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殿下,您醒醒,您是不是又做噩梦了?”侍卫墨影,将他喊醒了。

慕雪川醒来,喷了一口黑血,顿时感觉身体好多了。

他看着手里的符许久。

难道,这小奶娃的符真的有用?

“殿下,您方才铁定是梦魇了,属下喊您好几声,怎么都喊不醒,您身上的毒,怕是越来越深了。”

慕雪川垂眸,从前的记忆,涌入脑海。

“慕雪川!”

他在天启的城池里,被人乱箭射死,倒在了血泊中,一个清脆的声音高喊着他。

“慕雪川,我是真的爱你,可我不能失去江山,假如有来世,我一定会好好爱你……”

慕雪川的魂魄已经走远,一点点往下沉,沉入无底的深渊。

记忆中,时芸芸的哭声,离她越来越远,最后听不见了。

直到……墨影喊醒了他。

“殿下,您怎么在书房睡着了?”

是的,他在书房的软椅上睡着了,醒来后,一切回到了初回天启之时。

天启国局势稳定,武将退隐,他奉旨回京,奈何天启帝忌惮他,利用太后向他施压,企图夺走兵权。

所发生过的一切,都在那场梦里烟消云散,包括他跟时芸芸的故事。

重活一世。

他不会再重蹈覆辙!

“九殿下,花瑶二皇子来找您了。”墨影向他汇报。

殿外。

一个翩翩少年走来,身着暗纹浅蓝长袍,身形清瘦,容颜俊美,面容温和。

他便是花瑶国的二皇子‘时凌风’。

与慕雪川十五岁便相识,喜欢研究草药,痴迷于医术。

慕雪川镇定边关时,与桑南国交战受了重伤,误入了花瑶国境内,遇上了采药的时凌风。

二人,因投缘成为至交。

“慕兄,我听说你昨日受伤了,一回花瑶国,便赶回来看你了。”

慕雪川垂眸:“恩,今日已经好些了。”

时凌风给他把脉,神情不由得紧拧。

“脉象平稳,身体里的毒气虽然没解,但显然被压制住了,它不像药物,怎会有这样厉害的东西?”

提到这个,慕雪川便想到昨天的小奶娃。

应该是她那止痛符起到了作用。

“你那皇妹,到底是什么来头?”慕雪川微皱眉,询问。

时凌风不解,很快便想起来。

“你是说秒秒妹妹吧?听闻我这个妹妹很招人喜欢啊,我可还听说,你在祈福大会上跟太子抢亲呢?”

他拍了拍慕雪川的胸脯。

“你有点变态啊?你都二十了,我五妹才两个月,这么小你就打她主意啊?”

“咳!”慕雪川被他拍的胸口一疼,连连咳出几口浊血。

时凌风见状,立马给他把脉。

“难道,这世上竟有这样的高人,不用药物,就能压制你体力的毒气!”

时凌风好受挫。

这些年,他四处学医,研制各种解毒的方法。

虽然还未找到慕雪川的解药,但他不灰心,只要他潜心学医,总能找到!

慕雪川看着他失落的模样,知道他崩不住了,幽幽开口。

“那你得回去问问你家那小奶娃了。”

时凌风不可置信。

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个高人是我妹妹?”

绝无可能!

他学医十年,一个俩月的小奶娃,怎么可能跟他比!

不行,他要回去翻古籍,继续潜心研究!

时凌风风风火火回到流云殿,把自己关到书房里,翻医书,翻易经,翻典籍,谁喊也不搭理。

直到翌日,众臣声泪俱下,实名控诉二皇子。

“皇上,求您为臣做主啊,二皇子昨晚带人,跑到老夫府邸抢劫,把书阁抢空了,好在老臣一路拖拽,才把您御赐的《男德》保住了啊!”

“皇上,臣这还有更过份的!二皇子昨夜跑到老夫府上借书,破口大骂这都TM什么玩意儿,一把火把书阁给点了,险些把府邸也烧了啊!”

“皇上,臣等也没能逃过他的魔爪啊!”

皇上听着众臣议论,似是有些懵。

“陆公公,他们这是在说朕的儿子?”

陆公公汗颜。

“回皇上,他们好像是在说,二皇子跑到他们府邸捣乱了!”

皇上这才想起来,他还有个儿子!

“皇上,求您为臣做主啊!”众臣请求。

“生了这么个逆子,朕也很头疼啊,各位爱卿……去领赔偿金吧!”

下朝后,皇上火速前往流云殿。

“砰!”

藏书阁门被狠狠踹开,时凌风都没查觉到。

直到皇上走到他身边,他才发现。

时凌风一脸兴奋,拿着手里的医书向他快乐分享。

“父皇,您看,儿臣通宵翻阅书籍,终于找到一本武侠书,里面有点穴,轻功,运气之法呢!”

他越说越兴奋,全然没注意到皇上黑着脸。

“儿臣这么次回来,又有新的学术研究,父皇您一定会替儿臣高兴吧?”

皇上火冒三丈。

朝着他的腚,当场来了一脚。

“高兴,朕真的很高兴,高兴到不打你一顿,心情难以平复!”

说罢,他朝着时凌风又踹了几脚。

“皇上息怒,保重龙体,保重龙体啊!”陆公公轻轻拉着他。

时凌风打的鼻青脸肿,被皇上亲自押到花瑶宫。

皇后和时秒秒正在晒太阳,看着父子俩不太和谐的走来,便知道大事不妙了。

“母后,求您为儿臣做主啊,父皇一进流云殿就殴打儿臣,儿臣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啊!”

皇上气的要暴走。

“你还有脸说你不知道,你三更半夜骚扰朝臣,还差点一把火把别人宅子点了,朕今日在朝堂上脸都被你丢尽了!”

「什么?半夜骚扰朝臣,让我来听听,这又是什么新鲜的瓜。」

说到这个,时秒秒可不困了。

时凌风被这声音惊到,看向四周,可没有说话啊。

“皇上您别动怒,小心伤了身体。”皇后安抚他。

“你几时回府的,不告诉你父皇就罢,为何不来看看你妹妹,这些年也不知在外面学了些什么,越来越没有规矩了。”

「能学什么?钻研医术呗,我这个二哥哥就是个医呆子,整天幻想当医神,可根本不是那块料啊。」

时凌风被这声音吸去,才发现这声音,来自皇后怀里的小奶娃。

那双大眼睛,还看着他眨吧眨吧。

「手足被残害,父皇被夺位,母后囚禁宫中,亲人都惨死了,你还浑然不知,最后也落得五马分尸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