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水一看,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起身就朝刘璐四女走去。

“哎,老大!”老三一看架势不对,连忙追了上去。

张然两人,也赶紧跟了过去。

“刘璐,你什么意思?”齐水看着那一名穿着短裤,露着大白腿的女生,对方站在沙发上,扭的格外尽兴,“你说你想来大象玩,让我带你,现在你却跟别人喝一块去了?”

“什么叫我什么意思?”刘璐满脸鄙夷的看着齐水,“你带我来?要十二瓶酒,就是你带我玩?还不够丢人的呢!”

“哈哈哈!”汪哲的大笑声响起,“我都说了,穷屌丝就别学人泡妞了,这大象也是你来的地方吗?”

张然站在一旁,汪哲眼中那浓郁的不屑,以及刘璐四女对齐水的态度,都完整的被张然看在眼中。

今天下午,秦明月的态度,不正是这样。

钱,都是钱,呵呵,没错,走出大学,就该学的现实一点了,这不是留给人幻想的地方!

齐水看着刘璐,眼中尽是悲愤,“刘璐,你我也接触这么长时间了,你现在满口都是钱,怎么,钱很重要吗?”

“对啊,钱是很重要啊。”一道声音在齐水身后响起。

齐水转头一看,说话的正是张然。

齐水有点不敢相信,这话竟然是从张然口中说出的。

“呵呵,这穷屌丝,看的到很清楚吗,不过既然看的清楚,就赶紧滚蛋吧,这酒吧,不是你们这么玩的。”汪哲手挥着手,一脸嫌弃。

张然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的确不是这么玩的,不过汪哲,这酒吧,也不是你这么玩的!”

张然一声大吼:“服务员!”

一名服务员立马走了过来,“哥你好,有什么需要?”

“把最中间的那个台子,给我开了!”张然伸手,指着酒吧最中间的地方。

齐水等人一听,立马拦住张然。

“张然,你疯了,那台子的低消是一万五,一万五啊!”

“别犯傻啊张然!”

汪哲一听这话,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大笑出声:“开这张台?那服务员,别理他,他开不起的,不用搭理这种傻帽。”

此时张然,只感觉心跳有些加速,在他这么多年的生活当中,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。

这种即将,一掷千金的感觉!

自己出来时,自己老子不是给自己下了一个至少花一百万的任务吗,那就花他个一百万!

张然把兜里的卡掏出来,往桌上用力一拍,“你们那个九千八一瓶的黑桃A,就摆出来最好看的那个,有多少瓶,给我来多少瓶!”

服务员一听,第一反应就是不信。

黑桃A啊,九千八一瓶,银市这个地方的消费水平,这夜店服务员心中是清楚的,平时来个什么老总,一晚上消费个几万就了不得了,店里的全拿来,那得多少钱啊。

但服务员看到张然拿出的卡,又无比的心动,这要是真的,自己今晚的提成都不知道得有多少!

很快,夜店的经理过来,看到服务员说的那位要店里所有黑桃A的尊贵客人,表现的很客气,“哥,咱们店还剩整整八十八瓶黑桃A,价格算下来得……”

“刷一百万!”张然手一挥,“你自己看着给我上!”

随着经理手中POS机发出“滴”的一声轻响,意味着刷卡成功,这一刻,经理跟服务员的心中,已经被狂喜所充满,一百万,他俩的提成,都得十万块!

而一旁的齐水三人,包括汪哲,以及刘璐四女,已经完全看呆了。

这是真的吗?

张然这个穷屌丝,刷了整整一百万!

一百万啊!

在摇曳的灯光下,在劲爆的音乐中,近百穿着性感的妙龄女郎,每一人手里都捧着一瓶发光的黑桃A,站在张然面前扭动着身姿。

坐在张然身旁的齐水三人,此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心中的感受了,他们从未想象过这样的一幕,一下消费百万!

百万啊!自己这一辈子,恐怕也只能赚到这些钱吧!

酒吧老板都专程赶过来,给张然敬酒,一口一声哥喊得格外亲切,那些穿着性感的漂亮妹子,不停的给张然抛着媚眼,酒吧其余消费几千近万的客人,全都一脸羡慕的看着张然这边。

张然能感受到种种不同的目光,这些目光,是他以前,从未感觉的到的。

刘璐四名妹子,此时一脸谄媚的凑了过来,这简直太有牌面了啊!整个酒吧,就这桌最有面子!

“谁让你们过来的?”张然看了眼刘璐四女。

四女被张然一个眼神吓得立马躲到旁边那桌去了。

齐水有些于心不忍,对张然道:“让她们过来吧,本来就是一块出来玩的。”

“老大开口,那当然了。”张然哈哈大笑一声。

刘璐四女得到张然的同意,满脸欣喜的跑过来,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自拍,这么有面子的事,不拍照发朋友圈怎么能行?

张然面前,无数妖娆的身姿在扭动着,张然闭上双眼,口中喃喃:“秦明月啊秦明月,你真是给我好好上了一课!”

张然猛然睁眼,看着眼前这八十八瓶黑桃A,若是正常人,会在临走前把这些酒存起来,等下次来的时候再取出,那又一次成为全场的焦点。

但张然,显然不是,并且,他也不知道这酒能存。

“来!把这些酒,全给我开了!”张然手一挥。

“全……全开?”服务员都有些发懵,“哥,这酒也喝不完啊。”

“喝不完?喝不完就给我呲地上!”

近百万的酒呲地上!

服务员今天才发现,什么才叫真正的土豪!这才是真正的豪!

先前满脸得意的汪哲,此时脸上哪还有傲娇,客客气气走到张然面前,“张哥,之前小弟什么都不懂,多有得罪,张哥见谅啊。”

汪哲对张然的称呼,已经成了哥。

这一夜,纸醉金迷,这一夜,格外荒唐。

张然靠躺在沙发上,眼睛微闭,脑海中,又浮现今天晚饭时,秦明月那眼中的不屑,以及那份云淡风轻的模样,那种连看都不多看一眼的态度,让张然心如刀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