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达京城内,三人下马车,前往香香街,这条街专卖胭脂水粉,首饰和手工绣品。

“我瞧着这家的刺绣不错,不如进去瞧瞧吧!”时佑之率先走进去。

司雪儿走进去,看着琳琅满目的绣品,发自内心欣赏。

她向来对绣品感兴趣,但她对女红这一块,好像没什么天赋,所以收藏不少绣品。

“那块帕子,倒是很特别。”司雪儿看着最中间那块帕子。

时佑之见她感兴趣,便道:“掌柜的,拿出来瞧瞧。”

掌柜道:“抱歉姑娘,这块帕子是定制款,客人已经预定了,一会儿就过来取了。”

司雪儿有些失望。

“我出双倍的价钱,买了这帕子。”时佑之道。

司雪儿看着时佑之如此慷慨,心中不免有些开心,但她不想强买强卖。

“对不起公子,这帕子真的是客人预定,而且还是位贵客,请您莫要为难。”

「是什么样的客人,比我大嫂还重要?」

“无碍,我们再去别家看看。”司雪儿善解人意,不好强人所难。

“七日前,我定制的帕子,可有做好?”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。

“秋姑娘,您总算来啦,方才这位客人,也看中您这帕子呢?”掌柜道。

司雪儿转身,脸上露出笑意。

“秋棠姐姐,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你了。”

秋棠一袭绿色长裙,头上戴满各种珍珠翡翠,比之前那个朴素的她,判若两人。

“雪儿妹妹也是来看绣品的吗?”秋棠温柔发问。

话音落下,秋棠隐隐发觉,有两双眼睛盯着她,感觉怪怪的。

抬起头时,才发现是太子和时秒秒,不由得脸色僵硬,浑身一抖。

“我随太子殿下,还有小公主,一道出来转转。”司雪儿道。

秋棠赶紧俯身,向时佑之和时秒秒行礼。

“秋棠见过太子殿下,见过小公主。”

她没想到,司雪儿竟跟太子殿下相好。

而且,还带着小公主!

想当初,白浩行还想求娶司雪儿,说司雪儿心高气傲不答应,没想到竟是攀上了太子殿下。

「秋棠怎么会跟大嫂认识?这不对劲啊,她可是嫁到公主府了,难道大嫂不知道,她的夫君,就是当初骚扰她的渣子吗?」

“听说,倪嫁到凌阳公主府了,当上了世子妃,恭喜恭喜呀!”时秒秒一脸诚恳,真诚道贺。

秋棠脸色陡变,强挤出笑意:“多谢小公主。”

司雪儿很是意外。

“原来,是世子妃,是雪儿眼拙,不知世子妃的身份,往日,竟还与世子妃攀起姐妹。”

「果然,我大嫂不知道她的身份,这个秋棠,隐藏身份接近大嫂,肯定有意图。」

原书中,司家被陷害,是因为在司培安的书房中,找到了通敌的证据,一家人被皇上下令处死。

而那份证据,经确认,的确是与桑南国来往的书信。

司培安根本不知道,这书信是从哪里来的。

这一家人,原书里全是炮灰,司凌尘被处死时,左腿已经残废了。

司雪儿及笄后,就嫁到公主府了,当时躲过一劫。

那么,这份证据,很有可能就是公主府拿去的。

毕竟,谁也不知道,凌阳公主其实是桑南人。

“雪儿妹妹不必客气,你我因兴致相投才结识,不必在意身份,以免,疏远了关系。”秋棠上前,托着她的手。

时秒秒道:“该在意还是要在意,毕竟,窝大嫂的身份也很尊贵。”

不像你,投其所好,不安好心。

二哥哥喜欢医术,你就钻研医术。

大嫂喜欢绣品,你就研究刺绣。

就是为了接近她们。

「刚才我揭穿她的身份,大嫂知道她是白浩行的夫人,应该会对她留个心眼吧?」

“世子妃太客气了。”司雪儿防备的抽开双手。

秋棠连忙放低姿态:“秋棠冒犯了,竟不知妹妹与太子……”

此话一出,司雪儿的脸颊,爬上一抹晕红。

“我跟太子殿下……”

时佑之挺直身板,站出来。

“多谢世子妃,本宫与雪儿的关系,就是你所看到那样,将来,她还会是本殿的太子妃。”

秋棠身子一僵,满腹怨气。

她何德何能,能够得到太子殿下的青睐?

司雪儿脸涨得通红,低着头,也不再多言。

一颗心,像是小鹿乱撞,又惊又喜。

“既然如此,秋棠便不多打扰了。”秋棠拿着绣品,微微行礼,转身往外走去。

“再见,世子妃。”时秒秒嚷嚷了一句。

这一句世子妃,让秋棠满身耻辱。

她浑身颤抖。

若知道嫁入公主府,遭受那等虐待,她不会同意三皇子的要求。

她很怕,她等不到三皇子成功那日了。

“太子殿下,方才……”司雪儿想解释,却被时佑之打断。

时佑之道:“本宫方才所说,乃肺腑之言,只是本宫不会勉强司姑娘,你也不必有心理负担。”

话说完后,时佑之又后悔了。

他怪自己嘴笨,应该直接跟她说:雪儿,本宫喜欢你。

「唉,我太子锅锅终于聪明一回了,喜欢人家姑娘,不强撩是对的,相信我大嫂,感受到你的心意啦!」

感觉气氛尴尬又暧昧,时秒秒有些不适应了。

不过,她得多创造些机会,让大哥跟大嫂在一起,培养培养感情。

“大嫂,倪是不是很想学刺绣?”时秒秒眨吧眨眼睛,问。

“母亲一直希望,我能学好女红,奈何我没天份,学了好些年,还是下针不稳,也绣不出好看的东西,母亲总在托人问,想为我找个老师。”

很快,她向时佑之解释:“雪儿太笨,让太子殿下见笑了。”

“司姑娘不必多想,每个人天赋不同,不必强求。”时佑之安慰她。

时秒秒看着她失落地模样,便知道她不是想学,而是学不好。

“大嫂,我认识一个人,手艺非常好,倪想不想去拜访拜访?”时秒秒道。

司雪儿高兴道:“当真?”

时秒秒重重点头。

“时凌风,给本宝宝滚出来!”她叉着腰,一声呐喊。

时凌风和时宇之互相推搡,进了绣品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