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——你抱着的——这一堆,都是什么?”

盯着那再次被推开的包厢门,李二是一脸的诧异。

“您问这些啊,这都是图纸,不过这些东西不急,咱们等会再说。”

小家伙之所以会半道跑出去,主要还是去找小倩借一样东西。

恰好,小倩也正抱着一堆图纸赶过来。东西拿到了,图纸自然也被他顺路带了回来。

至于那位姚老——人是找到了。

可惜,小倩去晚了,此刻的姚老已经灌下了小半斤的高度蒸馏酒,现在走路都在打晃。

如果这会让他去见李二,那跟让他去送死,几乎是没啥区别。

“父皇,您先看看这个小东西,您可满意?”

将图纸放到了一旁,小家伙转身就凑到了李二的身边。

单手一翻,一只手掌心大小,厚度不超过一厘米的圆形精致木盒,眨眼间便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“这——这是何物,外观看上去——倒是别致的很。就是不知道这东西,能做什么——”

众人齐齐靠近,仔细打量了一阵后,李二最终给出了评价。

“父皇——您看——”

就在众人再也看不出来,这木盒除了精致以外,还有什么特殊之处的时候,小家伙的嘴角突然向上一勾。

同时——那只小木盒也在众人的惊讶中,就像贝壳一样,自行张开了嘴巴。

不仅如此,更让人震惊的是,这木盒的内部,竟然是一面十分精巧的小镜子。

“这——这——这小东西也太精致了吧?”

李二惊呼出声。

虽然这种随身携带的化妆镜,远不比梳妆盒来的震撼。

但化妆镜却也有它独特的魅力所在。

外观精美就不用说了,毕竟那是出自八品匠墨的手笔。

除此之外,化妆镜最大的优点就是方便随身携带。

唐朝铜镜确实不少,可你见过哪家的小姐,会把一两斤重的铜疙瘩挂在身上。

而这化妆镜就不同了,整体重量还不到一两。

小巧的它,不仅可以随时随地的装逼摆酷。

更是可以在关键时刻掏出来,修补妆容。

而且只要小家伙愿意的话,小木盒的下方随时还可以再开出一个夹层。

大的化妆品放不下,可像是粉底和胭脂什么的,放进去简直是在轻松不过。

“父皇——一百贯一只,怎么样,不贵吧?”

见李二眼中明显有精芒闪过,小家伙知道,时机来了。

“十贯——朕要一百只!”

“多少?”

想到李二会还价,可小家伙说什么也想不到,李二这一刀竟然砍了自己九成的利润。

“十贯!朕要一百只!”

李二中气十足的重复了一遍。

作为一代帝王,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套路,那也是人家为君之道的基本功之一。

“怎么——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
原本以为小家伙会再抬一手价,然后自己再次大刀一挥,这价格基本就定了。

可是,让李二想不到的是——小家伙竟然啥也没说,收起了那只化妆镜后,竟直接向房门外走去。

“小倩,去催催后厨,这菜上的也太慢了。还有镜子还你。”

话落,小家伙再次退回房间,自顾自的摆弄起了那些图纸。

“高明——问你话哪,为何不回答朕?”

见小家伙直接把自己当做了空气,李二的脸色是瞬间由晴转阴。

“这样吧父皇,明日儿臣就命工坊在打造五只出来,这五只就当是孝敬您的。至于其他,您就别难为儿臣了好吗?”

一百只化妆盒,每只十贯,小家伙最起码能净赚九百九十九贯。

没错,每只化妆盒的成本,也就是十文钱左右。

但是,小家伙就是不能答应李二给出的报价。

这个先例一开,将来镜子制品的价格,肯定也会一落千丈。

这道不是说小家伙有多黑心,一面镜子就要赚个成百上千。

想想看,那些胡商带来的琉璃制品,哪一件不是几十几百贯的。

甚至上千贯的也不少见。

一块玻璃而已,都能成为奢侈品。哪他的一面镜子,又凭什么不能站在奢侈品的巅峰。

“哼——算你小子狠!也罢,给朕个最低价——朕不还价便是!”

小家伙的回复,恨得人家李二是后牙曹都快磨平了。

可他却又是真真的发不出半点火来。

人家小家伙已经拿出五只白送您了,您这若是还要挑理——那您干脆还是明抢算了。

“一百贯一只,一文也不能少!”

小家伙伸出一根手指,神情严肃。

“高明!你别太过分了,几面镜子而已,你就要朕一万贯!你想钱想疯了吧?”

“再加两只小号梳妆盒,父皇,不能再多了。”

面对李二那张能滴出水来的老脸——小家伙略微思索,最终还是决定退让一步。

“五只——再加五只梳妆盒。”

说出这句话的同时,李二同学已经是双拳紧握,额头青筋直冒。

要不是这镜子看在唐人眼中,确实是宝贝一件。

就小家伙这狮子大开口的德行,说不定一场家暴,就能在下一秒上演。

“嗯——五只就五只吧——谁让儿臣孝顺呐——”

小家伙低头,摆弄着手指,一副极其委屈的小模样,在那自言自语。

“小畜生,有种你再给朕说一遍?!”

李二的声音不大,而且还是凑在了小家伙的耳边。

“其实——其实——儿臣真的很孝顺。”

此刻的李二很想杀人。

如刀芒般的眼神下,隐藏着一刀就劈了那小祸害的渴望。

就他,一个整天就知道算计自己的小祸害,他也敢说出孝顺二字。

他要是孝顺的话,那这世上还会再有逆子这一说吗?

“拿来!”

“啊?拿什么?”

李二突然伸手的举动,看的小家伙有点发懵。

“镜子啊,刚才的那面小镜子。”

李二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在他想来,一万贯大钱都被这小祸害敲诈走了。

怎么的,让他多送给自己一面小镜子——这不过分吧?!

“镜子——哦!那面镜子是小倩的。刚才就是借来给您看看。”

一听是之前的那面小镜子,小家伙是想都没想,就把实话说了出来。

“哦!是小倩——你——你说什么——那——那镜子是谁的?!”

起初,李二也是没过脑子,听小家伙回答的痛快,他也就是那么顺口一接。

可是,当这话说到了一半的时候,一股莫名其妙的味道就越来越浓了。

当李二再一细品这话里的意思,脑海中顿时就浮现出了一行文字——小畜生——你太过分了!

后宫的那些活祖宗们,为了这镜子,都把自己逼到了离家出走的份上。

再看看小祸害这里,连一个随身侍女的手里,随随便便都能拿出一只,被他们视为珍宝的宝镜!

这已经不是一句欺人太甚,就能形容李二此刻心情的事情了。

这明显就是想把他李二,活活给气死的节奏!

看着李二那张因愤怒而极具扭曲的面容,小家伙瞬间就有种祸从口出的不妙感觉。

“父皇!儿臣去帮您催催菜,这帮混蛋,上个菜也磨磨蹭蹭。”

话音未落,小家伙的身影已经冲出了房间。

其速度之快,简直堪比九品高手的移形换影。

“逆子啊!逆子!四位,都看到了吧。平日里你们还总说朕——说朕对这小畜生太过苛刻。”

“怎么样,今天都看到了吧——朕看今后谁还敢替这小祸害说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