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就是那种人!”皇上生怕别人听去,这可是他跟皇后的秘密。

时秒秒看着皇上的神态,还有那不好表达的言语。

秒懂。

“罗加林稀饭男人!”她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了?

皇后脸色陡变,重新审视着皇上。

皇上低头,竟因为着急解释,没有发现他的脚边,还站着他的宝贝女儿!

这么一喊,屋外的宫女,都忍不住探头。

“唔……”小嘴巴被捂住了。

皇上像做贼似的:“闺女,你能别说话不?”

时秒秒点头。

皇上一松开,时秒秒又说话了。

“罗加林喜欢的人,是父皇!”

皇上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。

“这不可能吧?”皇后觉得这事,可能是皇上弄错了。

那罗加林她倒是见过一回,瞧着那不像那种人。

“今日,他在养心殿,对朕表达得很明显了,要不是朕跑得快,这传到皇后你的耳朵里,那还得了?”

到时候,皇后不得鄙视他。

同床共枕二十几年,以为是他藏得深呢!

“那罗加林,亲口跟你说了?”皇后问。

皇上把整件事情,来龙去脉向皇后解释清楚。

结果,他没有想到,换来母女俩无尽的嘲讽。

看着皇后,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再看看闺女,笑得在地下打滚。

“朕,终究是错付了吗?”他以为会得到她们的理解,没想到得到她们的嘲笑。

原来,自己才是那个小丑!

「唉,我父皇真的是,连这都能想错,脑子装的都是啥啊。那罗加林一表人才,有头脑有才干,怎么会喜欢男人,要喜欢也喜欢小鲜肉,怎么会喜欢我父皇。」

「是图他老,图他不洗澡?」

皇上听到后,心里拔凉拔凉的。

“皇上,是您会错意了,那罗加林的意思很明显,是让您帮他赐婚,好让家中母亲安下心来。”皇后道。

皇上反问:“是吗?”

“他就是素那个意思啦,是父皇想多啦!”时秒秒也附议。

皇上仔细想想,这才恍然大悟。

原来,罗加林是让他赐婚啊,幸好不是对他有想法!

否则,日后怎么面对他啊。

他不想破坏他们的君臣感情,也不想失去这样的得力爱将。

“咳——”

皇上满脸羞愧。

闹了个大乌龙,还让皇后和女儿看了个大笑话。

「唉,男人啊,一把年纪了,还这么自恋,那罗加林要知道,我父皇这般想歪,以后见面得多尴尬啊。」

殊不知,罗加林是扶着墙壁出宫的。

一路回到家中,心事重重。

这件事情,已然成为他跟皇上之间,说不清楚的误会!

回到府中,罗母已经不再哭诉,而是一脸心疼,拉着罗加林的手,坐到一旁,与他谈心。

“儿啊,母亲知你一路走来,吃了不少苦头,如今还未娶妻,是母亲太着急了。”

见母亲终于不再哭诉,他也放下心来。

“日后,母亲再也不逼你娶亲,但是,你要答应母亲,千万不能走歪路了,那些不好的心思,你必须收起来啊!”

她们罗加虽穷,可都是挺直腰板做人。

罗家一棵独苗,若还喜欢男人,她既不能接受。

将来,她也无颜去见他父亲啊。

“好,儿答应您。”罗加林安抚着母亲。

罗加见状,便高兴道:“那你答应母亲,真的不喜欢男人了?”

罗加林汗颜,他跟母亲说的,根本不是一件事情啊。

他所理解的不走歪路,是不会在官途上走歪路,清清白白做人做官。

“母亲,您误会儿了,儿根本不喜欢男人,儿喜欢的是姑娘,只是眼下没有遇到合适的。婚姻大事急不来,该是儿的,她跑不掉。”

“你真不喜欢男人?”罗母不放心地问。

明明那算命的说了,他喜欢汉子啊。

这汉子,他不就是男人吗?

“真不喜欢,您放一百个心,儿定会给您挑个满意的儿媳。”罗加林道。

屋外,有人前来。

“草民见过罗大人!”一名监察员,前来向罗加林行礼。

罗加林知道又来活了,便将他请到议事厅。

经群众举报,他得到一个重大的消息,是关于司府的。

“此事是真的吗?”罗加林有些不相信。

司培安的为人,他还是了解几分的。

监察员道:“这件事情,已经不止草民一人知晓,其他的监察员,也听到些消息。”

只是为了抢功劳,他跑得快一些而已。

他可是花了十两银子,买了坛好酒,亲自炸了盘花生米,把他们都灌醉了!

“好,本官知道了,你辛苦了。”罗加林拍着他的肩膀。

得到一句赞赏,监察员头顶荣誉:“不辛苦!”

这是为朝廷效力的好机会,他们还没有这样的机会呢,他怎么会嫌辛苦。

身为监察室负责人,这件事情非同小可,一时之间,罗加林不知从何下手。

他跟司培安有些交情,定不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情,若贸然带人前去查,必定会被人看见,到时候给司府抹黑。

若禀报给皇上,既无核实又无证据。

一番决定后,他打算夜里再带人,前去司府一趟。

“砰砰砰!”

夜深人静,司府的门被敲开了。

司培安收到消息后,急匆匆起身,直奔前院。

罗加林带着大理寺卿的人,在司府院内,侍卫暂时留在了司家大门外。

“罗大人,怎么这么晚过来了?”司培安见这架势,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罗加林见到司培安,最终还是决定公事公办。

“司大人,本官收到消息,你与桑南国私下有往来,特前来查明情况。”

司培安道:“本官怎么可能与桑南国有往来?”

这分明有人恶意举报啊。

他知近日,皇上对众朝臣盯得紧,可突然来查他,这是空穴来风。

“本官自是相信司大人的为人,但这件事情我们也要核实情况,待到情况查明,自会给司大人一个交代。”

司培安心胸坦荡,自然不怕查,也不会阻碍罗加林的查案。

“罗大人请便。”

罗加林带着几位大人,前往司培安的书房,几个人仔细翻找着。

突然,一位大人惊讶出声,脸色大变。

“这……这是桑南国的书信啊?”

罗加林听闻后,心狠狠一沉,连忙上前查看。

连他都吓一跳。

他坚信司培安是清白的,可他没有想到,竟在他的书房里,查出几封信件。

“这不可能!”司培安听闻,上前看着那书信。

各国的信件,都有特殊的标识,百官都认识。

这东西是真的。

可他并不知,这东西怎会出现在他的书房啊!

“把人都带走!”罗加林一声令下。

司府上上下下都被惊动了,司家都被带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