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雅楼内,秋棠已恭候多时。

见时凌风赴约,她很是欢喜,起身行礼:“棠儿见过二皇子。”

“不必多礼。”时凌风挺直腰板,坐到秋棠对面。

其实,他内心隐隐不安。

眼睛也总往窗外看。

不知道妹妹到底跟上没?

“二皇子,你能坐过来吗?”秋棠略带娇羞,看向时凌风请求。

若换作从前,这副娇滴滴的模样,他还真拒绝不了。

但是现在,他只怕靠近她,一不留神就被她害了。

“不能。”时凌风脱口而出。

秋棠淡然一笑,起身,坐到时凌风身旁:“二皇子应该不介意,秋棠坐在你身边吧。”

她斟了一杯酒,递到时凌风面前:“二皇子,讨论之前,能陪棠儿喝一杯吗?”

看着时凌风迟迟不接酒杯,秋棠伤感:“从前,我们便是这样,探讨学术累了,就一起小酌一杯。”

盛情难却,时凌风接下了酒杯。

秋棠面露娇羞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“二皇子,你不喝吗?”她那双带着秋波的眼眸,直勾勾盯着时凌风。

时凌风闻着酒杯的味道,掺杂着淡淡地药味。

因为长期钻研医术,他对药物的气味,还是很敏感的。

“喝!”时凌风一饮而尽,反正妹妹提前给了丹药,他不怕!

大约是喝猛了,酒刺激着喉咙,他下意识咳嗽一声。

秋棠见状,立马轻抚着他的后背:“二皇子,你怎么了?”

时凌风看着秋棠,眼神迷离,仿佛回到他们初识的模样,秋棠还如从前那般温柔美丽。

“秋棠姑娘,你好美啊!”时凌风的大脑,已不受控制。

他拼命摇晃脑袋,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妹妹竟然坑他!

丹药根本没用。

“真的吗?”秋棠羞涩一笑,眼神变得不一样了。

她知道,时凌风药性发作了。

“二皇子,你醉了,棠儿扶你到榻上休息。”秋棠起身,将时凌风扶起来。

时凌风双脚双手发软,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,脑子还能稍微保持一点清醒。

秋棠将他扶到榻上,伸手去解他的外衣,却被时凌风一把抓住。

“二皇子,你弄疼棠儿了。”他的力气很大,捏得真的很疼。

秋棠用力扯开手,要脱时凌风的衣裳。

刚准备解开,时凌风一个翻身,面趴在榻上。

她好费力地将他翻过来,他却又猫着身体。

秋棠如此吃力,还是没能脱下他的外衣,眸中已有些许不耐烦。

“二皇子,你平躺着,好好休息。”秋棠细声细语。

时凌风翻个身,又重新睡正。

秋棠见时机到了,伸手去解他的外衣,却被时凌风一个翻身,一脚踢到肚子,滚到了榻下。

秋棠重重摔在地下,眸子里满是怒火。

时凌风微眯着眼睛,看着地下的秋棠捂着肚子,她面色发怒,眼神发狠,与往日的她判若两人。

他揉了揉太阳穴,从榻上起身,看着秋棠:“秋棠姑娘你怎么了,你怎么坐在地下了?”

秋棠满腹怒火。

自己踢的,心里没数吗?

“二皇子,你,你怎么这么快就醒了?”秋棠一脸诧异。

那个药效,起码要持续两个时辰,怎么可能这么快就醒了。

而且,她亲眼看着他喝下酒后,药性就发作了。

难道,二皇子给她的药,过保质期了?

“怎么,棠儿姑娘不希望我这么快醒来吗?”时凌风反问。

秋棠恢复神色,温柔一笑:“当然不是。”

“那便好!”时凌风大步起身,看清了秋棠眼神里的失望:“既然如此,那我便回去了。”

秋棠不知哪里出了问题,药效时间短暂,他还走得如此匆忙。

“二皇子。”秋棠步伐匆匆追上他,柔弱询问:“你不跟棠儿讨论医术了吗?”

时凌风摆手:“不了,我还想事情要办,改日再聊。”

再不跑快点,还不知道又有什么花招。

“棠儿姑娘别送了,这里人多眼杂,以免坏了你的名声!”时凌风出去后,便带上了门。

到隔壁门口时,被时佑之一把拉进屋。

“好险啊,我方才差点失身了!”时凌风松一口气,像极了怂包。

时秒秒很嫌弃他。

「就这个样子,秋棠还要费尽心思去骗,唉,也真是为难她了。」

“妹妹,你的丹药不灵啊,一杯酒喝下去,很快就发作了,差点就让她得手了!”

「你一个普通人,服用丹药后,药效会延迟的,谁让你自己傻,人家灌你酒,你就一口闷了。」

时凌风看着时秒秒,觉得不对劲。

方才的事情,怎么他们好像亲眼所见了。

“嘘!”时佑之示意让他闭嘴,透过墙缝看向隔壁。

时凌风转身,从墙缝里看过去,脸都黑了。

刚才,被他们看得一清二楚!

“怎么会是晨风?”他看着那人,不可思议。

他万万没想到,安排秋棠接近他的人,竟是自己的亲弟弟!

“三皇子。”秋棠满脸挫败:“棠儿让三皇子失望了,二皇子不知道怎么回事,竟没有……”

此刻,秋棠恨自己未能完成任务,但她内心深处,是有几分庆幸的。

“果然是来陷害我的!”时凌风只觉得气愤,同时又觉得可怕。

日后,只怕是对姑娘有阴影了。

时晨风看着秋棠落泪,抚着她的脑袋,将她拥入怀里:“棠儿别哭,本殿没有怪你。”

时晨风的温柔,让秋棠充满深深地愧疚感,她让三皇子失望了,害怕他以后不爱自己了。

“三皇子,是棠儿没用,您骂棠儿吧。”秋棠哭得梨花带雨。

时晨风嘴角露出轻笑,擦拭她脸颊的泪水:“别哭了,我们还有别的路可以选。”

秋棠被他的温柔彻底沦陷了,能得到他的温柔和理解,就算是为他死,她也愿意。

“三皇子,棠儿能够遇到您,是棠儿的福气,每当想起,那年元宵灯会,我被人撞倒在泥泞里,是您伸手将我扶了起来,我便觉得我很幸运。”

时凌风神色微怔,脑海中忽然闪现一幕情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