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凌风把事情的经过告诉皇后,皇后吓得手都在哆嗦。

她万万没想到,一串佛珠差点要她女儿的命!

时秒秒坐在榻上,多少也听到了些。

「我还以为我只活到两岁,没想到我差点连两个月都活不过,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狗哥!」

「主人你别哭,你的命也不是今天才苦的。」

怪就怪,佛珠的事情,皇后谁也没说。

或是它知道了,定会识破。

时秒秒吓得抱紧符袋。

「我有符袋窝不怕,再说了,你会保护我的对吧?狗哥。」

时凌风听到时秒秒的心声,只觉得她可怜。

妹妹铁定是吓傻了,把希望寄托在一只狗身上。

“妹妹你放心,狗保护不了你,但二哥哥一定会好好保护你!”时凌风拍着胸脯道。

时秒秒翻白眼,只觉他很二。

「你可拉倒吧,你连只狗都不如呢。」

狗神:你在内涵谁?

时凌风:你信一只狗都不信你哥?

皇上得知此事,放下政务,火速赶往花瑶宫。

看到时秒秒平安无事,他悬着的心放下来了,把时秒秒抱在怀里,迟迟不肯撒手。

时凌风眼巴巴望着皇上,抱着时秒秒摇了两个时辰,终于把她摇睡着了。

“父皇,儿臣来抱妹妹睡觉吧。”时凌风走过去,想抢来时秒秒。

皇上狠狠瞪他一眼。

“滚犊子,你妹妹侥幸躲过了一劫,要是有个三长两断,朕打断你的狗腿!”

这么多年,可算干了一件正事!

“父皇教训的是!”

皇上又瞪着他。

“那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,还不滚回你的流云殿?”

时凌风很愧疚。

可怜巴巴看着时秒秒。

“儿臣想在这里多陪妹妹一会儿。”

皇上十分嫌弃。

“你妹妹不用你陪,她有朕就够了,以后你该干嘛干嘛,少来花瑶宫!”

皇后从未见过父子二人,为某件事情这么执着。

莫名觉得俩人好幼稚。

“秒秒今日怕是受到惊吓了,人太多了,在这里反而吵到她,你们先回去。”

皇上跟时凌风都不愿意走。

“听到没,你母后叫你走?”

时凌风脖子一梗,理直气壮。

“是吗?母后好像叫我们都走?”

皇上:……

好像是!

但当着儿子的面赶他走,他不要面子的吗?

他揪着时凌风的耳朵,往花瑶宫外走去。

“兔崽子,竟敢跟朕攀比,谁给你的狗胆?”

一抬脚,将时凌风踹的老远。

自己偷摸回养心殿了。

连夜,圣旨下。

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仙云寺方缘大师谋害当朝公主,罪孽深重,当即处死,以示圣威,钦此!”

钦差大臣拿着圣旨,站在仙云寺天坛前,高声朗读着圣旨。

话音落。

方缘大师的头也随之落下。

仙云大师被斩的消息,很快便传到的后宫。

夜里。

时芸芸不知道怎么回事,在屋内哭得惨兮兮,怎么哄都停不来。

容妃内心很不安,却又不知道怎么办。

“听闻方缘大师被斩了,说是他利用歪门邪道,给小公主作法,想要夺取小公的性命。”

“那日,方缘大师最初命定的人可是芸公主,你说芸公主好端端的哭成这样,会不会跟方缘大师有关系啊?”

“该不会是方缘大师死之前,摸了芸公主的头,把芸公主吓到了吧?”

秀荷听到婢女在院内议论,当即走过去,朝着几人抽了几巴掌。

“芸公主哭闹不止,容妃娘娘正心忧,你们竟然在这里乱嚼舌根!”

时芸芸的哭声愈发重,就像野猫叫一样,听起来确实渗人。

容妃抱着她,都有些害怕了。

她连唤几个太医过来瞧,都没有瞧出什么病来。

“容妃娘娘,要不咱们去求求皇上?皇上有龙气护体,或许芸公主在他身边便好了。”

这种时候,容妃哪里敢去见皇上。

方缘大师说死就死了。

那日在仙云寺,施法让芸儿出人头地,是她事先买通了的,谁知道这事最后办砸了。

后来,方缘大师说可以帮她,但必须要一万两黄金。

容德宫被炸,她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,现在全靠太后接济,无奈之下,厚着脸皮找父亲借的。

她怎么会想到,时秒秒没死,方缘大师竟死了。

现在,她也怀疑,是不是方缘大师死得太惨,来惊扰了芸儿,可她又不敢细想,越想越害怕。

“要不,咱们去找太后想想办法吧?”秀荷道。

好在,太后向来帮衬着她。

清宁宫的门被敲响了。

太后近日很烦,皇上近日像是办什么大事,不许朝臣随便入后宫,也不许宫里的人私自跟朝臣接触。

吴本德已经几日没来宫里探她了,加上天越来越冷,一天到黑,她一个人睡就觉得寂寞。

“母后!”

容妃抱着时芸芸,跪在她面前哭。

“求母后看看芸儿,芸儿也不知怎么了,哭的停不下来。”

太后皱着眉头,看着容妃质问:“芸儿怎么了?”

这大晚上的,清宁宫本就冷清,这娃儿哭的这么渗人,连她都觉得不吉利。

“皇媳也不知怎么回事,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,才来寻母后,求母后想想法子。”

太后不由得打了个寒颤。

“哀家又不是太医,能给你想什么法子?宫里不是有太医,你不知道找太医看看吗?”

“找过了,太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容妃想让太后抱着哄哄她。

太后不敢抱。

还没见过这么小的奶娃,哭得这般渗人。

“那你想办法啊,哀家能帮到你什么?要哀家说,你也是个不争气的东西,瞧瞧人家那孩子养的多好,你怎么就养成这样呢?要不是哀家处处抬着你,你早就被人家挤出宫去了。”

容妃心里委屈。

“方缘大师被皇上下令处死了,说他对小公主使用歪门邪道,那日芸儿得他青睐,不知会不会是被他吓到了?”

太后听到后,脸色大变。

“方缘大师也死了?”

那日在仙云寺,她还单独找过方缘大师看相,方缘大师给了她一张符,让她放在枕头下面,可助她长寿。

想到这里,她觉得全身发冷,头皮也发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