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二十斤,肯定不够!再来二十斤还差不多。”

看着那两大盆的牛羊肉,小家伙心中暗暗盘算着。

牛羊肉中的水份其实还是很大的。

一斤牛肉煮熟了,能剩下个六七两,那已经是相当不错了。

再想想醉清风里面坐着的那几位爷,十三四斤的牛羊肉,够他们塞牙缝的吗?

“殿下,您这究竟是要做什么大菜啊,二十斤肉还不够?”

盯着那满满两大盆的牛羊肉,何叔已经是满脸的苦涩。

“何叔,您就让他们照做好了,回头等着大菜出来,留一点给你们也品尝一下。”

知道人家老何这是心痛手下,可小家伙也没辙啊!

谁让那几位爷,各个都是无底洞呐!

“梅兰竹菊,你们四个也要加快速度,那几位爷⋯⋯估计这会也该等急了。”

梅兰竹菊四女,此时也是忙得满头大汗。

“殿下,这牛肚和百叶,应该够了吧。”

“不够!每样再切五斤。”

“殿下,这芝麻酱够吗?”

“不够!再来两大碗。”

“殿下!”

“殿下⋯⋯”

“不够不够,统统翻倍!”

王府井的后院,也就是新装修出来的那个露天舞台处。

由于之前天气寒冷,这里一直都没被利用起来。

如今已经到了三月中旬,这处让小家伙花费了不少心思的所在,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。

舞台前已经灯火通明。

为了让自家老头子消气,王府井的几大花魁,也被小家伙统统的请了出来。

同时,一口早已打造好,却始终没派上过用场的铜制火锅,也被小家伙架在了最中心的那张石桌上。

没错,小家伙给李二准备的大餐,就是火锅。

上好的牛羊肉,新鲜的豆芽菜,再加上小家伙一直不舍得吃的毛肚和百叶,这次可谓是一股脑的都被他端上了酒桌。

————醉清风内。

“陛下,刚刚那小胡姬的一身黑衣——就是您之前提起的天子卫制服吧?”

自打百丽儿进入房间后,程老妖精的眼睛就一直没离开过那身党卫军常服。

直至人家小洋马离开后,他这才一脸讪兮兮的凑到李二跟前。

“怎么,羡慕了?”

“嘿嘿嘿,当然了。要是陛下能给俺的右武卫,也换上这么一套⋯⋯“哼!你就做梦吧!”

李二冷冷一笑。

如果不是小家伙抢了先机。

如果不是这制服出至小家伙之手。

李二那是绝对不会允许,大唐有第二支军队穿戴这套制服的。

再说了,他现在连自己那三千套都还没搞定,就算李二真有心给右武卫换装,呵呵⋯⋯那也是猴年马月之后的事情。

“陛下,太子殿下请您移步后院。”

醉清风内,百丽儿再次出现。

其实在她过来之前,李二已经透过窗户注意到了。

此时的后院已经是灯火通明,就是那暗淡了许久的舞台,此刻也是张灯结彩,人头攒动。

“嗯!头前带路。”

石桌的桌面很大,足可以供八到十人同时就餐。

也就是这么大的一张桌面上,除了中间的那只铜质火锅外,入眼的全是各式生肉。

“哼!这就是你所谓的大餐?等了这么久,难道你就是想给朕吃这些东西?!”

小家伙并没有回答李二的质问。

作为一名后世穿越者,小家伙深知什么叫做用事实来证明一切。

满满一筷头的雪花牛肉,被小家伙夹到了铜质火锅内。

当然,由于这小东西个头的原因,此刻的他,几乎就是跪坐在石桌上的。

“朕在问你话,为何不做回答?”

见小家伙依旧在那自顾自的涮这牛肉,李二愤怒的同时,脑海中也是多了一丝好奇。

“难道这小东西是想给朕做个示范,示范怎么去吃那些肉?”

“可是⋯⋯清水煮肉,而且还是那么薄的一片,这能有什么味道。”

十几秒后,一筷子算好的牛肉,被小家伙夹到了自己的调料碗中。

可以这么说,三个来月的时间,小家伙馋这口牛肉,已经馋的快疯掉了。

起初因为没有牛肉,想吃吃不到。

后来好不容易大批大批的牛肉出现了,小家伙的脚筋却又断了。

按照宝儿师父的叮嘱,无论是牛肉还是羊肉,脚伤为痊愈之前,一口也不准碰!否则不是伤势加重,就是会烙下后遗症。

现在好了,脚伤痊愈,牛肉也是要多少有多少。

一时间小家伙竟然在海量馋虫大军的催促下,忘记了面前还有五双眼睛,此刻正在那紧盯着他。

“今天小爷我一定要吃个够!”

“我去!这大唐的牛肉就是比后世的香。”

“哇塞!这羊肉还真是又肥又嫩。在后世如果有这质量的牛羊肉,估计东来顺都得挑大拇哥!”

独自品尝着美味,小家伙不知不觉,竟然已经涮了五六筷子的牛羊肉。

就在他伸手准备去夹,那距离较远的牛百叶时,他这才发现,五双冒着幽幽蓝光的眼珠子,此刻正死死的瞪着他。

“父皇,四位伯伯。您⋯⋯您几位,学会怎么吃了吗?”

赶忙放下碗筷,小家伙是一脸讪笑。

“呐个娟儿姐,大家可以开始了!大家都可以开始了,父皇,您请坐。这是儿臣特意为您涮的,肥牛!”

筷子在锅底搅合了半天,终于有一块救命的牛肉,被小家伙夹了起来。

“哼!还不下来,难不成,你也想进这锅里涮涮?”

看了半天的示范,李二口里的哈喇子早就要翻涌而出了。

若是小家伙还敢坐在石桌上不下来,下一秒这李二还真就能像他说的那样——直接把小家伙给涮了。

“呃⋯⋯好吧!”

小家伙是真不想下桌。

可当他看到李二那双蓝幽幽的眼珠后,还是果断决定,大不了咱去后厨吃去。

“父皇⋯⋯还没熟,您再等等。”

也不知道是李二口急啊,还是因为第一次吃火锅,掌握不好时间。

一筷头只有半熟的肥牛,作势就被他夹到了碗里。

“等个屁,在等下去,这盘牛肉就没了。”

顺着李二眼神瞪去的方向,小家伙的嘴角就是一抽。

“我去!这血红血红的牛肉,你们就这么往嘴里塞啊?”

李二之所以会急,那也是让身边这四位兄弟给吓到了。

尤其是那尉迟老魔,另外三位最起码还能夹着牛肉,等锅开了之后,在沸水里涮那么一下。

可人家老魔倒好,酱料就那么往生牛肉上一抹,然后,五六片的沾酱生牛,直接就被投入了一张血盆大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