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,赵盟赵大人,昨日与天陵国使臣,在万花楼偷摸喝酒,两人喝高了,抱着说了两个时辰的悄悄话!”

皇上眉心紧拧。

两个时辰,还说悄悄话。

花瑶国的动向,不都得被他说出去了!

“核实了吗?”皇上问。

罗加林道:“核实了,他们聊的不是政务,而是私事,赵大人说他那小娇妻,都快要把他身体造垮了,那天陵使臣说白玉山有秘方,两人商议着,等纳贡结束,偷摸去一趟白玉山,求些神药回来!”

皇上满脸黑线:那这种事情,是要悄悄说,他可以理解!

“还有吗?”皇后上又问。

罗加林的册子上,写得密密麻麻,事无巨细,部分朝臣都记录在册。

“还有!”罗加林高声道:“昨日,吴礼正吴大人,去找桑南国使臣道歉,被桑南国使馆的人轰出来了,还骂他是个老东西,叫他去死!”

“哈哈哈!”皇上忍不住笑起来。

想不到他容礼正,也会吃这样的瘪!

“那桑南国使臣,为何要骂他?”

罗加林道:“因为他的儿子容慎景,调戏了桑南国某位使臣,那位使臣性格泼辣,非要他爹亲自登门致歉!”

听说,人家要他爹亲自登门道歉,就是故意为了让他吃瘪。

虽然,这些都是鸡蒜皮的小事,但皇上也算放心了。

往年五国交汇,总有朝臣搞小动作,背地里搞各种交易,有些还泄露了花瑶机密。

甚至……还有些使臣,不好好当官,做着发财梦,把花瑶国的药苗走私回去,最后搞得血本无归,把账算在花瑶头上。

如今,他身边有两个可靠的助手,这种事情,他不能再让他们放任下去。

皇上重新审视了罗加林,看着四周没人,不由得与他亲近起来。

“你说你小子,怎么查的这么细,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,是你查不出来的?”

罗加林已经习惯,皇上人前人后两副面孔。

他小声跟皇上道:“其实,这是群众举报的。”

“群众的眼睛,那可是雪亮雪亮的,比咱们迅速敏捷多了啊!”

皇上都好奇了:“你小子,是怎么做到的?”

“这好办,我在监察室的时候,偷偷成立了一个监察队,邀请各行各业的精英,给他们一个监察员的身份,并跟他们说,这为皇上办事,得到皇上赞赏,那将是至高无上的荣誉,还给他们一人颁发一个文书。”

“好家伙,得到这份荣誉后,他们办事可积极了,都不用我跑腿,天天向我举报,我得到线索后,再下去走访核实,一核一个准儿!”

罗加林都没有想到,群众办事,如此给力啊!

皇上一听,不由得下殿,直接挽上他的脖子,朝着他胸脯来一拳。

“你小子,满脑子智慧啊,怎么这么有才啊,谁会想到,咱们的监察员,竟然藏在群众里边啊,哈哈哈哈!”

日后,那些朝臣估摸在哪儿上茅坑,都得看看身边有无人监视啊。

“咳咳——”

罗加林略微有些尴尬道:“皇上,下手有点重了……”

“男子汉大丈夫,怎是这个细皮嫩肉的,朕又没使劲!”皇上满脸黑线道。

陆公公站在门外,看着这俩人,真不像君臣。

像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啊。

“做得很好,继续监督,有什么情况,及时向朕汇报!”皇上龙颜大悦,宠爱有加。

“说说,你想要什么赏赐?”皇上问他。

这样有智慧的臣子,立了功,必须赏。

“这个……”罗加林有些难以启齿。

皇上看着他,道:“跟朕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
陆公公:皇上这话,听着不对劲啊!

“家中母亲年迈,原本生病许久,后来得小公主照拂,如今身体硬朗,便总是催着微臣娶妻。”

“昨儿个找人算命,说微臣有龙阳之好,老母亲揪着微臣哭了一夜,非要微臣说出那个男人!”

皇上听后,不由得头皮发麻。

罗加林有龙阳之好,那他还总是跟他亲近。

他该不会……

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皇上也尴尬了,最终提着心问:“你当真有龙阳之好?”

罗加林生无可恋,他说的重点是这个吗?

“微臣绝对没有!”

皇上这才松口气。

没有就好。

“这年头,真是什么人都出来算命了,信口雌黄,欺骗老人,朕派人下去整顿,好好治治这股歪风邪气!”

罗加林欲哭无泪:他说的也不是这个啊!

“好了,朕放你回去,好好安抚家中老母亲吧。”皇上挥手道。

罗加林高声道:“皇上,此事,微臣恐怕是安慰不好啊!”

皇上看着他那模样,总觉得眼神怪怪的。

“你母亲,该不会认为,那个男人是朕吧?”皇上越想越可怕,赶紧解释:“虽然吧,朕对你是过分亲近,可那是小公主的意思啊,他认为朕太严肃了,应当平易近人,朕对你不是那样啊!”

这只是他的母亲。

要是让皇后知道了,那就不得了啊!

陆公公偷笑:第一次见到皇上这么着急。

“皇上,您还不明白微臣的意思吗?”罗加林以为皇上懂,原来皇上不懂啊。

“朕得走了,朕得赶紧回花瑶宫,向皇后解释一番,否则,传到皇后耳朵里,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”

皇上像是躲瘟神一样,看着罗加林绕道走。

罗加林一头雾水:微臣只是想让您,帮微臣找个媳妇啊!

这不是他脸皮薄,不好意思直接挑明嘛?

皇上一路直奔花瑶宫。

“皇上这怎么了?”皇后看着皇上急匆匆,后面有人追他似的。

皇上看到皇后,赶紧解释道:“皇后,朕有件事情,必须跟你解释一下,关于朕跟罗爱卿的事情!”

时秒秒看着皇上,那火急火燎的样子,有一种八卦的味道传来。

赶紧把小耳朵,凑上来听。

皇上怕人听到,在皇后耳边小声说:“想不到那罗爱卿竟是那种人!”

“哪种人?”皇后一头雾水,根本不知道,他到底要表达什么。

几时见过皇上,扭扭捏捏,真不习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