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在天子脚下,药商相继自焚,官府竟然不上报,朝臣每日上朝,竟全然不提这件事情!”

时秒秒偷瞄一眼。

「原来今天自焚的是药商,能被逼到自焚这一步,肯定是想引起朝廷重视,如果底下官员把这件事情压下去,父皇也确实不容易被知道。」

瞒报谎报这种事情,从古至今,屡见不鲜。

皇上冷呵。

“陆公公,你告诉朕,朝中有无大臣参与其中!”

陆公公吓得连连跪下,话都说不清楚了。

“老奴没有,老奴也不敢啊!”

「唉,我父皇再怎么生气,也不要为难一个太监嘛,他只是个太监,能有什么坏心思呢?再说了,你被打发到皇陵,他还偷摸去给你加餐呢!」

皇上:“……”

还有这事儿?

想不到这陆大海对他忠心都这个份儿上了。

是他草率了!

「朝中大臣哪些人参与,这个还真不好说,贸然去查,肯定会打草惊蛇,还会让他们提前销毁证据,临时成立一个监察室,专门去搞暗访,把驻虫一网打尽!」

皇上满意的舒展眉头。

很好,宝贝女儿很上道嘛。

“陆公公,那你说说,如果朕派人暗中调查,谁才是这个最合适的人选呢?”

陆公公心都在颤抖。

皇上今日怎么了?

该不会怀疑这些事情,都是他一个人干的吧!

「这还不好办?顶着这么大的压力,冒着这么大的风险,往宫中递贴子,这等勇猛之士,父皇就不想康康是谁吗?」

皇上一直竖着耳朵听心声,生怕漏掉一个重要细节。

“皇上,老奴,不……”

皇上不耐烦地摆手:“行了,朕知道了,你不必多言!”

「这里没你啥事了,朕主要是想套闺女话呢!」

皇上打开奏折,看着上落款,只有姓没有名。

什么时候,连这样的奏折都能送进来了?

不过,这份奏折送的好!

“这都是什么人啊,上奏折不写全名,朕怀疑他是杜撰的,不看了!”皇上气的扔掉奏折。

「我父皇真笨,不留全名肯定是害怕啊,要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啊,这个姓罗的肯定是个小虾米……哦,想起了,罗加林!」

皇上笑眯了眼,偷摸把奏折要捡了回来。

顺势把时秒秒往怀里收了收。

「这是个优秀青年啊,上一届的探花郎,因为出身贫寒,一直被人打压,难以出头。」

「可惜后来啊,父皇为了那冒牌的妹妹,为了他的脸面,把人家给杀了。」

皇上听得津津有味。

他是明君,还能做这等荒唐之事?

等等,冒牌妹妹?脸面?

这孩子……每次爆瓜,也不说清楚点儿!

皇上当即下令,召罗加林入宫。

此时的罗加林,正在家中读书,突然被皇上的召见,一家三口脸色大变,胆都吓破了。

“传皇上口谕,罗加林即刻进宫觐见,不得耽误!”

罗加林接圣旨,他的老母亲便偷偷抹泪。

家中母亲年迈,生活清贫,妹妹是个绣娘,赚钱供他读书,三代才供出一个七品史官。

“母亲不必为儿忧伤,是祸躲不过,儿一生清白做人,脚踏实地,就算是死,也无愧于父母和皇上!”

说罢,他便风尘仆仆进宫了。

皇上正坐养心殿内逗时秒秒,听陆公公说罗加林来了,立马摆出一副威严的样子。

“微臣,叩见皇上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小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
“这封奏折可是你写的?”皇上拿着奏折,严肃的质问罗加林。

要知道,越级上奏是忌讳!

罗加林抬头看着那奏折,声音洪亮,大大方方承认。

“回皇上,这奏折的确是微臣上奏!”

「我父皇真能装,明明觉得人家有功,还在那里摆圣威,这要是遇到个心理素质差的,把人吓得心肌梗塞,不得算工伤了。」

时秒秒偷瞄着罗加林,五官长得真俊秀,难怪是探花郎。

这样才貌双全的人,在原书中是个小人物,唯一有印象的,还要源于清凌公主与他的故事。

听着女儿的吐槽,皇上立马放下架子。

“你这奏折里的内容,是否属实?”皇上语气缓和几分。

罗加林高声道:“微臣句句属实,绝无半点虚言,这里面几位自焚的药商,有些还是微臣昔日发小!”

“哦?那你讲给朕听听!”

“他们如同微臣这般家境贫寒,寒窗苦读十年,官途无望,无奈之下从商,没想到竟被压榨到走投无路!”

皇上听罗加林清楚的阐述每件事,心中怒火腾腾升起。

短短时间内,京城好几位药商自焚,以此对朝廷抗议,百姓们丧失信心,药商也不愿意再与朝廷合作。

京中朝臣众多,竟无一人上报此事!

“传令下去,立即成立监察室,御赐罗加林为御室长,入驻大理寺卿,不得向外透露,不得朝中官员插手,违令者必究!”

“微臣,定不辱使命!”

「虽然我父皇宠女儿无下限,但好在是个明君,做事果断,打击腐败,整顿风气,父皇霸气!」

皇上听着时秒秒的心声,差点笑的合不扰嘴。

于是,他一兴奋,赐罗加林黄金百两,绸缎十匹,私宅一座。

罗加林从宫中回来途中,母亲已哭昏几次,妹妹也偷偷抹泪。

本以为,这次入宫凶多吉少,没想到他儿回来了。

“娘,妹妹,我回来了!”罗加林一进门,便搀扶着老母亲。

罗母看着赏赐,一时摸不着头脑。

“儿臣在母亲教导下,始终不忘初心,连番几日递上的贴子,皇上终于看见了,还赐了好些东西呢?”

罗加林是个孝子,看着母亲落泪,心疼不已。

“母亲和妹妹再也不用熬夜刺绣了,如今,家中情况改善,我定会好好为朝廷做事,为百姓效力。”

一家人抱在一起,喜极而泣。

入夜时分,时秒秒在皇上怀中睡着了。

他小心翼翼将女儿送回花瑶宫。

时秒秒做了一个梦,梦到一个高大的身影,朝着她缓缓走来,他的手中攥着一张符,神神叨叨,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另一边。

慕雪川躺在榻上,陷入昏迷状态,他手里紧紧攥着止痛符,陷入一个梦里,一直走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