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以示尊重,皇上设了千人宴,邀请各朝臣携带家眷,一道前来皇宫参午宴。

面对着这种国际性的宴会,大家还是很期待的。

太兴宫,众朝臣和皇子,都已经落座。

而各国的使臣,也纷纷带着贡品,前往太兴宫。

“天启太子慕修炎见过花瑶帝!”

五国入宫,也是讲究排序的,天启为第二强国,自然是起带头作用。

而慕修炎,作为天启未来的储君,自然也是第一人。

“天启慕雪川,见过花瑶帝!”

慕雪川在天启地位高,且手握重权,作为太子的皇叔,他自然不会走他后面,而是与他并排。

但他这一行为,让慕修炎心中并不悦,自是也没给他好脸色。

随后,一个与慕修炎年纪相仿的少年,一袭棕色长袍,迈着坚定的步伐,站到了慕雪川侧下方。

“天启七皇子慕长枫,见过花瑶帝!”少年目光坚定,高声行礼。

皇上看着这三人,倒是觉得意外。

天启往年都是派使臣前来,今日派两朝三位皇子前来,对纳贡之事如此看重?

此刻,时秒秒正坐在皇上身旁,同样也是疑惑。

虽然她是想来看看这大场面,但她是被父皇主动抱来的。

当然,她根本不会知道,皇上抱她来,只是觉得今天好多新人物出场,看看有无有用的瓜可吃。

「天启三位重要的角色,竟然全部都到花瑶国来了,他们此番的目的是什么呢?」

原书中,天启内斗一直存在,谁都想夺权。

比如太子,本该无忧无虑的年纪,天天被皇后洗脑,要让他守住自己的位置,把其它人挤垮。

再看看这慕长枫,他是天启玉贵妃的儿子,如今他的母亲正得宠,可能也是想帮他争权。

只是,慕长枫此次前来,就是玉贵妃给天启帝吹枕边风,把他塞进来的。

因为,七个月前,白玉山下的那道文书,不止花瑶帝收到了,天启国也收到了。

这个消息,传到玉贵妃的耳朵里,她想尽千方百计,要给慕长枫争取机会,巩固地位。

至于慕雪川,就比较惨了,他本来也不想斗,奈何总有奸人想害他,他不得不去争权。

“今年夏季,天启向花瑶国纳贡之物为兵器五万件!”

慕修炎拿着一件兵器,立在地下,骄傲的向他们展示。

众臣纷纷伸着头,看着那兵器。

“这兵器,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啊?”

“这天启国确实会造兵器啊,论兵器,花瑶国确实没有他们种类之多啊!”

皇上都不由得打量。

“这兵器,乃好东西啊!”

花瑶国缺的就是兵器啊。

天启国果然会造兵器,他们国家这方面的天才确实多,而且花瑶国的兵器,有一半来自天启。

那么问题来了,天启造兵器这么厉害,为什么不当老大呢?

因为他们缺钱啊,比如这笔造兵器的钱,是跟花瑶国借的,说是纳贡,实则是给钱他们,让他们帮忙造兵器的。

但那天启帝也是要面子的,这种事情不能对其它国家说。

「看我父皇那表情,正偷着乐呢,天启国的人都给花瑶国打工,说到底,还是有钱才硬气啊。」

花瑶帝听着女儿夸他,不由得扬起眉毛。

那是自然,这世上,还有比钞能力更好使的东西吗?

“好,赐座!”花瑶帝挥手道。

由慕修炎为首,三人坐到宾客区最前方。

这三人当中,除了慕雪川时不时偷瞄时秒秒,太子和慕长枫的眼睛,朝着几位皇子中瞟去。

似是在找什么。

「哇,男主他今天好帅啊,这一身白色的衣裳,好像天神一样,真是迷死人了。」

如果慕雪川此刻听到她的心声:自信点,把好像去掉!

「一会儿宴席结束后,我得找个机会,跟他约个饭,毕竟,他是我的饭搭子吖!」

皇上看她一眼:闺女,别高兴的太早,今天为父会把你看紧的,谁也不许拐带朕的女儿!

他不由得打量着慕雪川。

是长得挺帅,但比他差点!

“桑南国镇国将军之女穆清清,见过花瑶帝!”穆清清一袭红衣,气场全开,向花瑶帝行礼。

“微臣见过花瑶帝!”使团纷纷行礼。

穆清清道:“桑南国有意与花瑶国交好,愿为花瑶国联姻,并献南州城池一座。”

慕修炎忍不住嘲讽。

“这桑南国想联姻,怕花瑶帝不答应,所以想拿城池来换一桩婚姻?那南州可是土匪之地。”

天启与桑南是对手,他们谁也看不起谁。

“莫不是天启也想与桑南联姻?不过,我们桑南人血统高贵,天启国不配!”穆清清直言讽刺。

慕修炎冷笑:“据本太子所知,你们桑南国年年求联姻,是天启瞧不上,不答应吧?”

今年,桑南国还想把公主许配给他当妾室,被母后一口回绝。

跟天启联姻,只有花瑶国才配!

穆清清被羞辱后,脸色有些难看,这也更加坚定,她们要与花瑶国联姻的想法!

「哦哇,桑南国真的很喜欢联姻啊,年年都在要求联姻,不是在联姻就是在联姻的路上。」

要是人人都知道,她私生活混乱,恐怕避之不及吧。

联姻之事与纳贡捆绑,花瑶帝实在不好回绝,若是拒绝婚事,便是拒绝他们的纳贡。

而桑南国,早就在等机会,要跟花瑶国打一仗。

也不管打不打得赢,他们就是泄一口气罢了。如今花瑶国泰民安,能不打就不打吧。

但他们若执意挑衅,他也绝不退缩!

“桑南国想怎么个联姻法?”

言外之意,用谁来联姻,想与他家哪个儿子联?

穆清清朝着几位皇子打量。

太子已有婚配,嫁给他也当不成太子妃。

时佑之看着她的目光,早已想好对策,若是她提出联姻,他就把这个锅甩给时凌风。

穆清清又看向时凌风,被他甩了一番,至今还觉得耻辱。

时凌风把头扭向一边:你别看我,你不是我的菜!

当然,穆清清不会看上他,因为时凌风坐在几位皇子当中,实在不出众,怎么看都像个草包!

时晨风端坐在那里,颇有沉稳之姿,他倒是想与穆清清联姻,因为他想要争一口气。

让司婉儿看看,失去他,大把的女人要嫁给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