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加林与司培安有几分交情,这件事情还未查清楚之前,他要保护司家的名声。

尽管司府动静很大,但夜里被带走这件事情,未惊动旁人。

街上安安静静,各家各户已入睡,只有公主府的一间院里,还亮着油灯。

“你这个烂货,你竟然背着本世子,去私会三皇子,你与他到底是什么关系,为何要背叛本世子?”

白浩行坐在轮椅上,手里拿着鞭子,在秋棠身上一道道抽着。

秋棠跪在他面前,被两名侍从摁着,此刻已是狼狈至极,她被白浩行折磨几个小时了。

晨时,清凌公主说的话,白浩行往心里去了。

他知道自己满足不了她,但秋棠不能背着他,在外面找野男人!

秋棠一出公主府,他便让这两名侍从,偷偷跟在她身后,不料她真的跑到清雅楼,去私会三皇子。

这对他来说,是多大的耻辱!

“我没有,夫君,我真的没有……”秋棠向白浩行求饶。

只要他没抓到,她便不能承认。

否则,她会没命的。

“还说没有?你与三皇子在清雅楼私会多少次了?你到底什么时候勾搭上他的,你是不是觉得本世子满足不了你,你就要出去勾搭别的男人?”

秋棠不该这么刺激他!

“啪!”白浩行咬牙切齿,重重抽着她。

他恨透了秋棠,不该在这个时候,跑到外面偷吃!

“我真的没,夫君,求你放过棠儿好不好?”秋棠被打得浑身是血,面色苍白,苦苦哀求。

白浩行哪里肯放过她。

秋棠触及了他做男人最后的尊严!

如今,他只是个废人,连站起来都不可能了。

日后只要他看到秋棠,便会想起今日的耻辱。

“你说,你跟三皇子几时勾搭上的,你跟他睡了多少次,你平日都是怎样讨他欢心的,你是不是觉得只有他,才能够满足你?”

秋棠紧紧咬着牙,心底冷笑。

是,只有三皇子能够满足她,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。

跟自己爱的男人寻欢,那种感觉当然不一样。

总之,绝不是白浩行这等恶心之人。

明知道自己不行,还要强行让她讨好他,每当她那样做的时候,她都想吐!

“说话啊!”白浩行还想挽回那仅有的尊严。

尽管,他不爱秋棠,但秋棠是他的世子妃,就必须对他忠诚!

“秋棠,你看着本世子,你告诉本世子,你觉得本世子比三皇子好是吗?你若说你不喜欢三皇子,本世子便饶你不死!”

秋棠听到这话,不由得冷笑。

这种话,她说不出口。

她爱三皇子,在她眼里,三皇子胜过世上所有男人。

白浩行这等变态,怎能跟三皇子比?

“你笑什么?”白浩行愤怒地看着她,在她身上狠狠抽着。

可他越抽,秋棠便越是发出冷笑,她的眼神里,充满了鄙视。

这种鄙视,触动了白浩行的每一根神经!

“好,既然如此,那本世子就让你看看,到底是那三皇子待你好,还是本世子待你好!”

他给了秋棠名分,她还这样不满足。

三皇子若真喜欢她,为何不娶她入府?

秋棠看着白浩行,冷声道:“白浩行,你知道你有多可怜吗?你明明是个废人,却还妄想着跟三皇子比?”

“你看看你自己这副鬼样子,不就已经遭到报应了吗?你与三皇子年龄相仿,人家身份尊贵,妻妾成群,而你呢?都这样了,有女人愿意嫁给你,你还不好好善待,活该被绿!”

一句活该被绿,彻底伤了白浩行的自尊心!

他一直不觉得,自己不比几位皇子差,只是母亲的运气差了点而已。

如今,秋棠如此刺激他,这无非是撕开他最后的那点自尊心。

他痛恨所有人,更痛恨秋棠对他的不忠!

“啪!”

他重重抽着鞭子,在秋棠身上抽着,就像是在打一只木偶。

秋棠身体已经痛到麻木,身上血迹斑斑,她感觉到好冷,这种感觉就像是要死去一般。

“把她浇醒!”白浩行冷声吩咐。

随从拿着一桶冰水,直接倒在她头上。

这一刻,秋棠又清醒了,她不能死,她还没有见到三皇子。

她要与三皇子相守一生,将来,做他的皇后。

更何况,她已经帮他铲除了一个对手,这样他未来的路,也会少一个绊脚石。

“把她扔到峥王府门口,本世子倒要看看,那三皇子到底会不会救她!”

他白浩行看不上的女人,他不相信三皇子能看上!

深夜,秋棠满身伤痕,被扔到了峥王府门前。

夜里,峥王府大门紧闭,她艰难的爬上台阶,想要见三皇子一面。

无论如何,她都要撑住。

翌日。

朝云殿,文武百官发言积极得很。

“皇上,那司大人与桑南国勾结,此乃大逆不道,必须得要严惩啊!”

“是啊皇上,司大人有负您的期望啊,您如此重视他,培养他,他竟干出通敌卖国的事情!”

“近日,各国使臣前来纳贡,臣等都是再三避嫌,没想到这司大人胆大妄为,此乃大罪啊!”

众臣附议。

皇上哪里不知道,这些个朝臣,分明就是嫉妒司培安。

当初,归县一事,司培安亲自走一遭,回来后,父子二人得到晋升。

各朝臣,如今不得找个机会落井下石。

“这件事情,朕已经派人去查了,众爱卿静候消息吧!”皇上起身,准备退朝。

昨晚,这事他想了一晚上。

他不相信司培安会做出这种事情,可眼下这等大罪,若无证据,即使他是国君,他必得让百官心服口服。

“皇上,司培安叛国,臣等认为,应当即问斩!”

“通敌证据确凿,皇上切不可优柔寡断啊!”

众臣跟在他身后。

皇上面色铁青,大步往外走去,不理会他们。

“传令下去,任何人不得叨扰朕,一切结果,等大理寺消息!”这个时候,他正烦躁着,不想再受到任何干扰。

他也相信,罗加林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!

司家的事情,也传到了东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