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,原书中写那一晚是被强迫的,导致意外怀孕。

可她明知道,孩子不是太子的亲生骨肉,还要生下来,两人也偷出了感情来,欺骗太子一生。

若她对太子真心,欺骗一生便也就骗了,可偏偏她也不个好东西,皇后濒临死亡时,她袖手旁观,导致皇后在绝望中惨死。

她很期待,郑悦悦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后,会不会一头撞死!

容慎之!

时佑之听到这个名字,双拳紧握,身体微微后倾,险些站不稳。

他极力稳住自己,强装镇定。

他最要好的朋友,和他最爱的女人……

若非妹妹提前预知未来,这二人将视他为傻子,耻笑他一生!

「太子哥哥莫慌,后面还有更精彩的瓜,把她留着,我们一起吃瓜!」

秒秒说的对!

比起弄死他们,亲眼看着他们的下场,会更痛快!

时佑之恢复神色,换了副模样,佯装一副很高兴的样子。

“方才是本宫多心了,如今你已有身孕,好好养胎,这份功劳,本殿定会好好补偿你的。”

郑悦悦立马收回眼泪。

她一直知道,太子很吃这一套。

“恩,有太子殿下这句话,悦儿就放心了!”

她上前,想与时佑之亲近。

时佑之心中很是抵触,抱着时秒秒,重新返回花瑶宫。

天亮。

几位皇子回宫,好好梳洗换装,穿上新衣裳,踩着吉时,到花瑶宫拜年。

时秒秒睡眼惺忪,被皇后抱起来了。

一身红色小花袄,戴着一顶毛绒帽,帽沿缝制两根麻花辫子,脚上穿着红刺绣色暖鞋,从头到脚都是新的。

唯独那只绣花袋没换。

她很宝贝,死活不让皇后给她换新的。

“儿臣给母后拜年了!”

由时佑之为首,依次排列,恭敬地向皇后拜年。

每人很实诚地向皇后磕了个头。

“好好好。”皇后一脸慈爱,从未如此高兴。

以往的新年,花瑶宫冷冷清清,只有她和皇上二人。

今年,不仅有女儿,儿子们也不约而同来拜年。

青岁和千禾连忙把准备好的红包,一人分一个。

“哇,想不到我也有红包!”时宇之很兴奋,连忙拆开。

可很快,他便失望了。

“怎么是一张字条?”

他够着头,看着两位哥哥的红包。

时佑之和时凌风同时打开。

时佑之:踏实。

时凌风:勤奋。

时宇之:好学。

“母后,怎么不是钱啊!”时宇之翘嘴道。

皇后道:“一字值千金,你还想要什么红包,钱都是留给你妹妹的,没你们的份儿。”

时秒秒偷着乐。

「娘亲霸气,最爱娘亲啦!」

时佑之和时凌风向皇后表示感谢。

“儿臣定会谨记母后教诲!”

「看看,我这两个哥哥多懂事啊,哪像我四哥哥,也不知道他最近有没有偷鸡腿吃,瞧着也没咋瘦啊?」

时宇之的泪水,夺眶而出。

太打击人了!

他跑出去,在花瑶宫门口还摔了一跤,嚎啕大哭!

“四皇子怎么了?怎么哭的这么伤心?”青岁不解。

皇后:除了秒秒,谁能把他弄哭?

两位哥哥出了花瑶宫,互相松了口气:幸好我们长大了,不然也要被老五欺负!

“皇媳向母后拜年,愿母后身体健康,多福多寿!”

声音一落,大批人前往花瑶宫,大大小小的,站了几十位,这场面把皇后都震住了。

「是窝三嫂!」

时秒秒见到司婉儿,心中很是高兴,发出咿咿哦哦的声音。

「窝三嫂还活着,今天好漂漂,三嫂新年好呀,窝给你准备了新年礼物,倪快来抱我呀!」

“皇媳给母后拜年!”

由司婉儿为首,身后十几位女子,齐齐向皇后行礼。

“皇孙给母后拜年!”十几个娃娃站在那里,又把皇后给惊了一把。

往年,三皇子总是一个人来拜年,也搞不清楚他纳了多少妾,生了多少个孩子。

今天算是见识到了。

“婉儿来了,快,抱抱秒秒,她看到你来啊,高兴的不得了呢。”皇后温柔地招呼着司婉儿。

司婉儿今日一袭天蓝色长裙,依旧是妆容淡雅,但眉宇间多了几分坚定,不似从前那般柔弱。

「新年好呀新年好呀,祝福三嫂新年好。」

皇后被逗得直乐呵,拿出时秒秒准备的礼物。

“这家伙人小鬼大,给我们都准备了新年礼物,给你也准备了一份。”

司婉儿受宠若惊,珍贵的攥在手心里。

楚韵霜等人,被冷落一旁,心中好不快活。

“冬儿,快去皇祖母跟前,向皇姑姑拜个年,讨个吉利。”

冬儿今年六岁了,他上前去,先是朝着司婉儿狠狠瞪眼,然后去盘时秒秒。

“啪!”一巴掌,重重拍在时秒秒脸上。

“呜呜呜!”时秒秒当即哇哇大哭。

皇后慌了。

她们舍不得动女儿一根头发,竟被冬儿狠狠打一巴掌。

“冬儿!”楚韵霜匆忙上前,将冬儿护在怀里,语气平静地训斥她:“这是你皇姑姑,你怎么能打她呢?”

冬儿手一叉,理直气壮:“她给这个贱蹄子新年礼物,为什么不给娘亲,为什么不给林姨娘赵姨娘她们!”

林静和赵琴吓得脸色都变了。

这孩子这么虎,怎么还扯上她们了?

“冬儿还不小不懂事,还望母后息怒,不要与他一般见识!”楚韵霜连忙请罪。

“哼,我没有错,母妃不用道歉!”冬儿嘴一扬,觉得自己无比霸气。

皇后勃然大怒。

“还小不懂事?一个六岁的孩子,对当家主母口出狂言,对长辈动手,这些若不是有人教,她怎会知道这些?”

“母后息怒,皇媳回去定会好好管教她!”楚韵霜拉着冬儿,强行让她一道跪在皇后面前。

皇后冷漠的看向十几位妾室,无一不是花枝招展,庸俗至极。

她时家的皇媳,本该如司婉儿这般贤淑端庄,一个个却瞧着像是从海棠楼里出来的!

时秒秒瘪嘴,也不甘示弱。

她瞅着冬儿。

「你给我等着,此仇不报非秒秒!」

接着,她看向时秒秒。

「我三嫂怎么还不出手啊,这是个报仇的好机会啊,你可以借机把那些挑拨是非的妾室弄走啊,搞走一个是一个啊!」

皇后知道该怎么做了,端起了婆婆姿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