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奴婢不敢说,但奴婢句句属实,还请皇后娘娘救救我家皇妃吧,她是个好人!”

「可怜我三嫂啊,好在身边有个贴已奴婢,翠儿冒着生命危险,爬狗洞钻出来的,一切还来得及。」

原书里,时晨风狠狠殴打司婉儿,还不准医师救治。

司婉儿受不了疼痛,躺要床上等死。

可她于翠儿有救命之恩,翠儿不忍心见她如此,便跑到皇宫来找皇后,但皇后那时心里只有时芸芸,根本不愿意理会峥王府的事情。

这便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夜里,她投河自尽了。

「娘亲,把窝的免死金牌给她,告诉三嫂,支棱起来,宅斗啊,斗死一个是一个!」

皇后从兜里掏出金牌,看着时秒秒。

毕竟,这是她爱不释手的东西。

「娘亲,金牌阔以再找父皇要,但窝三嫂的命只有一条。」

皇后被时秒秒这句话感动了。

不过才两个月的小奶娃,如此豁达,不愧是她的女儿。

“你速速拿着这令牌回府,好好照料三皇妃,本宫即刻派太医前往峥王府医治她!”

皇后抱着时秒秒,往宫内走去。

临走时,她还同情的看向时凌风。

「菊花残,满腚伤,我猜二哥哥要去找慕雪川寻求安慰了。」

还真猜对了。

时凌坐上马车,前往天启使馆。

“哎哟哟,轻点儿!”

时凌风被慕雪川的侍卫,一瘸一拐的走进来。

“二皇子这怎么了?”墨影见状,上前将他搀扶进来。

时凌风疼得嗷嗷叫。

“还能怎么了,当然是被我母后打的。”

墨影都难以置信,花瑶国的皇后素来温柔,竟会有如此火爆的一面。

“你说说你,你也不好好管管你家那小奶娃,也太调皮了吧,害得我好一顿打。”

想想就觉得委屈。

昨日被父皇踹一顿,今日被母后打一顿。

命怎么这么苦啊!

“秒秒调皮了?”慕雪川挑着眉,颇有些紧张问道。

时凌风嘲讽他。

“哟哟哟,看你这不值钱的样子,你应该关心下我的伤势才是,幸好母后打的是腚,这要是脸,不得毁了我英俊的面容。”

“多大个人了,还跟个小奶娃一般见识。”慕雪川嫌弃的看着他。

时凌风不高兴了。

“慕兄,想不到你也这么认为,要不是秒秒说要看壮汉脱衣服摔跤,我怎么可能会回来晚了,又怎么会挨母后的打。”

慕雪川蹙眉,若有所思。

原来她喜欢壮一点的。

恩,明日还得加强锻炼,争取炼成八块腹肌。

“打的好,两个月的娃娃,你就带他去看壮汉,万一被人拐跑了怎么办?”慕雪川一本正经地训斥他。

时凌风的心里,别提多委屈了。

“不对啊二皇子,小公主才两个月,她怎么跟你说的她要去看壮汉,你撒谎也不能这样撒啊,你说皇后娘娘不打你打谁。”墨影也与他逗乐。

“我……”时凌风无语中。

偷听妹妹的心声,这是个秘密!

“去把我研制的伤痛膏拿出来,给我好好敷敷。”

墨影扶着他,一瘸一拐去了里屋。

好一会儿,他才正常的走出来。

“看来,本殿在医术方面还是有造诣的,这伤痛膏敷上去,伤口立马就不疼了,慕兄你说我……”

“砰!”

刚出来,就看到慕雪川面色苍白,浑身抽筋,倒在了地下。

“慕兄,你怎么了!”

慕雪川从怀里掏出佛珠。

墨影接过来看看,佛珠散发着深深的黑气。

“这串佛珠被人施了法,里面有煞气!”

他迅速拿起油灯,朝着佛珠点燃。

一串檀木佛珠,被火烧后,迅速化成一团黑物,然后被烧成灰烬。

“噗!”慕雪川大口大口吐着黑血。

好一会儿,人才缓过来。

“慕兄,你怎么样了?”时凌风扶起他。

慕雪川擦拭嘴角的血:“无事。”

他的灵气,与煞气抗衡,在他强大的意志力下,最终打败了煞气。

而他体内的灵气,是从重生后开始存在于体内。

“那串佛珠怎么会有煞气?寺庙的东西,怎么会是这种歪门邪道之物?”时凌风很不解。

“有人要害小公主。”慕雪川道。

时凌风恍然大悟。

这串佛珠,是他从妹妹那里顺过来。

他不敢相象,如果这佛珠在妹妹的身上,方才煞气来袭时,妹妹会是哪种死法!

是谁如此恶毒,陷害两个月的小奶娃!

“不行,此事非同小可,我得回宫把此事告诉母后!”

他绝不允许有人伤害妹妹。

时秒秒这边,从佛堂里回来,高兴地合不扰嘴。

皇后正在给时秒秒脱衣服洗澡,发现她兜里掉出各种符,什么美容符、瘦身符、保命符等等。

各种符应有尽有。

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她没有的。

「娘亲,窝送你一张美容符,保证你年轻十岁!」

皇后似信非信。

但想到太子拿着她的平安符,确实躲过一劫。

「娘亲,你信我叭,这符真的阔以让你美美哒!」

她把各种符收起来,里面还半块玉佩,也帮她收在一堆。

给她洗澡的时候,发现佛珠不见了。

「你的佛珠去哪儿了?」

那是方缘大师特意交待的,佛珠不能离身,否则,福运就没跑。

「被二哥哥偷走啦,他把窝的佛珠,偷给他的好基友啦,还说要给窝定娃娃亲。」

皇后生气。

「二十岁的人了,还这么没正形,连妹妹的东西都偷,等他明日来了,我定要好好教训他一番。」

「娘亲别生气,气坏身体秒秒心疼,二哥哥这么调皮,应该给他找个媳妇好好管管他。」

这话倒是提醒皇后了。

老大不小了,应当早点娶妻生子!

洗完澡后,时秒秒穿上干净的衣裳,可看着那堆符在那儿放着,她急的直蹬小腿。

「娘亲,我的符,符有用。」

狗神看她表现好,学习能力强,今日在佛堂把所有的符都教给她啦!

皇后看她那么宝贝,找来一只绣花袋,把符装进去,斜挎在她身上。

时秒秒很骄傲。

「以后,窝就是行走的符袋啦。」

“母后!”时凌风急匆匆跑进来。

「二哥哥来啦,肯定是来偷妹妹了,母后快打他呀!」

皇后见状,又抄起棍子。

“好你个时凌风,连妹妹的佛珠都敢打主意,什么基友比你妹妹的安全重要!”

一棍子落下,时凌风连忙解释。

“母后,那串佛珠有问题,有人要害妹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