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培安被升为工部尚书。

原工商尚书陈恩,调任为礼部尚书。

原礼部尚书吴本德,因夫人傅如芳写检举信,被降为礼部侍郎。

司凌尘为少詹士,罗加林为翰林院学士。

朝中已经很久未调动职务,毕竟这些官员,大多都是从建朝便任职,贸然调动,会引起群臣抵制。

但容礼正犯了错,皇上索性痛定思痛,来个大洗牌,给那些做实事的人,一个升迁的机会。

前朝的消息,也传到了后宫。

花瑶宫内,连皇后都觉得,前朝的事情,牵扯到后宫,是如此可怕。

“真想不到,方嬷嬷在皇后娘娘身边十几年,隐藏的这么好,竟是容相国养的外室。”青岁惊叹。

“她在宫中十几年,我从未发现,她跟宫外有接触,甚至也没看到她与太子妃接触,没想到关系这么乱。”千禾道。

青岁又道:“还有更乱的呢,那太子妃和容妃娘娘,岂不是姐妹?”

时秒秒啃着猪肉干,翘起二郎腿,精着耳朵,听她们讨论。

「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窝早就鸡道啦!」

皇后也摇头叹息。

“本宫都意想不到,方嬷嬷竟是外室,她是怎么做到的,自己的女儿在身边,却不能与她相认。”

她看着怀里的小奶娃,若换作她,一刻也忍不住。

宁愿舍弃所有,也不愿意与女儿假成陌生人。

小脑袋瓜子,又想啊想。

「算算日子,应该快到上巳节了吧,我新大嫂是不是该及笄了,得让母后早点去张罗这件事情,让太子哥哥早点把新大嫂娶回来。」

皇后都好奇了,秒秒总在念叨新大嫂,这个新大嫂到底是谁。

她这个当娘的,又不能像个孩子似的,打破沙锅问到底。

若真是个好姑娘,那确实要趁早。

时佑之得皇后通传,前来花瑶宫来用晚膳,没想到,用晚膳时,皇上也摆驾花瑶宫。

“儿臣见过父皇!”时佑之向皇上行礼。

皇后起身行礼:“皇上怎么突然来了,也没让人提前知会一声。”

皇上听着这语气,皇后似是不欢迎他?

好歹也是个帝王,怎么越混越差,连皇后都不待见他了!

“朕想秒秒了,还不能来吗?”皇上走过去,逗着时秒秒。

时秒秒叹息。

「我父皇确实没有眼力劲,娘亲邀请儿子来吃晚饭,那肯定是她俩有悄悄话要说啊,一个大老爷们儿,瞎凑什么热闹。」

这话,皇上就不爱听了。

他黑着脸,坐在桌边抗议。

“怎么没人给朕拿碗筷啊?是不打算让朕吃了吗?”

千禾见状,立马去拿碗筷。

三个人围在桌子上,皇上闷头吃饭,太子闷头吃饭,没人开口说话,气氛莫名诡异。

“母后,您不是说有话要同儿臣讲吗?”时佑之也觉得不自在,下意识找了个话题。

皇后也不知如何开口了。

皇上在这里,她也不好说啊!

而且,那只是秒秒念叨,还没影儿的事情,还没想好如何开口呢。

“就是,有什么话,不能在饭桌上说的!”皇上附议。

皇后委婉:“佑之,你近日心情如何?”

“儿臣无碍。”时佑之道。

皇后又问:“近日,可吃得好睡得好?”

“也还好。”时佑之答。

时秒秒听着都急人。

「娘亲怕不是想问,大哥哥刚休妻,还有没有娶妻的打算,又怕太子哥哥受刺激,所以不敢问吧?」

皇上听到时秒秒的心声,心中大喜,这可让他掌握了话语权。

而且,他还知道那家姑娘是谁!

“你可有心仪的姑娘?不妨说出来,朕为你做主!”

时佑之脸陡然一红,被一口热汤呛到了。

“儿臣……”他羞涩着,不知说什么了。

皇上略有些嫌弃:“男子汉大丈夫,怎能在儿女情长上扭扭捏捏,真是配不上朕这爹!”

皇后见状,也忍不住问:“你近日,可真遇到心仪的姑娘了?”

“儿臣……”时佑之还是不知如何说。

此刻,他脑海中,想到司雪儿的模样,可他并不知,人家对他意下如何,所以他不敢乱说。

万一父皇贸然赐婚,人家不乐意,变成强娶了。

“那司培安的次女,怎么样?”皇上竖起耳朵,开口问。

他可听秒秒说过,那是他新大嫂。

既然秒秒喜欢,那他得尽力撮合这桩姻缘。

时佑之听后,更是坐立不安,连忙解释。

“父皇,那司家的次女,还未及笄……”

“没及笄怕什么,等行了笄礼,朕马上下令赐婚!”

皇后都觉得皇上操之过急了,不由得打圆场。

“皇上,您能不能稍微稳重一点?”

皇上拧眉:“难道,朕还不够成熟稳重吗?”

闺女都说他有老人味了!

「我父皇真是大直男,就算看中人家姑娘,也得给人家一个缓冲的机会啊,贸然赐婚,会吓到我新大嫂的。」

“依臣妾看,这件事情急不得,不如找个人去探探口风,问问司家的意思,以免闹得出误会。”

「就是就是,虽然新大嫂也喜欢我大哥,但总得让人家先消化消化啊。」

听着秒秒的心声,皇上也意识到自己草率了。

但看着时佑之红着脸,叹息这怎么不随他呢,太没有男子气概了!

“好,尽快去问,朕好早些赐婚。”闺女还等着见新大嫂呢。

入夜。

皇上在花瑶宫内抱着时秒秒,又在教她喊爹爹。

时秒秒只感觉耳朵快聋了,可她爹玩得不亦乐乎,似乎不听到她喊爹,誓不罢休。

陆公公匆匆来报:“皇上,两位钦天监,说有急事求见您,另外……”

皇上道:“吞吞吐吐,有什么话直说!”

“容妃娘娘托人传话,说芸公主在宫中哭了两个时辰,嗓子都哭哑了,担心是被不干净的东西吓到,想让您去探望芸公主,让龙气镇压镇压!”

时秒秒这才想起来,时芸芸的存在。

本来是原书里的女主角,现在居然成了个小透明,着实惨呐!

“朕哪有那个闲功夫哄她,找个太医给她瞧瞧!”皇上摆手,直接起身前往朝云殿。

瞧着皇上走了,青岁有些担忧。

“皇后娘娘,听闻方缘大师死掉那晚,芸公主也哭闹不止,会不会真的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