嫁到时家之前,太后就已经守寡了,这些年没听到什么丑事,没想到她藏得这么深。

“这件事情,只有你自己看见了吗?”

不提还好,一提时秒秒就很生气。

「狗子也看见了,昨晚就是它驮我回来的,我都还没看够,皇祖母跟吴本德本来要滚床单了,狗子非要拉我回来,真烦银!」

很快,她就发现皇后神情不对。

「娘亲,我发誓,我什么都没看见,只听见她们说话了,尊的什么都没看见啊,我还小,怎么能看那些不正经的东西呢。」

狗神静静看着她。

昨天也不知道是谁,因为没看见气哭了。

「这件事情,不能让你父皇知道,他向来孝顺太后,自己母亲……你让他以后怎么面对她。」

天底下,哪个孩子愿意看到,到自己母亲与别的男人厮混。

「恩!秒秒听娘亲的。」

原书里,太后出场不多,但她是个坏种。

因早年守寡,对皇上有种莫名的占有欲,皇后的风头总是盖过她,又独得皇上圣宠,一直都不喜欢皇后。

「几个皇孙里,皇祖母只喜欢时芸芸,因为是她容家与时家的血脉,父皇被打发守皇陵,她知道你被囚禁,却视而不见,还处处抬着容妃。」

皇后浑身颤抖。

她从不防人,没想到她悲惨的结局,这些人都有份。

「娘亲别伤心,人不犯我不犯我,人若犯我必还之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好。」

皇后眸光一冷。

秒秒说的对。

“娘娘,林嬷嬷派人来通传,四皇子腹痛难忍,还呕吐不止。”

皇后脸色大变,起身抱着时秒秒,往永信殿赶。

“四皇子如何了?”皇后焦急的询问。

抬起头,却是惊住了。

这才半年没见他,竟然又胖了一大圈。

“回皇后娘娘,四皇子用过早膳后,便腹痛打滚,呕吐不止。”林嬷嬷跪下,满脸愧疚。

“母后,我肚子好难受,我是不是要死了,我还有那么多好吃的没吃到,我不能死啊。”四皇子在榻上扭着胖乎乎的身体。

“太医呢,怎么还没来?”

她将时秒秒交给青岁,坐在榻边,握着四皇子的手。

“宇之,你只是生病了,不会死的,你还没见过你的妹妹呢?你妹妹很可爱很讨喜,你一定会很喜欢她的。”

皇后眼眶红了。

手心手背都是肉,怀上秒秒后,便将他送到永信殿,让林嬷嬷照料他,没想到竟病成这样。

这让她这个当母亲的,心中很是愧疚。

「哦,原来这就是我四哥哥啊,长的还行,就是太胖了。」

花瑶国四皇子‘时宇之’,今年十二岁,体重已经有一百五十斤,不爱出门不爱动,也挺不招皇上喜欢的。

毕竟,其他几个皇子不成器,起码都弄出宫了,眼不见心不烦,但他才十二岁,弄不出去。

以往,皇上在花瑶宫见到他,总爱教训他,后来,他干脆连花瑶宫都不去了。

「我这个四哥哥爱吃肉,十二岁就有一百五十斤,成年后还会胖到近三百斤,太可怕了。」

时宇之忽然一愣。

永信殿内,从来没人敢这样讽刺他。

是谁在说话?

「哎哟四哥哥喂,你要不再减肥,以后要胖到走不动了,要不了几年,就把自己吃死喽,到时候宫人用草席一卷,扔到乱葬岗了。」

「啧啧啧,太惨了,堂堂花瑶国的四皇子,死了都没人替他下葬,下场实在是太惨了啊!」

时宇之面色苍白,身体虚弱,可他耳朵不聋。

这小奶音,怎么像眼前这个小奶娃的。

“皇后娘娘,太医来了。”林嬷嬷领着太医前来。

太医给时宇之把脉诊断,摇头叹息。

“回皇后娘娘,臣前些天就已叮嘱过四皇子,忌荤腥油腻,身体长期摄入肉类,营养不均衡,早晚会出大问题的,这不,今日又给胀吐了。”

皇后脸色大变,看向林嬷嬷质问。

“四皇子的身体,前些时日就出了问题,为何本宫没收到消息?”

林嬷嬷也很无奈。

“前些时日,您正生小公主,老奴不敢打扰您,本以为鞭策四皇子,他会有所改进,可他……不让老奴向您汇报啊。”

「看来,是我四哥哥不懂事了,贪吃连身体都不顾了,看来脑子已经坏了,不然,一家人下场惨烈,他还无动于衷,最后也当了炮灰了。」

时宇之浑身颤抖。

这……是真的吗?

“皇后娘娘,是老奴照顾不周,你要怪就怪老奴吧,四皇子年纪还小,可别千万因为些这事情,伤了你们母子感情。”

「怪你肯定怪不上,但你后面那两个侍女,肯定是要追究责任的,要不是她们提来的食盒,四哥哥也不会吃到吐。」

皇后听闻,脸色大变。

她犀利的眼神,扫向桌上的食盒,还剩下些甜食跟肉渣。

“这些东西,是谁拿来的?”她冷声质问。

林嬷嬷大吃一惊:“这,这不是永信殿的东西啊?”

两个侍女,下意识抖了抖,埋着头也不敢说话。

皇后已经发现她们的异常了。

“莫不是,有人故意陷害我儿?”她抬高声音,质问。

侍女还是不说话,但脸色明显变了。

“宇之,你告诉母后,这些东西是哪来的?”

时宇之直接回答:“母后,这些食盒是皇嫂送过来的。”

侍女吓破胆。

四皇子不是向来要瞒着皇后,怎么自己还主动说了?

皇后身子一僵。

竟然是太子妃?

定是因为方嬷嬷之死怨恨她,才把手伸到这永信殿了。

“她给你送多久了?”

“有几日了。”

皇后证实了猜测。

那凶狠的眸光,落向了两名侍女。

“皇后娘娘饶命啊,奴婢也是不知情,只是太子妃的意思,奴婢们也不敢不从啊!”

皇后冷笑。

“不敢不从?这么说你们还挺忠心?”

她冷声呵斥:“本宫也叮嘱过你们,要好好照料四皇子,本宫的话你们就敢不从了?”

“奴婢不敢!”

“如今我儿尚在病中,本宫为他积福不杀你们,但谋害皇子是重罪,去海棠楼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