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二十只梳妆盒!”

“父皇——您不会是在开玩笑吧?”

此刻的小家伙,已经懒得再用什么震惊的表情应付了。

而是一副你不如杀了我的小模样,直接甩给了李二。

“怎么,这很多吗?”

小家伙的表情似乎没起到什么作用,人家李二依旧是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。

李二之所以会来小家伙这里所要梳妆盒,无疑就是要去安抚那些后宫嫔妃。

可——如果这是其他时间,小家伙还真就不介意,用着二十只梳妆盒大赚他一笔。

可是,现在真的不行啊!

宴会上小家伙可是看得清清楚楚,无论是那试衣镜,还是那梳妆盒,那可都是被长孙皇后当成了心头肉宝贝。

如果小家伙敢在这个节骨眼上,答应李二的要求——

呵呵——说是母子就此决裂,到不至于。

但这一年半载之内,他就别想长孙皇后再能给他半分的好脸色看。

可是话又说回来了,如今就李二的这幅架势,若是一点东西都不想拿出来——

结果十有八九,还是要再呵呵一回。

“父皇,这不是多不多的事情,好吗?!”

小家伙有点急,有些话更是不好说。

毕竟老妈是他自己的,可那些妃子们却是他老爹的。

而他老爹也是拼了,为了尽早安抚那些妃子们——

这李二竟然大手一挥:“既然不是多不多的事情——那是就是钱的事情了!放心,朕这回不抢你的东西,开价吧,多少钱一只?”

一向土匪作风的李二陛下,竟然破天荒的,主动提出了给钱。

这样一来,小家伙是更加为难了。

“我的父皇啊!这也不是钱的事情啊!”

“不是因为数量,也不是因为钱?那是因为什么?”

“呵——因为什么,因为我压根就不想给你!”

当然,这句话小家伙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。

若是真想说出来的话,还真就得再重新组织一番言辞。

“父皇,儿臣也不瞒您说,一只梳妆盒单是消耗的金丝楠木,就要在一方左右。”

“盒子内的那种折叠镜子,打造一面,成本也要好几百贯。”

“父皇,成本如此之高,若非必要,儿臣是真心不希望您,花这份冤枉钱啊!”

小家伙是情真意切胡说八道。

而李二则是阴沉着脸,越听火气越大。

“宝镜的成本上百贯——嗯,这个朕——信你。”

“但是,高明!一只梳妆盒就要耗费一方的金丝楠木,你真当朕是傻子吗?!”

说前一段话的时候,李二稍稍还能压制一点火气。

毕竟玻璃镜在大唐,确实配得上稀世珍宝。

可是说到后半句的时候,李二明显已经是在咬牙切齿了。

梳妆盒的大小,也就是比正常的食盒大上一些。

稍微有点木工常识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,一方的金丝楠木,多了不说,打造他七八只梳妆盒,还是可以做到的。

可小家伙说的是什么,一方的木料只能打造一只梳妆盒。

就是骗小孩,是不是你也的把理由编的靠谱一些啊!

更何况你现在骗的是李二,大唐的帝王!

“父皇,这就是您不懂了。”

此刻的李二,已经考虑是不是要再来一次家暴了。

而小家伙则是丝毫没有惧意。

他不但没有惧意,反而这底气,似乎还照之前足了几分。

“父皇,这梳妆盒内部的机关实在是太过精密,组装的时候一不小心,就有可能会前功尽弃。”

“这么说吧,之前送给母后的那只梳妆盒,那是失败了无数次之后,才做出了那么一只。”

经历过无数次胡说八道后,什么草稿,什么面红心跳,什么眼神闪烁,都给他统统滚一边去。

如今的小家伙说起谎来,那叫个炉火纯青。

“你此话当真,金丝楠木的消耗,真的如此之大?”

小家伙的临场发挥已经到了极致。

但老谋深算的李二,依旧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。

当然,这已经都是常态了。

如今看在李二眼里的小家伙,就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——这货,太特么的鸡贼了!

想在他这里占点便宜,如果不加倍小心的话,那最终结果就只能是——偷鸡不成蚀把米!

“嗯——”

见李二依旧是用那狐疑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小家伙也只好挺了挺小腰杆,再次开口说道:“如若父皇还是有所怀疑——不如您就先拿出一方木料,儿臣再把工匠找来,让他现场为您制作——最终的木料消耗多少,您一看便知。”

“现场制作,哼——工匠是你的人,制作成功与否,那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情!”

很显然,小家伙的这手以退为进,在人家李二这里并没掀起什么浪花。

相反,李二的脸色也是越发的阴沉。

“父皇——”

察觉到了不妙,小家伙赶紧又补充了一句。

“父皇,要不您看这样如何——等那梳妆盒与宝镜的技术再成熟一些,儿臣免费为您多打造它几只。”

为了让自家老妈能够多显摆些日子,小家伙是真的拼了。

只是——他这边是拼了,可李二那边却更火了。

“等你技术再成熟一些——哼!等你的技术成熟了,朕的后宫早就闹翻天了!”

不得不说,都是有让自己头疼的地方。尤其是这李二,让他头疼的地方还不止是来之一处,而是大半个后宫。

“父皇——您先别急——如果后宫的那些娘娘们闹的太狠——要不——要不——”

其实小家伙还是挺能理解李二的。

可是理解归理解,有些事情那是原则问题。

当然,如果有能让自家老爹顺利过关,却又不会得罪老妈的解决方法,小家伙倒也愿意拿出来试上一试。

就像是现在,小家伙的脑子里,就浮现出了另一件小玩意。

“要不怎么样,你倒是说啊!”

李二这边已经火上眉梢,而小家伙则是在思量利弊。

一旦这小玩意拿出来后,他还真担心自己会失去一桩一本万利的买卖。

当然,一本万利和解决老爹的麻烦,后者的分量显然更重一些。

“父皇您先等一等,儿臣去去就来。”

似乎拿定了主意,小家伙也没顾得上其他,推开房门,一溜烟的就没了影踪。

“这——这——这小子是什么意思啊?”

“这——这应该是去——去拿什么东西了吧?”

小家伙跑了,丢下了房间五位大佬,一个个的面面相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