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主府。

红衣女子下了马,神态讽刺,盯着那三个大字。

下一秒,牌匾被一鞭子抽的稀烂!

“让白浩行滚出来!”

门前的侍卫,看着来者不善,不惧反嘲讽。

“还没有人敢来我们公主府撒野!”

红衣女子死亡凝视:“找死!”

一鞭子抽下去,直击要害!

“这位姐姐是谁啊?好凶哦。”时秒秒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看着红衣女子进去,她也跟着走过去,却被时佑之一把拎住了。

“你去做什么?”小小年纪,越来越喜欢八卦了。

门口看看就好,人都进去了,贸然跟着不好。

“我光明正大的进去,怕森么,你就在外面等我,让狗子保护我奏行!”

她怕吃瓜吃一半,大哥把她抱走了。

时佑之:说好的一起吃瓜呢?

随后,大摇大摆,进了公主府。

红衣女子一路鞭打,抽出一条血路,直奔公主府大堂。

很快,她发现了身后的小奶娃。

“你是什么人?为何跟着我一路?”红衣女子冷声质问。

“我就是路过,顺便进来吃个瓜,你忙你的。”她很有礼貌。

时秒秒在门边找了不起眼的位置,稳稳当当坐在狗背上,两条小腿还不停晃着。

吃瓜要有吃瓜的样子。

凌阳公主听闻后,便匆匆赶往堂屋,高声质问。

“你是什么人,竟敢跑到公主府来捣乱!”

红衣女子转身,揭开面纱,看向凌阳公主嗤笑。

“桑南国的庶女,摇身一变,成了花瑶国的公主,你还是有手段的!”

凌阳公主脸色大变,转身向身后吩咐:“你们先出去。”

“怕什么,难道,你不敢承认你的身份?”红衣女子道。

凌阳公主故作镇定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红衣女子掷地有声:“桑南国镇国将军之女,穆清清!”

凌阳公主身体一晃,险些站不稳。

“你是穆正的女儿?”

穆清清冷笑:“按辈份,我还得叫你一声姑母不是?”

“皇姑姑,原来你是歪国人哇?”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,从她身后传来。

凌阳公主身体一抖,连忙转身,看向身后。

竟不知时秒秒也在此处,还坐得稳稳当当!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凌阳公主面色大变。

那方才的事情,岂不是都听到了?

“我是来吃瓜哒!”她很实诚,然后真诚发问:“皇姑姑,有瓜子吗?”

凌阳公主脸都气绿了!

她跟皇后一样,令她讨厌。

更过分的是,她还光明正大跑到她的府邸,来打听她公主府的事情!

“哦,才想起来我自己带啦。”两只小肉手,伸进兜里,抓出一把瓜子磕着,皮儿都吐凌阳公主脚边。

“你们继续。”小家伙一脸天真,绝不闹事。

穆清清不由得多看了一眼。

这小奶娃,倒是有点意思。

光明正大来吃瓜,还自带瓜子儿,还有谁能干出这种事情?

“我早已不再是桑南国的子民,与穆家也无任何瓜葛,你千里迢迢,跑到花瑶国,难道只是为了找我?”

若是让皇上知道,定会怀疑她是细作。

“你当然与穆家无瓜葛,因为你是被穆家逐出家门的,我自然也不是来找你麻烦,我是来找白浩行!”穆清清道。

凌阳公主脸色大变,身子一抖:“你找我儿做什么?”

穆清清冷声道:“你少跟我装蒜,白浩行欺骗我妹妹的感情,毁了她的清白!”

“是你……”凌阳公主不可置信。

几个月前,白浩行遇到一名女子,以为她是从底下州市来的,便让姑娘在府邸住了一些时日。

但那姑娘,并不知白浩行女人无数,要与他成婚。

恰巧那时,白浩行看中了司雪儿,便将她送出府了。

那名女子,从此销声匿迹。

过一段时间后,他莫名被废,凌阳公主怀疑与她有关,一直在派人调查幕后黑手。

穆清清厉声道:“我父亲教训的远远还不够,我让他生不如死!”

在桑南国,有她为穆家坐镇,她的两个妹妹,没有哪个男人敢随便染指。

妹妹只是喜欢研究药材,才前往花瑶国,竟被花瑶国的男人玩弄。

父亲虽派人前来废了他,但这不代表,她会放过他!

“叫白浩行滚出来,否则,我便先收拾你!”

说罢,穆清清一鞭子,直接抽到凌阳公主左肩上。

凌阳公主脸色苍白,万万没想到,毁了她儿终身的,是他的舅父!

她不想把事情闹大,便忍了这一鞭。

“去把世子叫出来!”

这里是花瑶国,她不信,一个桑南国人,敢在她的府上,杀了她们母子不成!

屋内,出奇的安静。

她们的心中,各自烧着一团火。

只有那嘎嘣脆的声音,时不时传来。

“不好意思,我是不是吵到你们了。”生怕她们,发现不了她的存在。

凌阳公主脸色难看至极。

她们家的秘密,不想让皇家人听去,但她没有任何理由,让她出去。

“一个小奶娃,竟这么喜欢凑热闹,也好,让外人都瞧瞧,这公主府都肮脏成什么样子了!”

侍女在去找白浩行的路上,他还在屋内调戏姑娘。

“把衣裳脱了,让本世子看看。”白浩行坐在榻上,玩味的看着那瑟瑟发抖的姑娘。

她便是罗婧。

突然接到消息,世子妃让她去公主府,她一到绣楼,就被白浩行强行拉走了。

所有的姑娘里,只有她最不听话,她越是反抗,白浩行就越有兴致。

“世子,求求您放过我,我还是清白姑娘家。”罗婧害怕极了,跪下来,哭着向他求情。

现在,她特别后悔,若是她与司雪儿如实相告,或许,她就能摆脱他的纠缠。

这句话,瞬间激怒了白浩行。

他起身,朝着罗婧走过去,一把捏住她的下巴。

“你是怕本世子满足不了你?”

自从他被废掉后,便再也不能人道。

只能靠着玩弄姑娘,来寻求心理安慰。

“世子,求求您出来吧?有人来府中闹事,公主已挨了鞭子,求求您出去看看吧?”丫鬟在屋外求着。

屋里哭着,外面喊着,白浩行实在心烦。

他大步走出去,却把罗婧推倒在地,把门锁上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