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些东西,生下来没有,你这辈子都难有了,张然,你仔细想想,你跟我配吗?感情可以当饭吃吗?我只是一件上衣,就够你出去打工一年了,你凭什么说给我幸福?”

“张然,醒醒吧,这是现实社会,不是癞蛤蟆能吃上天鹅肉的童话世界。”

“麻烦你看清自己!”

张然看着坐在自己对面长相绝美的秦明月,嘴唇在微微颤抖。

还有两天就大学毕业了,他幻象过和秦明月一起走过接下来的路,可却没想到,今天对方叫自己来,却说了这些。

“知道我为什么会把你约在这吗?”秦明月示意张然向周围看看,“这种星级的酒店,我来这,如同家常便饭,而你呢?这应该是你身上最好的衣服了吧,你不觉得,自己与这一切都格格不入吗?这就是我的世界,而你的世界,应该在两条街外,那里的地摊,更适合你。”

秦明月的话,如同一把尖刀刺进张然胸口,可偏偏,张然没办法做任何反驳。

是啊,自己只是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家庭,而她呢?她随手一个包,就价值十几万。

坐在这样的环境里,秦明月身上,是一种淡然,一种自如,她的眼神当中,都洋溢着一种自信,这是发自于内心的。

而张然,只觉得一切都不舒服,自己甚至不知道该怎样把服务员叫过来,看着眼前桌上的法国美食,自己甚至连怎样去吃,都不知道。

那一种挫败感,笼罩着张然。

自己,从未接触过这些,对于他这种普通大学生来说,五百一场的KTV,已经是高消费了。

“好了,明月,时间不早了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一个相貌英俊的青年男人走到桌边,温柔的冲秦明月开口。

这个男人,穿着笔挺,手中的保时捷钥匙在张然眼中格外的刺眼,男人很绅士的将秦明月搀扶起身,从头到尾,男人甚至都没看张然一眼。

相比于男人这一身得体的西服,张然身上这满共加起来不到三百块的衣服,显得是那么可笑。

秦明月精致的面容上露出一丝微笑,“张然,我们,结束了。”

当秦明月话落,一旁过道走过的人带起一阵微风,吹灭了张然桌上的蜡烛,原本就微弱的光亮突然消失,阴影当中,看不见张然的脸色,也没有人去关注张然的脸色,这一刻,没人会在意张然。

秦明月挽着男人的手臂,走出餐厅,门口那辆外形吸人的保时捷,发出一阵轰鸣声。

烛光熄灭,优雅的音乐声在餐厅回旋,几个八卦的服务员早就注意到了这边发生的事,等秦明月走后,一名服务员走了过来,小声问:“先生,这些要收掉了吗?”

秦明月的话,仍旧盘旋在张然的脑海中,那眼中的不屑,那眼中的高傲,最伤人的,不是破口大骂,而是轻蔑。

仿佛你存在与不存在,都与我无关,我与你,根本不是一个世界,你的死活,你的情绪,与我何干?

这名女服务员见张然不回答,看了眼张然身上这廉价的休闲服,撇了一下嘴,冷漠的再次说道,“先生,这些我要收走了。”

女服务员说着,将手伸到面前的餐盘上。

张然一直低下的脑袋猛然抬起,盯着面前的服务员,张然瞳孔之中布满红血丝,声音有些沙哑的喝道:“我让你收了吗?”

服务员被张然突然的行为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后退一步。

张然看着服务员,继续追问:“我让你收了吗?啊!我让你收了吗!这就是你们的服务态度,这就是星级酒店的服务态度吗!”

张然的声音陡然提高八度,这一声吼,让周围的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,大多目光都看向这名服务员。

女服务员顿时感觉脸上挂不住,常年在这种环境下接待贵宾,让女服务员多少也有点看不起张然这穷酸模样,她立马怼了回去,“你冲我发什么火!你被别人甩了,有火朝别人发去啊!刚刚一声不吭,现在装什么逼啊!看你这屌丝模样,难怪别人甩你!”

“呵呵,高端,这他吗就是所谓的高端吗!”张然怒极反笑,猛地将面前的桌子掀翻,“我去尼玛的高端!”

叮呤咣啷的声音散落一地,异常刺耳。

女服务员惊得后退几步,随即冷笑一声,“砸啊,我看你赔不赔得起,也不看看这里是你撒野的地方吗!”

张然喘着粗气,赔这个字,瞬间让张然冷静了下来。

他看着面前的一片狼藉,钱,都是钱,这个服务员面对别人时恭恭敬敬,唯独对自己满脸不屑,不就是因为自己没钱吗!

秦明月说出这样的一番话,上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车,不也是因为自己没钱吗!

“保安,过来盯着他,别让他跑了!”女服务员看着张然,满脸讥讽。

一小时后。

张然满脸颓废的坐在酒店大堂,那名女服务员就在不远处讥笑的看着张然,刚才那一桌子的餐具,加桌上的饰品,价格接近万元,女服务员很想知道这小子他爹等下会怎么做。

两个中年男人从酒店门口走了进来,一个是张然的父亲,另外一个,是张父的邻居,老赵。

张父此时眉头紧皱,步伐也显得格外沉重,整个人身上,都在压抑着一股怒火。

张然立马走了上去,低下头,“爸。”

自己家的情况,张然清楚,一万块,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
自己老爹都把赵叔都喊来了,恐怕是家里难以负担这些钱,毕竟自己家,情况一直不是很好。

张然本以为自己会迎来一顿痛骂,而且看老爹现在这模样……

“砸。”张父却只对张然说了这么一个字。

“啊?”张然微微一愣。

张父点了根香烟,缓缓吐出一口烟雾,“我说,砸,今天你不开心,你想砸,就砸,一切有你老子撑着。”

张父话落,直接拎起身边的椅子,用力甩向一个落地玻璃。

“啪!”

清脆的声音响起,酒店的落地窗被砸的粉碎。

那名女服务员脸色一变,这小的在这装逼,叫来个老的,也这么不知好歹。

“你干什么!谁让你撒野的!”女服务员立马大骂一声。

张然也连忙上去拦住自己父亲,“爸,我知道错了,爸。”

张父将烟叼在嘴里,冲一旁喝道:“老赵,砸!”

老赵满脸凶相,看着就一副不好惹的模样,当张父话音一落,老赵随手抄起椅子,就朝四周砸去。

一阵叮呤咣啷的声音响起,什么名贵饰品摆件,什么玻璃桌椅,统统被砸翻砸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