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家凌福突的来报,“家主,周家的周晓莹来啦,领着二百来名高手保镖。说要平了咱们凌家庄园!”

凌若天还没说话,凌司雨己经怒了,娇喝道:“凌福,你给我召集人马,现在咱们就出去会会我这个表姐。平了咱们?好大的口气!”

凌司雨一人当前,带领众人行出了别墅。刘方也是跟了出去。

凌家的人马和周晓莹等人相对而立。

周晓莹娇喝:“凌家的,你们给我听好了。你们既然没有能力保我方哥平安,那就不要死守着那份合同不放。要什么代价才能撕毁合同,尽管给我提出来。”

“表姐啊,只有你才当刘方是个好东西。他有多奸诈你还不知道吧?刚刚那场车祸就是他跟他表哥上演的一出苦肉计呢。”

“不过,不管怎样,我们凌家的脸面最大,想让我们放人,趁早死了这条心!”

财晓莹冷笑一声:“是吗?”

“阿二,把人给我放出来!”

周晓莹手下的一名保镖应了声:“是!”

随后,一脚在身后的人丛中踢出了一个猥琐的男人。

众人大惊,这可不正是唐勇嘛!

“唐勇,你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我说明白!要不然,姑娘我把你劈成人棍扔到青江里喂鱼!”周晓莹杀伐果决,直把跪倒在地的唐勇吓得一个激灵。

“我,我说,我都如实说!”

唐勇先是看了看一旁的白宇和那两个凌家的陌生中年人,咬了咬牙。

“事情是这样的,这一切,都是白宇指使我做的。他拿出三百万,让我做了刘方。这样,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娶了凌司雨。下一步,就可以通过凌司雨,占有凌家的股份。”

唐勇再次看了看那两个凌家的中年人。

道:“如果万不得一,那就连凌司雨一起做掉。这样,凌家便没有了继承人。白宇,连同凌家的二叔和三叔还是可以进一步实现霸占凌家财产的计划!”

“闭嘴,你这是诬蔑!”

“周晓莹,你为了刘方不惜买通唐勇来陷害我们!”

两个中年人火了,纷纷为自己洗白。

凌司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目中含泪,看向白宇:“宇哥,唐勇说的是真的吗?我这么爱你,你竟然揣着这样的心思。非得不惜杀死我才甘心吗?”

“哪,哪里话?这种人说的话你也当真吗?他可是刘方的表哥啊,他当然帮着刘方说话,假的,全都是假的!”

白宇被凌司雨的目光骇得连连后退。

仿佛被看透了心思一般,不住的冒出冷汗。

凌若海,白华也是神色不善,看着自家的亲戚和白宇。

他们一直信赖的亲人却是这种人渣。

而一向瞧不起的刘方才是最值得信赖的守护着女儿。

刘方冷笑连连:“行,现在这一切不需要我再解释什么了吧?一群小人!”

“唐勇,我先废了你,要不然我刘方也不用再做人了!”

刘方恨得直咬牙,抬拳向唐勇奔去,准拟一拳轰飞了他。

突然间,一道黑色的人影如飞般飞掠到唐勇身前。

冷傲而又尖锐的笑声响起:“小崽子,又见面啦!”

“啪”,与刘方硬对了一拳。

刘方完全没有准备,有心打无心,登时便吃了暗亏。

刘方被震得喷了口鲜血,倒栽出去五米远。

再看那鹰勾鼻男人,竟是纹丝未动。实力高强!

男人拎起唐勇,远远纵去。

大笑声传来:“哈哈,还是太嫩啦,有种追过来啊!”

刘方哪受得了这气,运气追了过去,快如奔马。

周晓莹,凌司雨也不甘落后,召来保镖,纷纷上了豪车,疾追而去。

凌司雨气道:“唐勇!一定要逮到他。差点要了我的性命,追回来送到局子里。叫他把幕后的主谋都招出来,一个都不能放过!”

鹰勾鼻拎着唐勇窜高越低,向郊外逃去,刘方也是气力悠长,尽追得上。

不一刻,己是来到了天涯城外的断肠涯边。

下面是百丈深渊,鹰勾鼻放下唐勇,阴笑不停。

随后,周晓莹,凌司雨也带着大量的保镖追了过来。

刘方喝道:“就算你实力高绝也不可能逃脱方哥的手心儿。今天你和唐勇这两笔账我一并收了!”

“区区一个低阶黄级异能者而己,也有胆量放出这话?!”

刘方心中一愣,什么低阶黄级异能者?难道我得到金手指就是异能者了!

正在这时,鹰鼻男发动了,双手成爪,如巨鹰一般扑向刘方。

刘方发动能力,四周空气鼓荡,硬撼鹰鼻男。

大群的保镖也不是吃干饭的,发一声喊,一同围攻鹰鼻男。

刘方硬拼一记,但还是被空气之力反震,被鹰鼻男的钢瓜击退。

心中骇然,此时才意识到,跟对方实在是存在不小的差距。

这男人虽狂,但也确实是有强大实力的!

男人揍保镖如同砍瓜切菜一般,几息之间便有二十几名保镖倒地。

此时,男人斜眼瞧了一眼凌司雨,刘方心中暗觉不妙。

“嘿嘿,凌家大小姐是吧?就是你啦!”

凌空跃起,一掌狠狠的向凌司雨击去。

使出了十成十的劲力,竟是奔着要她命去的。

凌司雨惊得大张樱唇。

刘方眼见这一击便要了凌司雨的命,一时间,也想不到别的办法。

只身硬挡在凌司雨身前,用自己的双掌对上鹰鼻男的全力一击。

刘方本就在实力上不如对方,此时又是仓促迎击,后果可想而知。

“啪”,刘方被硬生生击落下深涯。耳边只传来呼呼的疾速下坠风声。

悬崖上,周晓莹和凌司雨全都呆住了。

刘方死了?因为救人而死!

两女心中在滴血,柔肠百转。周晓莹的伤心自不必多言。

而此时的凌司雨恨不能跌下深崖的是自己。

她真后悔以前那么待刘方,那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。

此时,还有三百几十名保镖在场,凌司雨娇喝:“你们,给我宰了这个狗男人,为我老公报仇!一条腿一千万,一颗头——一个亿!”