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说说吧,祸是你闯的,总不能让朕跟你擦屁股吧?”

接过小倩递过来的茶水,李二吸溜了一口。

随后,房间里就此便陷入了一片寂静。

“怎么不说话了——想什么哪?”

“朕饿了,是在王府井吃啊,还是在你这就和一下啊?”

“呃——”

一连两个问题,小家伙瞬间就是头如斗大。

“对了——不来你这兰若寺,朕倒是忘了,你答应给朕的沙发,究竟准备什么时候兑现啊?”

李二的思维跳跃之大,再次让小家伙瞪大了眼睛。

这会可是一连三个问题了,小家伙的脑子在这一刻好悬没直接宕机。

“要不——要不我们去醉清风吧。”

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小家伙的神情是呆滞的。

甚至可以这么说,这句话完全是在下意识里作出的回答。

“哎——高明,你这王府井,怎么晚上还在施工啊!看这样子——你这——难道你是想要建一条阁道?”

一行人刚刚来到王府井的后院,正前方就出现了两辆满载着青砖和木料的四轮平板车。

而且在平板车的不远处,明显有着一座阁道的基座,已经建成。

李二口中的阁道,也就是后世的天桥。

而一提起这阁道,小家伙就是一脸的委屈。

齐云楼的装修早已经完工,可是直至今天,齐云楼始终没能投入使用。

最初,齐云楼被定义为王府井美食中心的附属产业,宾馆。

可是,齐云楼与王府井并不在一座坊内。

白天两处穿行倒是无人阻拦,可到了夜里宵禁——

起初为了宵禁的事情,小家伙也找过程咬金和尉迟敬德,想让这两位伯伯帮自己通融 一下。

可惜,人家二位当场就给出了明确的表示,无能为力。

其实想想也是,如果只是星崩几个人,或者只是王府井的员工两处穿行,这都不用去找什么人。

只要小家伙往那一矗,看哪个作死的金吾卫,敢过来找麻烦。

可是——小家伙要的并不是几个人通行啊!

他要的可是整个王府井的客人,随时随地都能在此处畅通无阻。

这别说是程咬金和尉迟敬德不敢答应,就是到了李二那里,哪也绝不能给他开了这个先例。

于是乎,小家伙最终做了一个决定——求人不如求己!

而求己之后的唯一办法——

其实最早小家伙是准备外一条地下通道的。

当当何叔告知他,如果不想被李二误会,误会他想吞并造反的话,最好还是趁早放弃这个作死的想法。

既然地下走不通,哪咱就走天上。

于是乎,天桥的设计方案,很快就被小家伙拿了出来。

好在小家伙上大学的时候,选修了道路桥梁。不然这座空中阁道,还真就能让他彻底抓瞎。

“父皇猜对了,儿臣正是此意。”

小家伙没有隐瞒,实话实说。

而且这事也确实瞒不了多久,就像是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一样。

王府井与齐云楼的空中阁道,早晚有一天会被李二知晓。

“那——你这阁道的另一端,通向哪里的啊?”

“齐云楼。”

“哦~齐云楼啊!什么——齐云楼!高明,你再说一遍,通向哪里?”

起初李二还以为小家伙这就是玩票,想在府里修一座阁道,附庸风雅,瞎显摆而已。

可是当小家伙说出齐云楼三个字之后,李二是好悬没把下巴个惊掉了。

王府井的后院,距离齐云楼至少也要有一百多米。

而以唐代的建筑水平,最长的过街天桥也不过十丈,而且那还是只限于在坊内的街道。

再看看小家伙这是要干什么,他可是要这过街天桥直接贯穿东市大街。

就是丝毫不懂桥梁建筑的李二,粗略的计算一下,整条过街天桥下来,怎么也要在三十丈开外。

三十丈的天桥,这在大唐代表着什么。那就是代表着异想天开!白日做梦!

“怎么了父皇,您——您该不会是想阻止儿臣吧?”

李二想的是什么,小家伙自然猜不出来。

但从李二的眼神中,小家伙还是看出了一丝不喜与恼怒。

“胡闹!这不是朕想不想阻止你的问题,而是你的这个想法,本身就是异想天开!”

李二不想长安城出现一座,可以横跨百米的过街天桥吗?

不——他当然想!

而且如果可能的话,李二甚至会亲自监工,亲自拨款。

可是这现实吗?以大唐的桥梁技术来讲,十丈的天桥那已经是极限了。

哪怕再多出一丝丝的距离,那桥梁就会随时面临坍塌的危险。

所以,李二不是想阻止小家伙建桥。

而是阻止小家伙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,以免过街天桥没建成,再搭进去几条人命——那结果,玩笑可真就开大了。

“呃——父皇,要不——咱们先进去吃点东西。阁道的事情,容儿臣慢慢给你解释。”

“用不着你解释,马上叫他们停工,这种阁道,你纯属是白日说梦。”

也不由小家伙解释,李二是一甩衣袖,便直接进了王府井。

“小倩,去把这阁道的图纸拿来。看样子今天不给老头子解释明白了,咱这阁道,恐怕是真要没戏了。”

虽然对李二的自以为是,让小家伙很是反感。

但是,从李二的言语中,小家伙也听出了另一层的意思。

那就是只要这过街天桥没有问题,李二并不反对。

相对于不反对,小家伙甚至都听出来,视乎李二还很渴望,在大唐能出现这么一座超时代的建筑。

“对了,姚老在不在,他若是在的话,请他也过来一下。”

突然想到了那位帅老头,此次阁道的图纸是小家伙出的。

但总工程师却是八品匠木——姚老。

如果能让姚老出面,相信李二就是不信他这个小家伙的话,是不是也要考虑一下,一名八品匠墨的实力。

醉清风。

包厢内的变化并不太大,唯一与之前不同的就是,之前的纸木窗,如今已经都换成了玻璃窗。

“来吧,咱一件事一件事的聊,朕今天的时间很充足。”

酒菜还没上桌,李二双目微眯,看着小家伙时,眼角的一丝丝坏笑,那是丝毫不做遮掩。

“父皇,您不是饿了吗,儿臣替您去催催酒菜。”

李二的架势多明显啊,这已经不是来敲诈了!这就是打定了主意——准备明抢了!

“你给朕站住!堂堂太子,朕还用不起你去催菜。”

“呃——好吧。”

在这一刻,小家伙是真的恨啊!恨他的这两条小短腿,为什么就不能跑的再快一些。

“不行,从明天开始,百丽儿就是我的师父。她那种近乎瞬移的身法,小爷我必须学会。”

“还有小倩,她的那身轻功也得学。我还就不信了,等小爷武功盖世的那天,谁还拦得住我!”

转过身来,小家伙再次化作那霜打的茄子,从包厢门处,一步步的走回了座位。

“那宝镜,朕就不为难你了。梳妆盒,朕要这个数!”

也不等小家伙给出什么反应,李二的两只大手已经同时伸出。

并且在伸出后,手掌的正面反面各示意了一下给小家伙看。

当然,李二还算是有点良心的,知道那宝镜目前是长孙皇后的心头肉,即使小家伙真的能再搞一面出来,他也绝不会在这个时间,用那镜子去安抚后宫众妃。

同样道理,李二讲良心了,那小家伙是不是也该拿点良心出来啊?

二十只梳妆盒,不算多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