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符呢?」

对对对,她有止痛符。

时秒秒费力的挤出止痛符,让狗神刁给他。

「这符得入梦,他应该知道怎么用吧?」

「东西我可给你了啊,是死是活看你造化了,死了别找我啊,天启帝也别找我爹啊,要找就找这只狗,锅都让他背……」

慕雪川攥着那止痛符,神情陡变。

她不过是个普通人,怎么会画符?

「狗神,还愣着做什么,快跑啊,一会儿没救活,咱不得成为最大的嫌疑犯了。」

狗神驮着时秒秒,飞奔出去。

慕雪川:“……”

时秒秒出来后,听到哥哥哭哭唧唧,在门口默默看了一眼,无奈地摇摇头,最终决定不打扰他。

时宇之弄丢了妹妹,哭那叫一个惨啊。

“妹妹,有人偷我妹妹,我妹妹不见了。”

他一边哭一边找。

走到了偏殿,看到香案上摆放着各种食物,哈喇子擦了好几遍,那不争气的手还是摸了上去。

“妹妹啊!”

他手里拿着大鸡腿,吃一口喊一句。

“妹妹啊!”

喊一句又吃一口。

皇后从方缘大师那里得到一串佛珠,说是给时秒秒护体,皇后收下后,便从天王殿出来了。

刚到大殿门口,发现时秒秒自己坐在门槛上。

“你哥哥呢?”她紧张地抱她起来。

身边除了狗,竟没有一个人照看她!

还是在这种人多手杂的地方,顿时,莫名来了一股怒火。

「哥哥可能上厕所了叭……」

上回偷摸去清宁宫,娘亲就生气了,这回偷跑出去,坚决不能告诉她!

皇后气冲冲的去找人,结果在偏殿发现时宇之的身影。

嘴里咬着鸡腿,眼里含着泪,吃着哭着喊着。

“妹妹啊,鸡腿真香,妹妹啊……”

“时宇之!”

皇后怒吼一声,吓得他手一抖,鸡腿掉了。

“母后!”他迅速擦嘴,朝着皇后跑过去:“母后,妹妹不见了,她被人偷了。”

鼻孔朝天,闭着眼睛,哭得伤心欲绝。

“呜啊,我没有妹妹了!”

「唉,我这个哥哥到底是哭我呢,还是哭被娘亲吓掉的半只鸡腿呢?啧啧啧,哭的真心惨。」

时宇之听到心声后,迅速睁开眼睛,高兴地冲着时秒秒跑过去。

“妹妹啊,你可算是回来了,哥哥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啊。”

皇后火冒三丈:“时宇之!”

抄起香案上的鸡毛掸子,朝着他的腚上狠狠抽去。

“哎哟!”

时宇之被打直捂腚,抽起腿就开始躲。

“你妹妹还小,可你都十二岁了,你答应过母后要好好照顾她,竟然把她丢到一边,自己跑到这里来偷吃!”

时宇之委屈巴拉,看向时秒秒,又哭又喊。

“妹妹,你快帮我向母后解释,我没有啊,我不是啊!”

时秒秒表示同情。

「我可怜的四哥哥,我也想帮你啊,可我不会说话啊,你皮糙肉厚,挨顿打没事的,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,挺住!」

要是让母后知道,她又偷偷跑出去,她也免不了一顿打。

好哥哥,帮我把锅好好背着吧!

「娘亲,我饿了。」

皇后放下鸡毛掸子,连忙让青岁去冲牛奶。

时秒秒同情的眼神,再次光临时宇之。

「当妹妹的只能帮你到这里了。」

时宇之很委屈,可他百口莫辩。

母后有没有想过,可能是妹妹自己跑出去了呢?

从仙云寺回去的路上,路过京城大街,街上人来人往,分外拥挤。

“有人自焚啦!”

人群中,有人大喊一声,众人都围在护城河,看着河对面那一块块秋色药田。

「外面好热闹啊,好想康康外面我世界啊。」

皇后停下马车,掀开轿帘,只允许她看一小会儿。

时秒秒四周打量。

外面好好玩的样子呢。

“小小年纪,这么爱凑热闹,真是管不住你了。”皇后无奈摇头。

司婉儿温柔一笑:“说明五妹有灵气,长大后肯定聪明。”

「就四就四,还是我三皇嫂会说话,长的好看的人说话也好听。」

百姓聚集,都在议论。

“听闻,近日好几个人自焚了。”

“好好的怎么会自焚呢,官府也不给个说法,每次让人收拾现场,都现在也没看到个通告。”

众人议论纷纷中,皇后放下了轿帘。

“早些回宫。”

近日,京城内定是有事发生,百姓也不是以往闲散模样,自焚的事情更是从未发生。

若是发现皇家人在此,恐怕引起暴乱,伤害到秒秒。

回到花瑶宫,时宇之被皇后禁足在永信殿,专门请来夫子在殿内教学。

时宇之无奈的看着时秒秒,委屈的直掉眼泪。

最后,还是被皇后揪着耳朵去了。

皇上则在养心殿心情烦燥,一堆的无关紧要的奏折等着他批阅,心里十分挂念女儿,奈何走不开。

“陆公公!”

“在。”

“去把她小公主抱到养心殿来,朕想她了!”

陆公公接令后,便前去了。

“这些个朝臣,芝麻大点的小事都要朕拿主意,赚钱的时候怎么都闷不吭声!”

“还有某些大臣,每天都给朕写感谢信,感谢祖国感谢簹,感谢时代感谢人民,要真感谢,怎么不掏些银两来填充国库啊?”

“竟然还有不要脸的,扶个老奶奶过路,都说自己在弘扬正能量,要朕给他赏赐并提名,难道这不是他该做的吗?”

皇上将奏折扔到桌上,气得大骂:“这都什么玩意儿!”

瞧着陆公公将时秒秒抱来,便一把将她坐在兜里。

今日的时秒秒身着白裙,头上还戴着小红花,像个小仙女,还朝着皇上咧嘴笑,甜到他心坎了。

「让我康康,父皇今天又是为了森么事气到脸发绿?」

大眼睛不停转呀转呀转。

问候父皇。

感谢父皇。

请求朝廷拨银两。

请求皇上给赏赐。

时秒秒翻白眼:「这都什么人呐?」

皇上眉心舒展。

秒秒说的对!

还是女儿懂他的苦啊!

「咦,这里还有一封上报京城近况的,好像有提到自焚事件,看来父皇是气糊涂了,这么重要的内容都错过了。」

皇上竖着耳朵听,重新审视着这堆奏折。

这封奏折是夹带的。

让他看看是什么大事件,女儿都知道了,他还不知道!

「看来我父皇还不瞎,竟然在茫茫奏折中,发现了这封不起眼的信件,果然,父皇没老!」

皇上眉头上扬,嘴角露出几分自信。

他当然不瞎!也不老!

奏折一页页摊开,皇上的脸色逐渐变暗,最后拧成一团。

这长长的奏折里,写了同一个事件多个人物,详细到时间、地点、人名,并请求皇上彻查!

“砰!岂有此理!”皇上暴怒,将奏折重重扔到地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