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佑之听到时秒秒的心声,脸突然红了。

“我们要!”时凌风上前,拿出银子,伸手就要去拿糖人儿。

时秒秒翻白眼。

「我二哥哥这是想截胡?那不可能,我大嫂只看得上我大哥,只可惜啊,家族势力抵不过凌阳公主,被迫嫁给了她那个变态儿子。」

什么?

时佑之一颗心,揪了起来。

他一把推开时凌风的手,笨拙的将糖人儿递给司雪儿。

“司姑娘,君子不夺人所爱,方才你也看上这只糖人儿,便将她送给你吧。”

司雪儿脸涨得通红,乱了思绪。

哥哥从归县回来后,便同她讲了许多太子的英雄事迹,尤其是在灾区救孩童,让她对太子很崇拜。

今日,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,站在她面前,竟比她想象中还要英俊潇洒,格外温柔。

“咳——”

司凌尘见妹妹发愣,轻咳一声。

“我这个妹妹,虽要行笄礼了,但性格还似孩子一样,还望太子殿下不要介怀。”司凌尘连忙解释。

「哇,我大嫂好年轻啊,不过,及笄了是不是就可以嫁人哇,不知道什么时候喝大哥的喜酒。」

时佑之尴尬的看着时秒秒:你戏很多啊!

司雪儿一脸羞涩,接下糖人儿。

但,她着实喜欢小公主,转手送到了时秒秒嘴边。

“雪儿已经长大,怎能与小公主抢食儿呢,不过,还是要感谢太子殿下相赠。”

「好甜,跟大嫂的笑容一样甜,大嫂送的糖就是好次!」

时秒秒吧唧嘴,眼睛都笑弯了。

“既然都是出来游玩,便不拘着,大家一道赏花灯吧。”时佑之递出邀请,心却抑制不住的跳动。

当初,他遇到郑悦悦时,都没有这种感觉。

时佑之与司凌尘一道走着,两个人有讲不完的话。

但,仅限于归县那点事儿。

「我太子锅锅不是很聪明吗?今天怎么这么呆啊,出来玩,聊什么工作啊,再不搭理我大嫂,我二哥哥就要截胡啦!」

时凌风嫌弃地看向她。

你二哥是那么没有底线的人吗?

这不是想顺手推舟,推咱大哥一把吗!

「唉,大哥啊,我都给你当助攻了,你要还不上道,咱也没办法了,那就等着新大嫂嫁入公主府,被变态白浩行活活折磨死吧。」

时佑之听闻后,脸色大变。

如此娇俏的姑娘,怎能落入变态之手。

「看着司凌尘一表人才,谁会想到,他年纪轻轻便残废了。」

「一家也不得善终,司府被人陷害,父亲一腔忠心得不到父皇赏识,吐血身亡,三嫂被三哥家暴,投河自尽,新大嫂嫁给白浩行被他折磨至死,一家人不该是这样的结局啊。」

“司姑娘,我家世子邀您到风月阁,一道赏夜景。”一个侍卫,前来向司雪儿递出邀请。

司凌尘抬起头,看向对面的风月阁,窗边坐着的人,正嘴角带着轻笑,毫不避讳的盯着他妹妹。

“滚!”司凌尘怒了,没好脸色道。

这等纨绔子弟,休得沾染他妹妹!

侍卫有些愤怒,但碍于时佑之在场,便匆匆回去复命。

白浩行听闻后,面露阴狠之色,起身大步下楼。

“见过皇兄!”白浩行时佑之行礼。

时佑之打量着白浩行,不似从前那般亲情,反而是面色冷漠,极不待见他。

若非秒秒心声,他还不知道,昔日与他们一道厮混的这些人,一个个都是人面兽心!

“本殿妹妹在此,可别叨扰了她。”

白浩行脸色一变,后退了几步。

“司姑娘,本世子想邀你一道赏夜景,可否赏脸啊?”他神态轻蔑道。

一个工部侍郎,他根本没放在眼里。

他也知道,太子不会阻止他,因为他对外面的女人不感兴趣。

“我家妹妹年纪尚小,世子何必强人所难?”司凌尘一身正气,主动上前护在妹妹身前。

司雪儿花容失色,紧紧拉着司凌尘的手臂,躲在哥哥身后。

白浩行面色凶狠,一脸不屑地看向司凌尘。

“司凌尘,本世子不过是想与你妹妹赏夜景,又不会把她怎么样,你跟本世子急什么?”

随后,他朝着侍卫使眼色,几个人朝着司凌尘走来。

「司凌尘的腿就是这么废的,白浩行这个畜生,撩人家妹妹不成,就让人把司凌尘带到巷子里,生生打断他左腿!」

「他是司家嫡子,今年才十八岁,若是废掉左腿,以后该怎么办啊?」

时秒秒很生气。

这也是她看原书里,想跳起来给他们几巴掌的角色之一!

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时佑之主动站出来,呵斥着靠近的侍卫。

白浩行看向时佑之,与他套近乎。

“皇兄,兄弟一场,你就给弟弟个面子吧,反正你对外面的女人……”

时佑之只觉得他这番话下作!

昔日,他怎与这帮畜生同流合污!

“来人,把他扣住,当街暴打一顿,让百姓们都看看,日后谁敢当街调戏少女,便是此下场!”

「太子锅锅霸气!」

白浩行不敢相信,这个平日里跟他们厮混的太子,今日竟当起了护花使者!

很快,他被太子的侍卫摁住暴打。

百姓们纷纷围观叫好。

白浩行被打到七窍流血,瘫在地下抽搐,被人抬了回去。

司雪儿红着双眼,在司凌风身后迟迟不敢出来。

「虽然,英雄救美已经烂大街了,但确实得人心啊,连我都看激动了,好喜欢我太子锅锅啊!」

时佑之护紧妹妹,露出笑意,上前温声安抚。

“司姑娘不必害怕,有本殿在,谁也不敢欺负你。”

这句话,让司雪儿破防了。

凌阳公主他们家惹不起的。

白浩行在京中为非作歹,也没有人敢惹他,今日若非太子出手,她和哥哥都逃不过。

“司姑娘你别哭啊。”他慌张取下玉佩:“你拿着本殿的玉佩,日后谁也不敢欺负你!”

「太子锅锅霸气,不过……弱弱的问一句,这算不算定情信物啊?」

司雪儿不敢有高攀之心,连忙向时佑之道谢。

“多谢太子殿下,您是司家的恩人,父亲与哥哥幸得您赏识,雪儿今日也得您相救,一家人感激不尽!”

时秒秒双眼笑得眯成缝,嘴巴也合不拢了。

「大嫂太客气啦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