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日宴依旧在继续,但那面宝镜的身影却以消失不见。

当然,这也是迫不得已,大殿之上酒菜早已备齐。

上百宾客的目光,却全部聚集在那宝镜之上。

酒宴当前,却无一人把酒言欢。

如果还要那宝镜留于大殿之上,哪这生日宴还不如直接改成赏镜宴算了。

与宝镜一同不见的还有小胖子李泰。

可能是被李二那一巴掌打的,自觉颜面尽失,随便找了个理由后,早早就离席了。

“大哥,你那王府井的美食,真的是太好吃了!”

李泰的离席,并没有在这生日宴掀起半分波澜。

相反,李泰空出的位置,瞬间就被小长乐接管。

隔着两三米的距离,小丫头毫无形象的啃着手中猪蹄。

一边啃着,一边还不忘了对王府井的美食大加赞赏。

“好吃就多吃点,喜欢吃什么,直接跟大哥说,大哥让人给你送。”

对于小长乐今天的表现,李承乾表示十分满意。

而小长乐如此不惜余力的帮自己,这其中的原因,小家伙又怎么可能猜不出来。

“大哥——呐个——呐个——烤鱼片,能不能多给长乐一些啊?!”

一听李承乾放话,小长乐也不管自己的小手是不是油乎乎的。

放下猪蹄后,直接就扑到了小家伙的身上。

“呃——长乐,咱先擦擦手好吗,大哥我这衣服——可是真不好洗啊。”

“不嘛不嘛,大哥先答应长乐,不然的话——嗯?”

小长乐伸出两只油乎乎的小爪子,一双大眼睛眯成了月牙,做足了威胁的味道。

“唉——好吧好吧,不就是烤鱼片吗,看你这点出息。明天大哥就给你送来。”

小家伙是真的怕了。

这太子朝服可真不是一般的难洗。

上次曲江池一行,他在地上打的那几个滚,回头可是把人家小倩给累得够呛。

“呐——呐——大哥——长乐还想——还想要——”

“要什么尽管说,只要大哥有的,我们小长乐就一定有!”

见小丫头欲言又止的可爱模样,小家伙笑了。

而小家伙的笑容,无疑是给了小长乐莫大的鼓励。

“真的吗?长乐要什么都行?”

再此之前,小丫头还在懊恼——懊恼那死胖子跑的太快,自己没地方再去刷好感值。

一旦好感值不够,大哥再不肯答应自己的要求,那今天的一切,岂不是都白忙乎了。

不过,小丫头现在不用担心了,自己连想要什么还都没说那,人家李承乾就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无疑啊,这肯定是好感值刷爆表之后,才能给出的反应!

“当然,只要我们小长乐喜欢,要什么,大哥都给!”

如今的小家伙虽然还算不上财大气粗。

但在他想来,一个小丫头的要求,又能过分到哪去。

“大哥——长乐想要一辆——公主驾,可以吗?”

“公——主——驾——你说的是,四轮马车?”

听到公主驾三个字后,小家伙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天子驾和太子驾,他想都不用想,自然知道那是什么。

而这公主驾——乍听之下,小家伙还真就反应一下。

当然,这公主驾也是小丫头在天子驾和太子驾的基础之上,自己取的名字。

要知道,如今就是长孙皇后那里,还没有凤驾这么一说。

“就是四轮马车——怎么样嘛——大哥肯给嘛?”

见小家伙似乎有一丝犹豫浮现,小长乐顿时就扁起了小嘴。

“哎!我还以为是什么,不就是一辆公主驾吗?这件事包在大哥身上了!”

“五天之内,定让咱们的小长乐,拥有一辆自己的公主驾!”

“这——这不对啊!这小东西怎么突然转性了!往日里他可从来没这么大方过。”

见小家伙拍着胸脯,毫不犹豫的送出了一辆四轮马车,李二顿时就瞪大了眼睛。

“二哥——你想多了,这也就是咱们长乐。这要是换了别人,那小东西啊——哼!照样是铁公鸡一只,一毛不拔!”

“此话怎讲?”

“莫非二哥忘了,之前长乐都做了什么?”

长孙皇后掩嘴轻笑。

“观音婢的意思——是指——青雀被——”

“没错!那个死丫头啊,如今是越发的古灵精怪!为了讨好她大哥,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!”

“唉——朕的这些儿女啊——没一个让朕省心的。”

————

丽正殿一处偏殿内,三道人影相对而坐。

“王师,还请您转告贤玉兄,皇室孽庶的第二卷,最好尽快完成。”

“还有郑公,您明日再帮本王挑选一百名抄手,本王定要那李承乾——身败名裂。”

阴冷且又怨毒的语气,如同毒蛇般的目光,此刻的李泰周身戾气环绕,无穷的恨意,似要冲破云霄。

“魏王殿下——真的还要再找一百名抄手吗?事情若是闹大了,可不好收场啊!”

丽正殿上的一幕,郑元寿和王珪那也是亲眼所见。

说实话,当他们看到小家伙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,心里都是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。

可那又能怎样,技不如人,最终只能是徒劳。

就像世人只记得第一是谁,却从来没在乎过第二是哪位一样。

对于这一点,王珪的体会可谓是最为深刻。

那只直径半米的铜镜,就是他帮李泰寻找来的能工巧匠。

本以为那面铜镜可以名留史册,可最后哪——还不是被人家李承乾按在地上,尽情的摩擦。

“殿下,郑公说的没错,书可以继续出,但抄手真的不好在增加了。”

王珪与郑元寿的想法一样,这件事本就上不了台面。

如若再让更多人参与进来,一旦消息走漏——后果是真的不堪设想。

“不!”

李泰小手一挥,一个不字是含恨而出。

“本王心意已决,事情只要做得足够小心一点,又怎会走漏什么风声!”

“可是——”

“没什么可是!你等只需照做,出了问题,本王一力承担便是!”

面对郑元寿和王珪的劝说,李泰依旧是一意孤行。

当然,细想一下,之所以李泰会如此疯狂,这其中的缘由倒也不是不能理解。

毕竟人家前一秒还在信誓旦旦,笃定这生日宴的头筹必是自己所得。

可下一秒哪——

一只木盒,就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。

不仅如此,还是前一秒,人家刚刚笃定,定能打造一面半身高,且又清晰无比的镜子。

可又下一秒——

一面足足有两平方的绝世宝镜,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而且——而且那宝镜上的红绸,竟然还是他亲手掀开。

这般奇耻大辱之下,这小胖子竟然没被气的直接吐血,而且还能生龙活虎的站在这里。

可想而知,他对李承乾的恨意,究竟是达到了何种地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