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红烧猪蹄、卤猪尾、酱大骨,还有——猪耳朵。”

“对了对了,还有——还有——要是大哥再能送我一点烤鱼片,那就更好了。”

“父皇也真是的,在大哥那里只抢来的几十斤。这么多人都要分,够谁吃的啊!”

“对了对了,要是我再帮大哥气气那死胖子,大哥会不会也送我一辆公主架?”

“哎呀——我是不是想太多了,那可是公主架啊——大哥真的会送我吗?”

“要不,找机会再气气那死胖子吧,兴许大哥真的会送我呐——”

又有谁想的到,表面上含着手指,看起来弱弱发呆的小长乐,竟然是在进行着天人交战。

同样,又有谁能想得到,这小长乐屡次三番用话语讥讽李泰,竟只是为了在李承乾那里多刷一些好感度——

然后——这好感度的用途,竟然只是为了换取一堆美食。

唉——可怜的小胖子啊!

堂堂魏王殿下,在小长乐这里,竟然还比不上一堆美食。

“父皇,母后!”

似乎是觉得自己再次被无视了,或是觉得在这一刻自己必须要说点什么。

小胖子的眉宇间突然多出了一丝凝重。

“青雀,你这是什么表情?”

“是啊雀儿——你这是怎么了?”

终于,李二和长孙皇后的目光离开了梳妆盒。

不过此时看向李泰的这两道目光,却多少都带着一丝丝不悦。

想想也是,人家两口子都是美滋滋的,都在那欣赏着自己的绝世容颜。

可你倒好,什么事情不能晚点再说,非要在兴头上去打扰人家。

还有就是,你那小眼神是怎么回事啊!

献上梳妆盒的是你大哥,有本事你去瞪那个小祸害啊!你瞪你爹妈算是几个意思啊?!

“父皇——母后——”

深吸了一口气,小胖子眉宇间的凝重再次加重了几分。

“大哥打造出来的镜面,儿臣确实叹服。”

“不过——父皇,母后,您二位就不觉得,这只镜面实在是太小了些吗?”

“一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镜面,又怎能配得上我母仪天下的母后?”

“青雀!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

看着那字字铿锵的小胖子,李二的语气更加不悦了。

在他看来,小胖子这话分明就是又要挑事。

是!没错,他送来的那面铜镜个头是不小。

而且按目前大唐的铸镜水平来说,那也确实算的上一件珍品。

可是,你那铜镜再大又能如何。

轻便程度且先不说,就单论那清晰度一点,人家这梳妆盒就能把你的铜镜踩在脚下,摩擦——摩擦——摩擦他一万遍。

“儿臣想说的是,如果母后真的很喜欢这面镜子,儿臣也愿为母后打造一面。”

“而且儿臣要打造的镜面,至少也要有半身高。绝不像大哥送的这面——如此小气!”

“嗯——雀儿有心了。母后——拭目以待。”

长孙皇后面带笑容,心力却是无奈摇头。

明知道这小胖子就是那种——吃屎都要抢个尖的人。

可她这做老妈的又能如何那?

难道让她当众一口回绝——

还是直接告诉他一句——傻儿子啊,你就别做梦了!

你大哥搞出来的东西,别说是你了,就是整个将作监,至今也无人能仿制一件。

总之,作为一名慈母,她是真心不想让这小胖子,再受一次打击。

“母后放心,儿臣保证不会让您失望。”

“还有父皇,如果父皇也喜欢的话,儿臣也愿为父皇打造一面同样大小的宝镜。”

“嗯!青雀这份心意,父皇领了!”

知道李二为什么那么喜欢人家小胖子吗?

知道为什么李二,怎么看小家伙,怎么不顺眼吗?

看看人家李泰是怎么做事的——无论什么情况下,父皇母后那是绝对摆在头一位的。

只要手里有什么好东西,不用想!人家第一时间绝对会双手奉上。

再看看那小祸害,抠抠搜搜的不说,平日里有什么好东西还竟掖着藏着。

就像他们这做爹妈的,真能抢他东西似的。

甚至李二有时候都在怀疑,这儿子是自己亲生的吗?

自己这么慷慨大方的一个人,为毛生个儿子,竟如此吝啬!

得到了爹妈的肯定,李泰那张肥嘟嘟的脸盘子上,终于多出了一丝喜色。

同时,再看向小家伙的眼神中,也多出了一丝丝挑衅的味道。

“小倩,把第二件礼物抬过来。”

无视了李泰的挑衅,李承乾小袖一甩,转身看向了不远处的小倩。

“大哥——一面牌匾而已,直接派人送到后面库房不就得了,干嘛非要拿出来丢人。”

确实,生日礼物中,不是没有送匾额的。

但是,那送的也都是一些寿匾。

像长孙皇后这个年龄,如果小家伙送的真是一块寿匾,那就真有点闹笑话的意思了。

“高明,如果是匾额的话,就直接送到后面去吧,这梳妆盒已经足以表达你的心意了。”

李二的想法也差不多。

他还真担心小家伙拿来的匾额上写着什么——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的字样。

“你们慢着点啊,小心小心,台阶啊!小心点啊!”

李泰的嘲讽,完全被小家伙给无视了。

李二的告诫,似乎也如同对别人说的一样,小家伙压根就没去理会。

至于小倩和另一名宫女,她们抬上来的那件类似于匾额的东西,则是在红绸的遮掩下,出现在了长孙皇后的面前。

“母后,这梳妆盒只适合梳妆时使用。如果想用它来整理衣冠,这镜面确实小了些。”

指着那只梳妆盒,小家伙似乎话里有话。

而早就看小家伙不顺眼的死胖子李泰,则是觉得他说的就是废话一堆。

那么大点的一个镜面,用它来整理衣冠,难道你拿大家都当傻子了吗?

“哼——你也知道!”

在一声不屑的冷哼后,小胖子将目光投向了李二。希望这个时候,老爹能够站在自己一方。

“高——明——”

起初对上李泰的眼神,李二还真就下意识的开了口。

可是——

当他在看到小家伙那双自信满满的眼神后,竟然猛的想起了什么。

然后就是话锋瞬间一转,重新说到:“高明,听你话里的意思,那红绸下——莫非还藏着一件宝物?”

“父皇——您——”

似乎觉得老爹这话锋不对,李泰是连忙出言提醒。

可让他想不到的是,他这话还没说到一半,一道满是警告的目光,已经狠狠地扫在了他的身上。

“你什么你,你给我闭嘴!”

好悬被这死胖子给带进沟里。

这也就是他李二的亲儿子,这要是换了别人——李二那眼神就绝不是警告,而是直接要杀人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