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逆子,还是这样不省心!

当年,未到弱冠之年就把他划出皇宫,还将工部侍郎的嫡女许配给他。

没想到这些年,他还变本加厉了。

无心之举,竟害了这么好的姑娘。

“这个孽障,朕当初没一把将他掐死!”皇上生气。

很快,他恢复平静。

偷听秒秒心声是秘密。

皇后打量司婉儿,弱不禁风,面黄肌瘦,衣着朴素,头上的首饰都没几件像样的。

却给时秒秒打造这么厚的金锁。

“今日,你就挨着本宫坐,帮本宫照料秒秒。”皇后吩咐。

司婉儿受宠若惊,险些说不出话来。

小心翼翼坐到皇后身边,看向时秒秒,眼神里抑制不住的喜欢。

「三嫂你好呀,你长的真好看。」

司婉看着时秒秒冲她笑,心中的苦闷,顿时烟消云散。

“母后,婉儿能抱抱五妹吗?”司婉儿低声请求。

皇后看得出来,她很渴望跟孩子亲近。

三皇子成亲好些年了,听闻总在生孩子,可就是不见司婉儿传来消息。

抬头看向下面,那些到场的妾室,身边都坐着孩子。

「三嫂好香香啊,是栀子的香味儿,我好喜欢啊,这味道就像三嫂,香气浓郁却不浮夸,好闻又不容易腻。」

司婉儿看着时秒秒咧嘴笑,笑着笑着突然红了眼眶。

同为女人,皇后自是理解她的心情。

「皇嫂你别哭啊,孩子总会有的,女人的肚子是金贵的,就算要生孩子,也得看看给什么人,我三哥哥待你不好,你没为他生孩子,反而是你的运气。」

“十二月十二,本宫打算去仙云寺上香,为太子求平安,到时候你随本宫一同前往,也为自己祈祈福吧。”

“谢母后。”司婉儿感激。

底下。

一群妇人的眼睛落在司婉儿身上,恨不得把她掐死。

“以往,母后那么疼我,做什么都让我跟着她,如今却把我冷落一旁,跟司婉儿有说有笑。”

“她司婉儿算个什么东西,父亲不过是个工部侍郎,嫁给三皇子多年无子嗣,还敢跟我争宠!”

郑悦悦看着她,眼神里满是嫉妒。

“姐姐,你瞧瞧,司婉儿平日说不与我们争宠,在府上也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,我看这都是装的吧,论抢风头,她可比多们会多了。”

“就是啊,小公主今天万丈光芒,成为全民焦点,她司婉儿倒会钻空子,借着小公主露脸,心机可真深啊。”

“我听说啊,她的父亲带着她哥哥前往归县赈灾,搞不好就要淹死在那里,家中还有个待嫁的妹妹,等到他爹和哥哥一死,她就没有靠山了,妹妹说不定也要沦落到卖身了。”

几个小妾,使劲挑唆。

“哼,讨好皇后又有什么用,皇后又不管峥王府的事情,讨好小公主更没用,她还那么小,能帮到她什么?峥王府是本妃当家做主,她还能在我眼皮底下翻花不成?”

侧妃楚韵霜,一袭大红色长裙,妆容浓艳,戴满金银首饰,颇为华丽。

一道呼喊声,直入众人耳畔。

“大师,你别走,你别走啊,求求你帮本宫的芸儿看看,芸儿也是天瑶公主,亦是有福之人啊!”

喧哗声,扰了众人雅性,循声而望。

“大师,求求你了,求求你也给芸儿指点指点吧。”

容妃跪在地下,一手抱着时芸芸,一手抱着仙云大师的腿。

仙云大师很无奈,他一个修道者,却在大庭广众之下,被个女人抱的挪不动腿。

“丢人现眼的东西,把她拉开!”

皇上重重呵斥。

容妃眼睛红肿,被侍卫拉开后,又发疯的冲到皇上面前,重重跪下。

“皇上,芸儿也是公主,您为何不给她祈福啊,这福运不能只给花瑶宫,心怡宫也应当有啊!”

好好的祈福大会,被容妃这么一闹腾,兴致全无。

“皇上,臣的女儿连日来,遭受几番打击,受了些刺激,今日也是替公主高兴,才会有失体统,还皇上见谅啊!”

皇上也不想在这么神圣的地方发怒,以免惊扰了时秒秒的福运。

挥手冷声:“带下去吧!”

容礼正拉着容妃,回到自己的坐位上,还狠狠瞪了一眼林清语。

真丢人!

“恭喜陛下,天降福宝,乃天瑶之福运,望小公主金安!”

桑南国使臣起身,举杯向皇上致贺。

“恭喜陛下,祝花瑶国福运绵绵,与天同寿!”

天陵国使臣上前跪拜,举杯致敬。

“恭贺皇上!”西月国使臣祝贺。

“天瑶国喜得福宝,不止是花瑶之福运,乃天下之福运,今日参加祈福仪式,是天瑶将福运洒遍天下,幸之。”

少年一袭月色长袍,意气风发,昂首挺胸,大步向前。

将侍官手中的锦盒打开。

“此乃天启国宝,千年明珠,乃父皇赠与花瑶小公主,促进两国之交!

时秒秒打量着他。

「天启国太子慕修炎!」

她的未婚夫!

这货今年十岁,是天启未来储君,为天启皇后所出,一直深受皇上宠爱,并对他寄予厚望。

原书中,他是带着任务前来,祈福大会上,看到小公主被光环笼罩,群臣跪拜,一眼定情。

那颗千年明珠寓意很明显,就是舍弃掌上明珠的意思,暗意为提亲。

如果按照原来的剧情,他提亲的对象是时芸芸,但皇上不愿女儿外嫁,便将自己许配给他。

不过,她两岁便挂了,婚约做废,他又重新追求时芸芸。

“天启国慕雪川,拜见皇上,恭祝皇上!”

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,打断时秒秒的思路。

「男主!」

又到了吃瓜环节。

慕雪川。

身上标签好多。

天启帝的胞弟,当朝九殿下,赫赫有名的战神,时芸芸的官配。

腰间那块玉佩还在,他会对折赠与时芸芸为定情信物。

时秒秒看着他走来。

身形挺拔,五官英俊,轮廓分明,一身墨蓝锦衣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清冷。

「跟书中形容的一样,清冷孤傲,不可一世,果然很帅。」

很难想象,这个看起来就很聪明的男人,在喜欢上时芸芸后,会像魔怔了一样,变成个极品恋爱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