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可他今年都二十了,我才一岁啊,等我长大他都老了,到时候会不会有老人味啊,会不会满脸褶子啊。」

「为了花瑶国,我真的要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吗?」

慕雪川静静听着,她各种内心戏。

戏都快被她演完了。

「不行不行,女主不嫌他老,我嫌他老啊!」

慕雪川嘴角扬起笑意:我不老,我身体特殊,我能长生不老。

“咳——”

时凌风很尴尬,把时秒秒抱过来。

“不好意思啊慕兄,家妹说话直,你别介意啊。”

转身,他小声叮嘱时秒秒:“妹妹啊,你说话不要这么直白啊,人家来花瑶国看看你哥哥不行吗?”

照这么说话,人家迟早要被你气到棺材里了。

“没事,本殿爱听她说话。”慕雪川又把她抱到身边。

他就爱她内心各种吐槽。

了解了解她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“那不行,我怕她把你气走了,你再也不来天启怎么办。”时凌风一把抱过妹妹,坐到自己身边。

慕雪川伸手,又把她抱回来,眼神都变温柔了。

“无碍,本殿怎么会跟一个小奶娃计较。”

就这样,时秒秒被来回抱,晃得她头都晕了。

她那清澈的眸子,此刻倒映的全是时凌风的脸。

“时凌风!”时秒秒抡起拳头,一声咆哮:“你肿么不去死!”

路上吃的那点干果,差点被他晃吐了!

这可是男主,万一真吐了,她的脸往哪儿搁。

“咳咳——”

时凌风被一拳头打倒在地。

他没有想到,自己的妹妹,竟然对他下狠手。

此刻,时秒秒手里捏着一张大力符,她的力气,就是来自那张大力符。

“妹妹,我是你亲哥啊,你能温柔点不?”时凌风无奈地爬起来。

时秒秒起身,揪着他的耳朵:“跟我肥去!”

时凌风是妹妹拖拽出去的。

慕雪川看着那小奶娃,嘴角不由得上扬。

“唉,我还以为这世上,没有哪个姑娘能够驯服二皇子,想不到有一天,他竟是被自己妹妹打败了。”墨影摇头叹息。

一岁的奶娃,都能欺负二十岁的哥哥。

活见鬼了。

“摊上这样的妹妹,二皇子这一辈子,看来是永无出头之日咯。”

慕雪川皱眉:“她很温柔,是二皇子不听话。”

墨影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一岁的小奶娃都开始打人了,这从哪儿看出来温柔了?

而且,他家殿下,不是向来都护着二皇子吗。

“殿下!”

墨影突然跪在他的面前,一脸担忧:“您身体里的毒气,该不会攻击到您的眼睛了吧?”

医师说过,他这个毒到后期,会攻击人的器官。

“滚!”

慕雪川一脚把他踢到一边。

墨影哀伤至极。

“殿下,您若真的是视力不好,可千万不要强撑啊,属下这双眼睛愿意给您啊!”

“你那眼睛是瞎的,还不如本殿这双。”慕雪川皱眉,一脸嫌弃。

墨影伤心难过,却也要振作起来。

他要竭尽全力,去为殿下寻求医师,早些治好他的眼睛。

对殿下这份忠心,连他自己都感动了。

“妹妹,你这是怎么了,为何如此着急?”

时凌风被她一哭拽着,无论他怎么喊,小奶娃都不肯撒手。

“大嫂一家被害了,是秋棠害的,但素她不承认。”时秒秒道。

时凌风脸色蓦地一变,挣扎着起身:“那大哥……我能做些什么?”

时秒秒观察着时凌风,觉得他刚才的表情不对。

她分明捕捉到什么。

“二锅锅,倪素不素有什么事情,瞒着我?”时秒秒看着他的眼睛问。

时凌风被她问得有些心虚:“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。”

“那倪跟秋棠,到底素什么关系?”时秒秒又问。

不知道为什么,隐隐有种感觉,当初救秋棠的那个少年,是她的二哥哥。

“相识而已。”时凌风淡然一笑。

虽然,他得知秋棠将人认错,但既然错了,他便也不再说什么。

只是,让他觉得遗憾的是,若她没有认错人,接近他不是有目的,或许他们的结局会不同。

既然她跟三弟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,他也懒得去解释了。

“秋棠被三哥哥抛弃了,而且,三哥哥不是小时候救她的那个人,只有她心目中的白月光,才能撬开她的嘴,帮大嫂一家洗白。”

时秒秒说这话时,还特意看着时凌风的表情。

时凌风听后,神色明显有些变了。

为了司家,他愿意前去找秋棠。

“她在哪里,本殿去会会她。”时凌风道。

时秒秒道:“大理寺监狱。”

时凌风回去的途中,先返回皇宫,去流云殿拿了一样东西,再带着时秒秒前往大理寺。

监狱里,秋棠被看的很紧,没有半分自残的机会。

但几个时辰过去了,她又恢复原样,不再开口说话。

“你们先下去吧。”时凌风看向时佑之等人,便将妹妹也交给时佑之了。

时佑之点头,便带着时秒秒和司雪儿出去了。

小奶娃趁着他俩说话的缝隙,又偷偷跑回去了。

她想求证。

不,她想吃瓜。

“你为何要这样傻?”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。

秋棠不由得抬起头,看着眼前的男子,从脚看到面容,直到看到时凌风的脸。

她又失望了。

“你出事到现在,他都不曾来看你一眼,你觉得值吗?”时凌风看着那狼狈的模样。

为何要把自己弄成这样呢?

为何要因为一个执念,把自己逼到如此境地。

“连你也来看我笑话是吗?”秋棠嘲讽道:“自以为是的蠢货,你以为我当真会喜欢你,很想当你的皇妃吗?”

不是,她只想当三皇子的皇妃。

“我当初接近你,不过是试探你罢了,我怎么会看上你,你时凌风岂配得上我秋棠?”秋棠冷笑。

她不过是无法面对时凌风,在拼命挽回她那可怜的自尊心罢了。

时凌风淡然一笑。

“我早就知道你骗我了,从我在花瑶国遇上你开始,我就知道你接近我是有目的,只是我没有拆穿你而已。”

秋棠神色微微一怔。

他怎么可能知道?

“你喜欢三皇子,你接近我,就是受他指使,你想除掉我,助三皇子一臂之力,可惜到现在你都不愿相信,他对你没有感情,而你,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。”

秋棠崩溃:“你胡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