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嘴角扬着笑意,一直盯着时佑之看。

是岳母看女婿的眼神,越看越满意。

“咳——”

时佑之被看得不好意思了,一时之间手足无措,觉得十分不自在。

“母亲。”司雪儿察觉到时佑之的神态,连忙小声提醒司夫人。

司夫人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收回目光。

“多谢太子殿下出手相助,若非您全力支持并相信司家,司家恐怕……”司培安欲言又止。

司凌尘也十分感激,起身向他行礼:“多谢太子殿下鼎力相助,司家感恩戴德,必定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!”

“你们言重了,司家乃忠良之家,本宫岂能眼睁睁看着,司家遭受这等无妄之灾。”时佑之道。

当然,他这么做,也有一部分原因,是因为他心悦司雪儿。

若非妹妹,他跟司雪儿不可能有缘分,也许,在没有证据后,他也放弃了。

“雪儿感激太子殿下的救命之恩,也感谢太子殿下对司家的相助。”司雪儿也很感动,跪到时佑之面前。

面对着司雪儿这番,时佑之反而慌了。

他连忙起身,将司雪儿扶起来道:“司姑娘太客气了,本殿做这一切,也是理所应当的。”

司雪儿被他握住手,脸红到了耳根后面。

她的家教,向来不许她如此越矩,可偏偏,她却舍不得松开他的手。

在场所有人,都看得出来,二人心意相通,那爱意就差说出口了。

而此刻,他们都在做什么?

司培安连忙低头,喝水。

司凌尘在抓头。

司婉儿在抠手指甲。

就连向来对她严厉,并反对她与太子在一起的司夫人,此刻也挪开目光,假装看不见。

气氛尴尬,但谁也没打破。

“咳——”

时佑之是个聪明的,自然是注意到大家的异常。

他下意识咳嗽一声,慌忙松开司雪儿的手。

“既然大家无碍,那本宫便不多打扰了。”他起身,向司培安礼貌道。

虽然他是太子,但他在司家,却是规矩得很,从不端架子。

犹如女婿那般姿态。

“恭送太子殿下!”司培安和司凌尘起身,恭敬地目送他离开。

司雪儿那眼睛,直勾勾看着,直到他不见他的身影。

“咳咳——”

司培安假装咳嗽:闺女,矜持点儿,一会儿你娘该生气了。

司雪儿红着脸,连忙收回目光。

“夫人,你看这太子殿下,他靠谱不?”司培安连忙问。

司雪儿朝着司培安笑了,她就知道,爹是站她这一边的。

司夫人故作严肃:“太子殿下这次,的确是帮了司家的大忙,他就是我们司家的福星呢。”

“那这样的福星,给你做女婿,你要不?”司培安赶紧追问。

司夫人黑着脸:“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!”

她一直都知道,老爷是很欣赏太子的。

原先,还打算考量考量,但这次司家经历这么大的事情,确实是个值得托付的人。

“母亲,那太子殿下的为人,婉儿也是听说过的,若他真心待雪儿好,便依了雪儿吧。”

虽然自己过得不好,但她觉得,妹妹嫁给太子,太子会好好待她的。

“那便依了雪儿吧。”司夫人打心眼里也是高兴的。

司培安却酸她:“你以为皇家是你想嫁就能嫁的,当初皇后派人来打听,你还端着架子,给你能耐的。”

“幸好那太子殿下胸襟大,不与你一介妇人计较,否则,这煮熟的鸭子都能被你整飞咯!”

司夫人瞪他:“你这老东西,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,还不都是为了雪儿好,怕她将来过得不好,后悔都来不及了。”

三个孩子,看着父母亲斗嘴,都捂着嘴笑。

“那你说现在怎么办?”司夫人也反思了,自己确实太草率了。

眼下,这婚事该不会黄了吧?

“还能怎么办?你自己闯得祸,你自己弥补,可别搅黄了女儿的婚事。”司培安故意激她。

司夫人一想,越想越着急。

上回,她是不是架子摆大了,也不知道那傅如芳回去后,如何跟皇后交代的。

万一那皇后生气了,不跟她结亲家,那雪儿怎么办?

“雪儿,要不明日,你假装去找公主,去探探皇后娘娘的口风?”司夫人道。

司雪儿震惊了。

母亲不是向来主张,姑娘家要矜持吗?

这会儿,反倒教她用这些歪招了。

“老东西,你看成不?”司夫人看向司培安问。

司培安脸一垮:“就你会搞事,孩子好好的婚事,被你弄巧成拙了,岁数长了,心眼子愣是不长!”

司夫人瞪她,能不埋汰她吗?

“雪儿,要不你现在就去吧?这事等不得,万一被那肖将军的姑娘抢了这婚事,那可就亏大发了。”

一家人看着司夫人急得上蹿下跳,就故意让她急。

当初这婚事,可只有她投反对票。

时佑之回去后,便匆匆前往花瑶宫,不知道穆清清那边,她是怎么处理的。

“大锅,倪回来啦。”时秒秒高兴道。

看着大哥这样子,应该是在司家受到表扬了。

都说丈母娘喜欢为难女婿,这回丈母娘看女婿,应该是越看越喜欢了吧。

时佑之把她带到角落里,与她讲悄悄话:“穆姑娘那边,你都安排妥当了吗?”

“恩!”时秒秒点头。

时佑之不放心地问:“你派谁去的?”

“二锅锅。”时秒秒啃着肉干,口水都流到脖子了。

时佑之汗颜:“你让凌风去了?”

那他岂不是要失身!

“反正他也没人要。”时秒秒道。

时佑之重新打量时秒秒。

想不到他的妹妹,竟然这么腹黑。

“他怎么会答应?”不用想,肯定是被她骗去的。

想想他那个脑子,连个一岁的娃都能骗,这日后找媳妇,得长八百个心眼子才行。

“哎呀,不管他啦,总之,不能让倪和大嫂闹误会。”她奶声奶气,一副为大哥着想的样子。

时凌风要知道,她为了大哥,而这么坑自己的二哥,会不会哭晕在厕所?

“好妹妹!”时佑之感动。

有这么好的妹妹,是他的上辈子修来的福气。

而此刻,时凌风满腹怨气。

上辈子造了什么虐,才会有这样一个坑货妹妹!

“穆姑娘,请你自重!”时凌风被穆清清堵在屋里,此刻已是羞得满脸通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