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父皇英明!”

“没错,这红绸下确实还有一件宝物。而且——”

小家伙今天也是乖巧的很,一句父皇英明,拍的李二更是龙颜大悦。

只不过,当说到而且的时候,他的神色却是突然一变。

随即,目光似笑非笑的落在了李泰身上。

“而且——这里面还是一件无价之宝。小雀,你相信吗?”

“无价之宝——哼!整天就知道装神弄鬼——你也不怕把这天都给吹破了!”

在小家伙那挑衅般的眼神下,小胖子属实被气的不轻。

不过气归气,这小胖子还是强行拔高了自身的气势,对着那面红绸,就是重重的一声冷哼。

“不信啊?无所谓——这里面是不是无价之宝,只要掀开红绸,大家一观便知。”

“哦——对了,要不这样吧。这红绸就劳烦小雀亲手掀开——如何啊?”

小家伙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,。

但语气中,却似乎也带着一丝商量的味道。

“掀就掀,本王还就不信了,一块匾额而已,就算是用纯金打造的,那也不配称作无价之宝!”

对于小家伙口中的无价之宝,李泰表示一万个不相信。

在他想来,一块匾额而已,别说是用纯金打造的。

就是在这纯金打造的匾额上,再镶嵌无数宝石,那又如何?

这对于皇室来说,顶多就是价额昂贵一些而已。

与那真正意义上的无价之宝,又怎可相提并论。

也正是怀揣着这样的心态,小胖子毫不犹豫的走向红绸。

“哼!无价之宝,就这也——也——”

红绸落地的刹那,小胖子的手臂僵在半空。

本想说句——就这也配。

可惜,当红绸落地,华光夺目之时,那个配字不知怎么的,就是卡在他的喉咙里,始终吐不出来。

不仅如此,那些因好奇围观上来的勋贵们,在这一刻也都是各个惊愕万分,倒吸凉气之声更是处处可闻。

“不!不!这不可能!天底下——天底下就不可能出现如此至宝!”

宝物的光华依旧在丽正殿内掀起一阵阵惊呼。

哪怕是淡定如李二大帝,这一刻同样是不能自已。

“那——那是真的吗?本宫莫非是出现了幻觉?!”

李二的不能自已,还只是拍案惊呼。

而长孙皇后则是已经激动到,从案几后直接冲了出来。

“这——这些一定是幻觉,都是幻觉。我一定是在做梦!对!我就是在做梦!在做梦!”

再看那小胖子李泰,此刻的他就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术。

一只小胖手依旧保持着接下红绸时的动作,没有丝毫变化。

“儿臣再次恭祝母后,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,身体安康,万事如意!”

就在众人的惊愕中,小家伙再次双膝下跪,同时又是一番祝词脱口而出。

“好孩子——好孩子——为娘——为娘真的没白疼你。”

伸手将小家伙揽入怀中,长孙皇后的语气中竟带着一丝哽咽。

“高明——快跟朕说说——此镜,不!如此宝镜,你竟然是怎么打造出来?”

李二的声音中也是满满的激动。

面对这高两米,宽一米,金丝楠木边框的试衣镜,哪怕他是一代大帝李二,也难以平复此刻的心情。

“老妖精!”

小家伙正准备回话,却不想李二那里却是毫无征兆的发出了一声怒吼。

“老妖精,你那脏手在敢触碰朕的宝镜,信不信朕现在就砍了它!”

怒目圆睁之下,人群中的程咬金,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。

好吧,事发突然,也真怪不得人家李二发火。任谁见了那程老妖精的举动,估计都要暴跳如雷。

什么?你问那程咬金到底做了啥?

呃——这么说吧,当众把口水吐到手指上,这个举动恶心不恶心暂且不说。

俺就说说他的下一个动作。

这老妖精竟然用那沾满口水的手指,在镜面上用力的摩擦——摩擦个不停。

至于他到底想摩擦个啥——这个——应该不重要了吧。

“还有你!魏黑子!你那手在敢敲这宝镜一下,朕就敲碎你的脑袋!”

李二是真的怒了,一双满含怒火的龙目,在这一刻已经扫视了所有人。

似乎谁再敢对这宝镜“图谋不轨”下一秒就要让他血溅五步。

“来人!将朕的宝镜——呃——将此宝镜严加看护,若有靠近者,轰出大殿,杖责五十!”

起初,李二想说的是,将朕的宝镜赶紧送回甘露殿。

但是——当他发现,自己的后腰处竟有一只玉手猛的袭来。这才觉得似乎哪里不对,赶忙再换了一番说辞。

“青雀——青雀!你这是怎么了?”

很快,宝镜已经被挪到了大殿的一侧。周围也是拉起了一丈的警戒线。

观看可以,但绝不准靠近。尤其是程咬金和魏征,此刻更是被李二派人严加看管。

而之前就一动不动的小胖子,此刻依旧呆立在原地,就像是一座雕塑。

“不——不——不!这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!”

“那么大的一面镜子,而且还是如此清晰,这——这完全不是人力能够为之。”

“对!对!这不是人力,这是——这是妖法!”

“妖法!没错,李承乾就是用了妖法!李承乾他就是个妖怪!”

“父皇!”

猛然间,小胖子突然动了。

只见他下意识的抓住了李二的双手,神情紧张中又带着一丝凝重。

“怎么了,青雀,你——你这是——”

李泰的反常举动,一时间让李二双眉紧皱。

“父皇,大哥他——他会妖法!他一定会妖法!”

“对!没错,大哥他就是妖物变化!不然——不然只凭人力,这天底下——又有谁能打造出如此一面宝镜!”

在这一刻,李泰的神情由紧张和凝重,直接转变成了抓狂和疯癫。

如果不是李二已经反抓住了他的双手,说不定下一秒,这李泰就要冲向小家伙,将他那张人皮面具撕下,让其妖怪的真容直接曝光在众人面前。

“父皇——快——快命人抓住他!他真的是——”

“你给朕住口!”

啪——

一声脆响过后,李泰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睛。

从小到大,他不是没被李二打过。

可像刚刚这样,直接被一巴掌抽了个踉跄,他还真是平生头一遭。

而此刻的李二陛下,那也是动了真火。

他是真没想到,这平日里乖巧无比的青雀,竟然会因妒生恨到了如此程度。

说自己大哥是妖物所化?

他也不好好想想,如果他大哥是妖怪,哪他爹妈又是什么?!

“父皇——”

“住口!你若再敢胡言乱语——”

看着李二那隐隐泛红的双眼,李泰终于不敢再做什么争辩了。

不过,这也仅仅是表面。

在内,哪种对小家伙的滔天恨意,却依旧占据着他整个脑海。

“李承乾!你给我等着,今日之辱,来日定百倍奉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