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朝说话的人看去。

说话的叫鲁白,一米八五的个头,长相也颇为帅气,在学校里很受追捧,不光是因为鲁白之前学生会主席的身份,更因为他的财力也不容小觑,跟汪哲一样,鲁白也是在大学时就自己开车上学的那波人。

昨天早上,张然泡在浴缸里时,还看到过班级群里讨论,鲁白要自己开公司。

鲁白看向张然,眼中的讥讽根本没有做任何的掩饰。

“张然,你早该照照镜子,好好看看自己,你有哪一点,配得上秦明月?”鲁白一脸讥讽的走到张然面前。

张然上下扫了鲁白一眼,“我配不上,你就配得上了?当舔狗,也不至于这么早就出来叫吧?”

“你说什么呢?”一道骂声立马响起,一名班里鲁白的跟班冲上来,直接就开始推搡张然,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。

班里的同学纷纷出言相劝,那跟班完全没有要罢休的意思。

“行了,跟这种人有什么好计较的?一个穷逼而已,无所谓,这在学校里,他还有勇气叫唤几声,等离开学校,进了社会,就这种人,呵呵呵。”鲁白耸了耸肩。

鲁白说话,那名跟班才肯罢休,恶狠狠的指了下张然,跟鲁白一起,朝校园内走去。

“快快快,招聘开始了,慢点就赶不上了!”

“走走走!”

有人带回来招聘开始的消息,班里的人全都不淡定了,一窝蜂的朝外面涌出去。

“张然,快走吧!你在学校里是好苗子,可这一毕业,又是新的人生,收起你的坚持跟傲气吧,听说鲁白的公司待遇不错呢,不然你等等跟鲁白说说好话,都是一个班的,他应该是愿意让你去他那上班的。”一名同学拍了拍张然的肩膀,劝说道。

张然看了眼跟着人流一起往外走的秦明月,随后摇了摇头,“不用了,我有更好的去处。”

“哎,真想不通你干嘛这么要面子,在钱面前,面子算个屁啊!不听就算了。”那名同学也不再劝说,跑出去参加招聘去了。

这次的毕业招聘会现场,格外的火爆,有不少知名企业都前来招人,毕业生们也是牟足了劲的介绍自己,递上简历。

同是本次毕业生的鲁白,并不在这投递简历的人群当中,相反,他坐在一个招聘位上,头上打着太阳伞,喝着冰镇饮料,跟别的企业谈笑风生,显得极其潇洒。

张然的目光看到鲁白,恰巧鲁白的目光也看了过来,鲁白露出笑容,大声道:“张然,要不要来我公司面试?还差一个扫厕所的,我觉得很适合你啊!”

鲁白的话,立马引起一阵大笑声。

“鲁白哥,你好坏啊,张然怎么说也拿了四年的奖学金呢,到你这就成扫厕所的了。”一名漂亮的女学生不停冲鲁白抛着媚眼。

“奖学金?有个屁用!他在我这,只配扫厕所,出了学校,就这种人,我连看都不可能多看一眼。”鲁白尽是不懈,他声音很大,恨不得全校的人都能听的到。

这一刻,有太多人都看向张然,冲张然遗憾的摇了摇头,鲁白一看就是那种家里有权有势的人,这种人一旦出了社会,必然一路高歌,尤其是在银市这种小城市,有钱人的圈子就那么大,张然得罪了鲁白,以后想要在银市发展那是很难的。

“这位同学,我们公司很不错的,你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“这位同学,你的简历我看了,非常符合我们公司的要求。”

“这位同学……”

和别人疯狂投递简历不同,在秦明月那,不少公司人事主动找上秦明月,询问秦明月的意向。

在这个社会,长得漂亮的女人,永远比别人拥有更多的机会,尤其是像秦明月这种气质跟长相俱佳的女人,更是如此,包括秦明月的成绩同样很好,这种才华跟长相并存的女人,太多公司想要了。

毕业生们都无比羡慕的看着秦明月。

“各位,这事就免了吧。”穿着一身正式西服的周凯走到秦明月身旁,“秦明月,已经在我们周氏集团任职副总了,我想我周氏的副总,应该不会比在座的任何一位要差。”

周凯脸上,尽是自信。

那些向秦明月抛去橄榄枝的企业一听,全都心头一惊。

关于周氏要进军银市商圈这事,都已经彻底传开了,要知道,周氏可是省城的集团企业,背后资金,都不能光用庞大来形容,一旦周氏进入银市,那必然能在银市商界掀起一股血雨腥风,周氏副总,这个位置,太高了!

估计银市百分之九十企业的老板,见到周氏副总,那都得客客气气的。

“周氏副总,太强了吧!”

“秦明月就是秦明月!”

“这是什么?我们还在水里扑腾,人家秦明月已经站上巅峰了!”

毕业生们对于很多企业都做过调查,关于周氏的事,他们昨天早上还聊得热火朝天,期待自己能有机会进入周氏实习,结果人家秦明月呢,直接就变成周氏副总了!

“秦明月跟张然分手真是太对了啊,你看周凯周总,太帅了吧!”

“年少多金,不知道比张然强多少!”

“你拿张然跟周总比,这不是侮辱周总吗!”

声音窸窸窣窣响起,西装革履,成熟多金的周凯,与身穿学士服,脸上还带着稚嫩的张然,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
银大校门外,老陈捧着手机。

“老爷,我明白,已经安排好了,现在旗下有十八家公司的上任书都写好了,等等就会让少爷去签字,对,我就在学校外,准备去找少爷了。”

在老陈身后,整整十辆劳斯莱斯,车牌都是连号的,就那么排在那里,这阵仗,让路过的行人频频侧目,在银市,还没见过哪家有这么大手笔呢。

学校的招聘会上,张然已经成为了大家眼中的笑话,先是被秦明月甩了,又得罪鲁白,现在还被人拿去跟周凯比较,今天的张然,就像是一个小丑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