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那容家的无知小儿比起来,简直能甩他十万八千里!

「看来我没说错,穆清清果然好男色,看她看我大哥的眼神,恨不得扑过去,当即跟他滚个床单。」

时佑之满脸尴尬:这是什么虎狼之词?

我们是来办正事的!

“本宫乃花瑶国太子,今日特来拜访穆姑娘!”时佑之极有礼貌。

穆清清意识到自己失态了,毕竟她在外面的人设,一直立得很好。

没人知道,她其实特别喜欢英俊的男人。

那些跟她有关系的男人,也都惧怕她的鞭子,绝不敢到外面乱说。

「唉,我真的很难想象,她白天和晚上是两个人,那天在公主府,她端着穆家家风,教训白浩行的时候,多么正派的一个人,其实她骨子里,也挺开放的。」

她都怀疑,穆清清是不是个双面娃。

时佑之拉了她的小手。

咱能别研究她了吗?

正事要紧。

“请坐。”穆清清也保持着她国该有的礼仪,请时佑之坐下。

“漂亮姐姐,窝又见到你啦。”时秒秒挥着小手,热情的与穆清清打招呼。

穆清清面色一僵。

方才,她只注意到高大英俊的太子,竟没有发现小奶娃的存在。

“这是本宫的妹妹。”时佑之礼貌介绍。

穆清清打量着时秒秒,便知道这小奶娃不简单。

那日,她一个人跑到公主府看热闹,倒是佩服她的胆量。

“所以,你便是花瑶国的小公主?”穆清清道。

时秒秒点头。

「我得多拍拍她马屁,其实她最喜欢别人说她温柔了,这样,一会儿也好切入主题。」

“漂亮姐姐,倪跟上次的倪,不一样!”小奶娃眨巴眨巴眼睛,真诚夸赞。

这话,果然引起穆清清的注意力。

“哪里不一样?”穆清清反问。

时秒秒道:“上次的倪,英姿飒爽,一身正气,今天的倪,温柔美丽,端庄大方,就像天上的仙女。”

穆清清眼珠子陡然一亮。

时佑之:还真没有发现,妹妹这么会拍马屁。

有没有想过,一会儿怎么收场呢?

不过,穆清清也不是没脑子的人,二人突然到访,必定是有事情。

“说吧,太子殿下今日来找我,必定有事相求吧?”穆清清开门见山。

时佑之道:“今日前来,确实是有事相求,不知穆姑娘,在花瑶国可有认识的人?”

“我初次来花瑶国,怎会有认识的人?”穆清清道:“虽然我随着桑南使团前来纳贡,但并不代表,我们桑南国人,在花瑶国要事事汇报吧。”

“本宫并非此意。听闻凌阳公主乃桑南国穆家人,如今在花瑶国犯事,皇上正下令彻查与她相关之人,今日前来,是怕此事会牵连穆姑娘,特来相告。”

穆清清听着这话,似是在关心她?

这花瑶国的太子,确实一表人才,但他们初次相见,这个理由不太说的通吧。

“穆燕的确是桑南人,但她早在十几年前,就被穆家逐出穆府,之后再无联系,即使是查,我也不必惧怕。”

这在桑南国,也不是什么秘密。

而且,穆家的事情,都淡出桑南国十几年了,谁会在意她。

“穆姑娘果然是爽快人。”时佑之掏出信件:“这些信件,便是她与花瑶使臣的信件,不知穆姑娘,能否帮忙辨别真伪。”

花瑶国跟桑南国的信件不同,若是互通信件,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。

穆清清看着信件,上面写的全是两国近几年的近况。

虽然,这些不是什么重要机密,但这在两国之间传来传去,绝对是忌讳。

“这的确是我桑南国的东西。”穆清清道。

时佑之道:“能否请穆姑娘帮忙寻此人,本宫有几句话想问问他。”

穆清清自然也不是傻的。

这信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。

只是,使臣身份特殊敏感,眼下在这种时期,出不得了一点差错。

若此事,被花瑶国当成错处,对桑南国不利。

“太子殿下无非就是确认穆燕的身份,我亦是可以证明,但她所有行为仅代表个人,与桑南国无关。”穆清清道。

一个早就被剔除族谱的人,对她来说无关紧要,证明便证明。

「我太子锅锅太聪明了,若是主动求她,她肯定会拒绝或者为难,没想到她轻松答应了。」

“那就有劳穆姑娘了。”时佑之露出笑意。

穆清清道:“我与太子殿下非亲非故,本可以不帮你的,但既然我答应帮了,自然也不能求白帮。”

时秒秒和时佑之互看一眼,总觉得事情不妙。

「糟了,她该不会要把我大哥留下吧?难道,我大哥为了大嫂一家,要先献身吗?」

「呜呜呜,我可怜的大哥。」

时佑之向她投来无助的眼神。

妹妹,咱能先想办法再哭吗?

“那倪有什么要求?”时秒秒诚恳发问。

她想知道,是不是她猜的那样。

穆清清嘴角露出笑意,看向时佑之:“我向来敬佩爽快之人,今日我帮太子殿下,太子殿下便欠我一个人情。”

“这个人情,本殿自然会还。”等下回去,便让人送一箱珍贵的药材过来。

穆清清眼神意味深长:“太子殿下打算怎么还呢?”

这话,明显是对他人感兴趣了。

「果然不出我所料,大哥已经进她的鱼塘了,她现在要找个机会,就把这条鱼先尝一下。」

“我来花瑶几日了,成日觉得无聊,我希望太子殿下,晚上能带在京城内四处看看。”

「看京城是假的,因为她是个宅女,想看我太子锅锅的身材才是真的……」

时佑之满脸尴尬,额头急得微微冒汗。

他不能答应她,他的心里只有司雪儿。

“太子殿下若是为难便算了。”穆清清已经感觉到,他的犹豫,这让她很挫败。

“不为难,倪放心,窝大锅晚上就来找倪!”时秒秒一口答应。

“那么,漂亮姐姐窝们走吧!”救大嫂要紧,先带她去找凌阳公主。

时佑之看着时秒秒,一时不知说什么。

妹妹这是把他卖了?

“走啦,你别着急,窝有办法对付她,先把正事办完。”时秒秒道。

大不了找个替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