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母后,朕听闻你生病了,身体可还好?”

皇上是个孝子,虽然在纳妃这件事情上,他是忤逆太后的,但该敬的孝心,他一样都没落下。

“死不了。”太后看着他,淡淡的回应。

被他气的就剩一口气吊着了。

“母后,皇媳带着秒秒来探您了。”皇后向她行礼。

青岁和千禾拿着好多补品,交给了白嬷嬷。

皇上见太后有些冷淡,便主动开了口。

“母后,秒秒是福星,要不让她陪陪您,您肯定会喜欢她的。”

“恩。”太后应允道。

皇后抱着秒秒,坐在太后的榻边。

“秒秒,这是皇祖母。”皇后笑着道。

太后打量着时秒秒,圆嘟嘟的小脸儿,大大的眼睛,皮肤白嫩,确实挺可爱的。

“倒是像你生的。”太后神情缓和些。

“噗……”

时秒秒不停噗口水,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太后。

太后瞧着这孩子,怎么感觉不喜欢她似的,不笑也不咿呀咿呀,口水都噗到她脸上了。

“抱下去吧,哀家身体不适,瞧着这孩子,似是头更疼了。”

要不是因为给她驱邪,了了大师也不会惨死。

以后,谁给她长寿丹啊。

这娃儿就是个灾星。

专克她的!

「皇祖母真是的,五十多岁的人了,还以为自己是十八岁的小姑娘呢,偷吃也要有个限度是不,看吧,把身体搞垮了多不划算啊。」

皇后脸色微变。

这孩子,在胡言乱语什么呢?

“怎么,你是打算让哀家抱抱她啊?哀家现在头痛的紧,太医说要静养,别闹的哀家更疼了。”

「我谢谢您,您可千万别抱我啊,我不稀罕,也不知道您老昨天完事后洗没洗澡,我沾染晦气。」

皇后听着时秒秒的心声,顿时变得紧张起来。

好在,皇上听不到她的心声。

“行了,你先带她回去吧。”太后吩咐皇后道。

皇上也跟着起身。

“儿臣不打扰母后休息,回去便让人送些补品,给母后好好养养身子。

“怎么?如今得了个公主,就在哀家这里待不住了吗?花瑶宫生个公主,就弄得天下皆知,心怡宫的公主,你却看都不看一眼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不是你的呢?”

提起这件事情,皇上也很不快。

“当年,儿臣与容相国在这清宁宫喝酒,虽醉的迷迷糊糊,但明明记得是回花瑶宫的,怎么会去了朝阳殿呢?”

太后脸色一变,顿时有些心虚,而后又故作镇定。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是哀家让人把你送去的?”太后冷声质问。

「就是你,就是你让白嬷嬷带路,把容敏枝和父皇送到朝云殿的。」

皇后面色铁青,心狠狠一沉。

她一直以为那是个意外,可没想到是太后算计的!

太后那不满的眼神,落向了皇后,语气里满是埋怨。

“说到底,还不是被管的太紧,生了四个皇子,没一个能成气候,也不知道随了谁。如今,眼里全是女儿,将来还不是要嫁人,你是皇帝,得有三宫六院,得生更多的子嗣。”

「皇祖母可真是双标,如果时芸芸,是你容家的血脉,你肯定不会说这些话。」

原书里,她可是很宠时芸芸的,觉得她是花瑶国的希望,也很支持皇上培养她。

皇上朝着皇后看过去,轻声道:“昨晚为秒秒的事情折腾的一夜没睡,你先带秒秒回去休息,别太劳累了。”

“母后安心养病,皇媳先行告退。”皇后行礼后,便带着时秒秒出去了。

回到花瑶宫,青岁忍不住抱怨。

“都二十年了,太后对皇后娘娘还那样,第一回带小公主去探病,不打赏也就罢,还暗戳戳的说皇后娘娘。”

千禾也气不过:“就是啊,好在皇上对皇后娘娘偏爱,太后就算有成见,也不敢拿娘娘怎么样。

皇后心中有些不悦,但还是吩咐青岁千禾:“她到底是陛下的生母,我身为皇后,理应敬重她。”

太后对她有成见,她心有数,只是她不喜争抢,也不喜与人发生矛盾。

皇上是个孝子,这么多年,夹在中间很为难。

历来皇帝都是嫔妃成群,皇上把偏爱给她一人,若再跟太后生嫌隙,只会让皇上更难做。

「唉,我娘亲就太善良了,不喜欢你的人,再怎么做也不喜欢你,何不痛痛快快喷她一顿,让自己心里舒坦舒坦。」

「她为老不尊,不值得你尊重,在后宫偷人,跟朝中大臣勾结,今日气病也是因为父皇杀了她的了了大师,所以就把所撒在娘亲头上。」

偷吃?

勾结大臣?

“你们先下去,本宫要带小公主休息。”皇后吩咐二人道。

房门一关,屋内就剩下母女二人。

“你方才说的这些,是从哪里听来的?太后都五十多岁了,也是你父皇的生母,这些话可不能乱说的。”

「娘亲,我没有乱说,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,她跟吴本德有一腿,她偷吃时也没闲着,说你坏话。她不是要吃了了大师研制的长寿丹吗?我让她长不成。」

皇后下意识看向时秒秒。

“我就说,昨晚的事情发生的很蹊跷,宫里的人在佛堂找一遍又一遍,都不见你的踪影,你自己又回来了,你是去清宁宫了?”

时秒秒摇头。

“你昨天被吓到的事情也是假的,只是为了把了了大师骗进宫里,然后惹怒你父皇,故意杀了他吗?”

时秒秒可怜巴巴,低着头,也不说话。

“你是个小奶娃,怎么会这样的心思,了了大师行骗,可他罪不至死,你这是借刀杀人你知道吗?娘亲不允许你小小年纪,就有这样的思想行为。”

如果这样,那她跟时芸芸有什么区别?

「如果我不跑出去,我就不会看到那些,她那样欺负你,我不稀饭她。她还说药材展览会,要好好弥补吴本德,床底下的金子都快摆不下了,还这么贪心。」

「娘亲,昨晚的事情千真万确,秒秒不敢对娘亲撒谎。」

皇后也想不到,太后竟有这么多秘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