊住了,并不知道时秒秒的事情,等她知道后,还是时佑之抱着她回宴厅。

“娘亲就不该让你一个人出去。”皇后心疼道。

时秒秒咧着嘴道:“窝没事。”

只要能阻止时芸芸,受点委屈又算什么,更何况她是故意的。

如果不把时芸芸关禁闭,她肯定会偷偷去找慕修炎,两个人在一起,肯定会密谋搞事情。

“妹妹,吃鸡腿不?”时宇之拿着鸡腿,伸到时秒秒面前。

时秒秒看着时宇之,眼神都快长在鸡腿上了。

其实,四哥哥只是对她客气客气。

“不次。”时秒秒道。

估计他馋好久了,怎么能忍心抢他鸡腿呢。

“那我自己吃了。”时宇之满足的啃着鸡腿。

「唉,别人这个年纪,都在忙着搞事业,搞媳妇儿,只有我四哥哥还在忙着啃鸡腿。」

「我得给他找个媳妇儿,让他媳妇儿管管他才是。」

时秒秒一抬头,便看到远处的钟灵。

钟灵坐在人群中,安静端庄,但终究太单纯,不懂得隐藏自己。

那一双明眸,目不转睛的盯着慕修炎。

奈何,慕修炎从使至终,没有看她一眼。

也是挺惨的。

“四哥哥,要媳妇不要?”时秒秒凑过去,小声问。

时宇之道:“别闹,我吃鸡腿呢。”

吃鸡腿的时候,提什么媳妇儿,鸡腿都不香了。

“我说真的,要媳妇不要?”时秒秒又问着。

「唉,在我四哥哥的心里,媳妇儿终究抵不过鸡腿了!」

「好好的媳妇儿,就这么跑了,太可惜了……」

时宇之听着她的心声,难道是真的?

“你不是要骗我鸡腿?”时宇之看着她问。

他以为妹妹要抢他吃的。

时秒秒无语了。

“不要算了!”

看着大哥跟大嫂恩爱,时宇之虽然还未到年纪,但他也会羡慕的。

他也时常在想,他以后的媳妇儿是什么样的呢。

“我要!”时宇之扔掉鸡腿,看着时秒秒点头。

鸡腿没有媳妇儿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