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陈向张然微微躬身,“少爷。”

那些才嘲讽过张然的人,全都惊疑不定的看着张然,一个个脸色都格外难看。

他们本来想给新进圈的新人一个下马威,可谁曾想,这竟然是张家的继承人啊!

银市这个圈子的人,尤其是这些二代们,有些行事作风高调,不服管教,但他们的父母都会告诉他们,想怎么高调都行,但千万千万,别惹张家。

因为在银市,不管你吃的再开,一旦得罪了张家,都不要想在这银市混下去了。

不得罪张家,这是圈内人生存的基本准则。

然而,他们刚刚那副作态,显然,是已经将张家少爷得罪了啊!

昨晚他们收到消息,说张家的继承人已经露面,可谁能想到,竟然是这么一个小子,那气质看上去,就跟个暴发户一样!

“哥,刚才的事是我不对,您千万别介意啊。”

“张哥,您看您哪天有时间,小弟摆一桌,好好给您赔个不是。”

先前还一副对张然满不在乎的人,此时全都走了上来,不管年龄大小,反正开口冲张然就是喊哥,这张家的身份,他们实在得罪不起啊!

那些年龄大点的长辈,也全都围了过来,有道歉的,有讨好的,大家都知道,这是张家的继承人,那以后就是这银市圈子的老大了!

刚刚那短发漂亮女人给张然眨眼眨的更勤了,那一双黑丝勾勒的双腿修长无比,简直诱人到了极点。

“少爷,先进去吧。”老陈站在张然身旁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张然点了点头,跟老陈走进了会所当中。

会所的大厅,已经被精心布置,一个华丽的展台,展台下是一张又一张分割开的高档单人沙发,今天到来的宾客们会坐在这单人沙发上对今天的竞品出价,每一张单人沙发上,都写有落座人的名字,张然看了一圈,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,倒是秦明月跟周凯这两个名字的出现,吸引了张然的注意力。

“少爷,我们在那。”老陈伸手指了指二楼,在会所二楼有一个半面透明的私人包厢,巨大的落地窗能从私人包厢内看清外面,但却让外面无法看到里面。

坐进包厢内,张然清楚感受到金钱所带来的地位跟好处,就比如现在,这次拍卖会的名单上,几乎写有了全银市的富豪,可能坐在包厢内的,再没有第二家。

这包厢内,一套沙发,价值近百万,准备的矿泉水,都是上千一瓶的,另外还有已经切好摆盘的新鲜水果,桌上泡好的茶,也弥漫着一股清香,包厢门口两名静待的女服务员,身着旗袍,都是上等姿色。

不过,对于这一切,张然也只是略微知晓,并没有深入去想什么,在从下方沙发上看到秦明月跟周凯这两个名字后,他的心思,就已经不在这里了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会所里的人越来越多。

张然的目光通过那扇半面透的玻璃,始终锁定在会所入口处。

随着张然瞳孔一阵收缩,两道身影,从会所大门走了进来。

一身火红色晚礼服的秦明月,那精致完美的五官,高挑的身材,以及淡淡带些出尘的气质,饶是在这个场合,也是显得那么夺目。

秦明月挽着周凯的臂膀,面带微笑走了进来,跟周围人打着招呼。

“少爷,这是秦家跟周家的人,这两家,并不在银市的商圈内。”老陈何等眼色,光是注意到张然的目光以及呼吸起伏,便主动出声解释。

张然点了点头,他在今天的来客名单上,也没看到秦明月跟周凯的名字。

很快,拍卖会开始,专业的主持人在台上烘托气氛,漂亮的礼仪姑娘手里托着一个个展品,等着台下的人出价。

张然全程都坐在那里观看,从头到尾都没出过一次价。

老陈忍不住提醒道:“少爷,虽然在座的没有一个能跟咱们争,但您多少还应该意思一下,拍两件东西,就当玩玩了。”

张父让老陈今天带张然过来,就是想让张然多接触习惯这样的生活,可张然全然无参与。

正在此时,下一件拍品出现,是两张邮票,属于绝版,对于喜欢邮票的人来说,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。

一直都静观没有出价的秦明月,此时举起了手中的拍价牌,“十万。”

“明月,你对邮票有兴趣?”坐在秦明月身旁的周凯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秦明月微微摇头,“一个长辈过寿,他喜欢集邮,我妈特意让我过来把这两张绝版买下来。”

邮票这个东西,受众并不像名画古董那些那么广,但很巧银市也有两位喜欢集邮的,很快这邮票的价格就被叫到了五十万。

“哈哈,秦家的小美女要真喜欢要,那我只能割爱咯。”一直跟秦明月对着叫价的一名中年男人哈哈大笑道。

秦明月微微点头,“多谢成全。”

主持人见这抬价已经结束,便开口出声:“五十万第一次!五十万第二次,五十万第……”

“一百万。”会所顶楼的VIP房内,突然响起老陈的声音。

一下,就抬价一倍!

所有人都不禁向楼上看去,毕竟不管是叫出的价格,还是叫价人的身份,都太不凡了。

秦明月柳眉微皱,对于银市商圈,秦明月并不是很了解。

她只知道,银市商圈领头的张家很神秘,生意做得很广,本以为自己与这银市张家不会有什么交集,毕竟自己家族并没有扩张到银市的打算,谁曾想在这拍卖会,还对上了。

如果是一件自己喜欢的东西,秦明月肯定会选择放弃,但这一次是给一位长辈贺寿,自己老妈专门交代过东西一定要拿下,秦明月深吸一口气,举起手中的叫价牌。

还没等秦明月开口说出价格,老陈的声音就提前响起。

“两百万!”

秦明月贝齿轻咬红唇,两百万,拍下两张邮票,这显然已经大大超出这邮票本身的价值了。

周凯一见秦明月这样,立马自告奋勇,“明月,放心,这邮票我肯定帮你拿下来,谁都拦不住,我说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