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秒秒才不怕。

“你当然比不过我,我会作诗,你会吗?”时芸芸不屑地问。

单凭这两首诗,她就把时秒秒比到尘埃里!

而且,她已经想好了,想要快速崛起,必须要找几个得力助手。

她脑子里的诗,足够她出尽风头了!

别说碾压时秒秒了,就是放在整个花瑶,这些愚蠢的古人,都比不过她一根手指头。

“方才倪娘亲问过啦,我说我不会,倪聋啦?”小家伙说得认认真真。

时芸芸听到这话,脸都黑了。

皇上看着自家闺女,确实有狗急跳墙那味儿了。

人家会作诗,她会骂人。

也好,让她早点觉悟,知道读书的重要性。

省得天天想着到处八卦,四处吃瓜。

不过,女儿认真学习了,就没有时间八卦了,那他还能吃到新鲜瓜吗?

“骂人算什么?有本事你也作一首诗给我听听!”时芸芸挑衅她。

她就是要逼时秒秒出丑。

一个话都讲不清楚的小屁孩,还妄想着作诗出来。

今日,不把她踩在地下起不来,她就不叫时芸芸。

“不好意思啊小公主,我家芸儿天生好学,若不跟你比比,定是没完没了。不如你就简单作一首吧,反正也是小孩子家闹着玩,大家不会笑你的。”容妃道。

她可听说,时秒秒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。

“我怕我的诗一念出来,倪,绷不住。”时秒秒一本正经。

时芸芸眼神里,全是嘲讽。

太后向来不喜花瑶宫,更是对皇帝有意见,听闻他在花瑶宫几个月不上朝,一心扑在这奶娃身上,实属不着调。

他千宠万宠的娃儿,半点文采都没有。

“罢了,既然作不出来,便不要为难了,咱们时家出一个天才就够了!”太后也是瞧不上眼。

时秒秒从石凳上起来,迈着小脚步,朝着时芸芸走过去。

“倪,听好了。”她一脸真诚。

时芸芸不觉得她能作出什么诗出来。

“找呀找呀找朋友,找到一个好朋友……”

小奶娃就站在时芸芸面前,手舞足蹈,奶萌奶萌的。

时芸芸本就不屑,加上口齿不清,根本不知道她在说啥玩意儿。

“敬个礼,握握手,你是我的好朋友。”

她的两只小肉手,一只伸进绣花袋,一只握住时芸芸的手臂。

谁也没发现,时芸芸身上被贴了一道符。

“就这?”时芸芸挑着眉,嘲讽道。

皇上和皇后同时汗颜。

皇后:闺女,作不出来没关系,为娘不会怪你,但咱别为难自己好吗?

皇上:这是诗吗?好像是诗,又好像不是诗。

容妃心里已经笑掉大牙了,甚至挂在脸上了。

看着皇后那张脸上,充满尴尬,她心里开心极了。

再看看皇上,恐怕也觉得自己宠错人了吧?

“一。”

“二。”

“三。”

小奶娃站在时芸芸面前,盯着她数数。

谁也不知道,她在搞什么幺蛾子。

“快跑呀!”

虽然腿短,但这会儿她跑得贼快。

“噗!”

时芸芸脸色大变,只觉得肚子突然一疼,一汪排泄物,倾泄而下。

时秒秒捏着鼻子,跑到角落里,静静地看着时芸芸。

“什么味儿?”容妃闻到一股屎臭味,瞬间恶心干呕。

“哎,她肿么在皇祖母的身上拉屎啦!”时秒秒指着时芸芸,大喊一句。

白嬷嬷这才发现,太后的衣裳,沾满了黄色的水状粑粑!

太后素来爱干净,最是见不得这些。

几个孩子,从小便是奶娘带大的,直到可以自己独立处理,才交给她带。

“倪也真是的,都一岁的人啦,怎么还随地大小便呀,倪这是把皇祖母当粪坑啦?”

小奶娃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
这话一出,太后满脸厌恶,心头直翻涌。

“呕——”

看着那排泄物,像水闸一样关不上,还不停地往她身上拉,快熏得昏过去了。

她将时芸芸重重放下。

那黄色的便便,在她暗绿色的衣裳上,格外扎眼。

“芸儿,你怎么……”容妃也傻眼了,尴尬的看着时芸芸。

时芸芸看着太后嫌弃的模样,心中好难受,朝着太后靠近,想要与她解释。

“皇祖母……”

白嬷嬷伸手拦住她,委婉道:“芸公主,太后向来爱干净,您还是先回去洗洗吧!”

时芸芸身体一抖,只感觉肚子一阵阵疼,一路朝着花瑶宫外跑去。

那金黄的排泄物,洒的一路上都是。

“一岁的孩子,连屎尿都控制不住,你教她作什么诗!”皇上皱着眉,气得训斥容妃。

容妃除了尴尬,还是尴尬,向皇上请罪:“皇上教训的是,臣妾定会好好教芸儿的。”

“以后别出来乱晃。”皇上闻到味儿,嫌弃道。

才一周岁的孩子,拉个屎怎么这么臭!

皇上起身,牵着时秒秒回了花瑶宫。

容妃看着这和谐的一幕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

芸儿极其懂事,从来没给她添麻烦,怎么会自己拉屎拉尿,更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拉屎。

看着皇上送时秒秒回屋后,去了后花园,青岁和千禾再也忍不住了。

几人在花瑶宫,捧腹大笑。

“太后在皇后娘娘面前,向来端着,还那般夸赞芸公主,把芸公主捧上天了,没想到芸公主,给她送了份儿大礼。”

“方才都瞧见了吧?太后那张脸,真是嫌弃到了极致,估计,日后都有心理阴影了。”

皇后也捂着嘴,尽量不笑出声。

「狗神,还要辛苦倪跑一趟,去把证据拿肥来。」

狗神听话的跑出去了。

心怡宫内。

容妃都嫌弃时芸芸了。

也不知道吃了什么,拉的屎臭成那样。

秀荷也控制不住干呕,却还是硬着头皮,给时芸芸换衣裳。

时芸芸气疯了!

她紧紧捏着拳头,在屋里咆哮:“时秒秒,一定是时秒秒搞的鬼!”

出门时好好的,也没吃坏肚子,好端端地就拉肚子了。

肯定是时秒秒给她下药了!

“我要去找皇祖母,让她为我做主,是时秒秒在害我!”

今日,她还被时秒秒打了一巴掌。

“哗啦——”

秀荷收拾衣裳时,发现掉出一张黄色的纸。

她捡起来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时芸芸瞥眼看过去,怒意涌上心头。

竟然是一张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