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秒秒翻白眼。

「你想屁吃呢,他家世不好,配不上你,放过人家一家三口吧。」

皇后照直了说。

“他家境普通,家中老母亲年迈,妹妹只是个绣娘,家世与你差的不是一星半点。”

时清凌脸上的羞涩,僵住了。

怎么会这样?

曾经,多少世家之子想求娶她,她都看不上眼。

如今,好不容易动心了,竟不想他的家世差到如此程度!

可想起夜里,遇见罗加林时的模样,她的心扑通扑通直跳。

“一个七品史官,配不上这等高贵的你,反正你都二十八了,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,等等也无妨。”

时清凌脸色再次僵住。

方才,皇兄不是还在催她吗?

“其实,家世不家世也不是很重要,重要的是心意相通,若是他愿意随臣妹去南部,也是可以考虑的……”

时清凌姿态委婉,言语直白。

“那也不行,这事儿啊,朕不答应。”皇上直接拒绝。

时清凌眼中含泪,自尊心受挫了。

她都如此卑微了,皇上还是拒绝了。

“皇上这么做,也是有他的考虑,你身为花瑶国尊贵的公主,怎能嫁一个家境贫寒的七品小官呢?就是皇上答应,母后也不会答应的。”皇后劝说。

时清凌心高气傲,也觉得罗加林的身世配不上她。

能看上他,那是他的福份。

“皇兄说的对,是臣妹着急了,清凌陪母后守完岁,明日便启程回南部了。”

时秒秒突然想到什么。

「对了,还不能让她回南部,回去后她就黑化了,她因为罗加林的事受到了打击,心理变态了。」

「她与桑南国使勾结,给他们递情报,花瑶国好多重要情报,都是她送出去的,得想个办法,把她留在京城。」

皇上听到后,脸色大变。

岂有此理!

“既然你想留在京城,朕便准了,婚事也不能耽搁,忠贞候家的嫡长孙至今未婚配,家世也算配得上你,朕便将你许配给他,择日完婚。”

时清凌犹如睛天霹雷,皇上怎会把她配给旧臣家的嫡长孙。

忠贞候年过六旬,早已不在朝,他的儿子孙子继承了爵位,胸无大志,怎能配得上她的身份?

“皇兄,此事……”

皇上挥手道:“你便安心在家待嫁,其它事情你不必操心,今夜守岁,难得回来,去陪陪母后吧。”

时清凌呆呆的起身,眼里含泪:“臣妹先行告退。”

看着时清凌走了,皇上终于松口气。

要不是秒秒的心声,差点要失去一个得力干将啊!

“母后,我们来陪妹妹守岁了!”

时凌风和时宇之高高兴兴进来,抬头便看见一张臭脸,吓得手一哆嗦,把给妹妹准备的糖人弄掉了。

“儿臣见过父皇!”二人收敛着,向皇上行礼。

皇上瞧着二人,脸色不悦。

“朕不是跟你们说过,没事不要来花瑶宫吗?”

他的地位,不可撼动!

“儿臣想来陪妹妹守岁!”时宇之高声道。

皇上一脸不欢迎:“你们说守岁就守岁啊?没问过你妹妹答不答应?”

「我答应。」

时秒秒噗口水又翻白眼。

「父皇尊讨厌,好好的过个年,干嘛摆那大的架子,两个锅锅给我准备的糖人都吓掉了,也不问问我高不高兴。」

皇上满脸黑线。

收起严肃面容,尽量保持慈父的模样。

“母后,儿臣给妹妹准备新年礼物啦!”时凌风大步走过去,眼神里抑制不住的喜欢。

「尊的吗?我康康,窝有新年礼物啦!」

时凌风捧着一个小金人儿,递到时秒秒面前:“当当当当,金偶,妹妹喜不喜欢?”

时秒秒兴奋地直瞪腿。

「果然是我二锅锅,人傻钱多,出手就是一坨金,这可比上回的金锤子还要大呢!」

时宇之也不甘示弱。

“我也给妹妹准备了!”时宇之费力的从兜里掏出来。

一只金碗,一把金勺!

“这是我求了夫子好久,他才找人帮我打造的,妹妹现在能吃饭了,以后要记得用金碗吃哦。”

「恩呐!我的锅锅们太好了,不像窝父皇辣个讨厌鬼,不给窝准备新年礼物就算了,还把我窝的糖儿也弄掉了,吧吧。」

她看着地下的糖儿,吧唧嘴巴。

就当那是她吃剩叭!

皇上满脸不悦,这两个儿子一来就抢他风头,女儿还说他坏话。

“时凌风,你钻研医术十年,你研究出来什么了!朕早就说过了,你智商不行,还偏不信那个邪!”

时秒秒偷笑。

「完了,智商低这种东西,它会传染吗?」

他又看向时宇之。

“还有你时宇之,胖的走不动路了,整日就知道吃吃吃,可别跟你妹妹抢零食,不然朕饶不了你!”

「呜呜呜,四锅锅真的会跟我抢吃的吗?」

皇上听着时秒秒的担忧,莫名开心了一把。

幸好他这个女儿听劝,没白疼!

“咿咿……”

时秒秒看向两位哥哥。

「两位锅锅给我送这么重的厚礼,窝要是不回个礼,那多不好意思。」

她的小手臂,噌着她的符袋。

皇后从她兜里拿出各种符。

「父皇不是说二哥哥智商不行吗?不怕,窝这里有增智符,可以让二哥哥的医术上突飞猛进。」

皇上听后,两眼放光。

还有这好东西?

不知道有没有长寿符哈?

「四哥哥表桑心啦,胖不可怕,可怕的是怕还不减肥,窝这里有瘦身符,阔以让你瘦成一道闪电。」

皇上眼巴巴看着,这么神奇?

时秒秒看着皇后。

「还有窝美腻的娘亲,天呐,已经这么漂亮了,要再美容,不得把我父皇踹了,重新给我找个新爹啦?」

皇后被她逗得偷偷捂嘴笑。

皇上很不高兴。

这闺女,是亲生的不?

「还两位漂亮的姐姐,那就给青岁姐姐和千禾姐姐每人一张好运符吧,出门不会踩狗屎的那种哦!」

皇上眼巴巴看着时秒秒。

小眼睛飞转,就是不看他。

闺女哎,你倒是看你爹一眼啊!

最后,时秒秒朝着他的方向瞥过去,咧着嘴笑。

皇上欣慰的坐直腰板,看来闺女是要给他一份特别的大礼啊!

「还有狗哥,天冷了,得加衣裳了,窝拜托娘亲,让人给你定制了一套大花袄,想必你一定会很喜欢的。」

狗神很兴奋。

皇上试图引起时秒秒的注意力。

暗示她:闺女,你是不是把你爹忘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