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。

得陆公公通传,司培安和罗加林,在养心殿见了皇上。

罗加林和司培安,将昨晚的事情经过详细讲出。

“昨晚纵火之人,你可有看清楚模样?”皇上拧着眉,询问。

罗加林摇头:“天太黑,加上事态紧急,不曾看清楚来人相貌。”

司培安俯身,向皇上请求。

“皇上,微臣怀疑,此事或许与上一桩查案有关,不知是否有人买凶杀人,还请皇上彻查!”

罗加林为官理念与他相似,都是一心为朝,从不夹带私心。

朝中好不容易有这等勇猛之士,他不希望受到威胁,否则,以后大家都缩着脑袋,事不关已。

“恩,司爱卿言之有理,朕让刑部好好查查!”皇上又看向罗加林:“你身负重伤,近日便留在家中养伤吧!”

“谢皇上!”

罗加林和司培安相视而笑。

皇上,从不曾让他们失望。

“臣告退!”

皇上叹息,也觉得人心可怕,若真遭人暗杀,日后还会有如罗加林这等人,站出来为他做事吗?

“罗加林这件事情很棘手啊,拂柳街鱼龙混杂,所有痕迹都被一把火烧尽,把朕都难住了。”

陆公公道:“皇上今日或是累了,不如去花瑶宫探探小公主,好好歇息歇息。”

也罢。

“传令下去,让刑部立案,摸排走访,彻查这件事情!”

说罢,他便起身,前往花瑶宫。

皇上走进来,皇后正在摇篮边,逗着时秒秒玩,他的脚步声,皇后都不曾察觉。

“咳——”

直到他轻咳一声,皇后才发现他,起身向他行礼。

这一刻,本就为政务烦燥的皇上,心中不免有些失落。

闺女跟几个儿子愈发亲近,皇后近日对他也不关注了,所有人眼里只有这个小奶娃。

心心念念的长寿符,到现在还没骗到手。

这是让身为帝王的他,第一次感觉到了失败!

「父皇有繁心事,不繁不繁,就没有窝解决不了的四情。」

反正,就是书里的那点事儿嘛。

她可是看过全书的人!

“闺女啊,你要快点长大,好替父皇分担烦恼啊!”皇上抚着她的小脑袋,默默叹息。

皇后看着皇上忧心,这才意识到,自已每天过度观注秒秒,已经忽略他很久了。

“皇上今日可是遇到烦心事。”皇后询问。

皇上叹息,说出心中苦闷。

“昨晚,罗加林老宅被人纵火,他还在家门口遇刺,若不是逃得快,朕恐怕要失去一名爱将了。”

而且,他想不通。

秒秒能预知未来,他没有取罗加林的命,又是谁,想要取他的性命呢?

时秒秒竖起小耳朵。

「看来,该来的还是逃不掉啊,罗加林还是遭到了皇姑姑的报复,好在二哥哥让他搬离老宅,否则一家三口,惨遭灭门啊!」

皇后和皇上,脸色大变。

本以为是朝堂争斗,没想到竟是时清凌所为。

「说起来,那两名纵火的人,还是皇姑姑身边的侍从,这两个人的名字很有特色,偷天和换日。」

原书中,这只是两个虾兵蟹将,因为名字叫得奇怪,才记住了他们。

论取名的重要性。

他们恐怕到死都不知道,是名字暴露了自己。

皇上深深松了口气。

若非秒秒,此事还破不了案啊!

事无巨细,只要找她,一找一个准,他的女儿到底是哪路神仙啊!

“呼!”

时秒秒在摇篮玩得太久,晃着晃着就睡着了。

皇后担忧她睡不好,将她抱到里屋,又留皇上一人在屋中,只得心酸的走了。

他要克制自己,不能跟女儿争宠!

回去后,他直接下令,让刑部带人直奔府邸,抓走了偷天换日,当即打进地牢!

罗加林奉旨,前来指认,正是二人所为。

时清凌的罪行,也实锤了。

养心殿内,罗加林跪在皇上面前,磕头谢恩,皇上一出手,破案速度如此惊人。

“臣若是知道,清凌公主对臣有误解,那日便与她说清楚!”

“此事怨不得你,清凌公主的性子,朕还是知道些,她向来心高气傲,你拒绝她的心意,她心中放不下。”

幸好秒秒提醒。

原以为,她不回南部,便与罗加林不再有瓜葛。

“你回去吧!”皇上摆手道。

事关朝臣人命,此事重大。

加之她婚期在即,做出这等事情,皇上很是气愤,当即去了趟清宁宫。

“儿臣见过母后!”

太后今日有些忙碌,女儿即将出嫁,她势必要好好置办,亲自为她清点嫁妆数量。

“皇帝,你来得正好,清凌要出嫁了,你们当皇兄皇嫂的,不打算私人给她置办些嫁妆吗?”

她看着自己置办的东西,很是满意。

“清凌是皇室公主,嫁到忠贞候府略有些委屈,所以在行头上啊,皇家断不能委屈了她。

皇上面色一冷,向太后直言:“儿臣前来,便是向母后说清凌一事。”

“清凌回京那晚,便向朕提出,看中京中儿郎罗加林,因罗加林出身贫寒,朕拒绝了她的请求,她却因爱生恨,派人去灭门!”

太后听到灭门,除些站不稳了。

“你是不是弄错了?清凌向来乖巧,怎么可能做出这等事情,而且她即将出嫁,怎么可能……”

“母后若不信,便派人去刑部打听,那两名纵火之人,此刻还关押在牢房中!”

太后只觉得头突突痛。

“儿臣念及皇家颜面,不追究清凌的责任,朕若贸然取消婚事,只会破坏君臣关系,所以,清凌出嫁无任何妆嫁,朕亦不会为她大操大办!”

“她是花瑶公主啊,嫁入候府,已算是下嫁,如今还无嫁妆,你让她日后如何在候府立足,她会被人耻笑的!”

皇上冷笑:“忠贞候乃一代忠臣,曾跟着朕出生入死,两个儿子也战死沙场,朕只觉得亏欠,何来下嫁?”

“还有,母后这些嫁妆最好收起来,朕不想因为一个品行瑕疵之人,伤及母子之情!”

太后望着皇上决然离去,万心痛心,气得直拍膝盖:“糊涂啊!”

本可风风光光嫁入候府,如今却是落人笑柄。

没有皇家礼仪送出宫,不就等于昭告天下,皇家不承认她这个公主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